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岚。:

吊车尾特别可爱!想日

其实本来打算作为上次的点图!情侣吸管!!然鹅画到一半发现人家要的是年下……(………………岚智障)


没事没事(强行)……年下的稿子我也打好了……看什么时候上色了……


 @L还是喜欢你呀🍅🍥虽然画错了但是不要脸的艾特一下…… 


Omega男和Alpha男之间可以有纯洁的友谊吗?

ice cream:



*原著向ABO


*论坛体


*放飞OOC






1L  拉面宝宝


讲真,现在我的内心相当之复杂……


我能怎么办??我也好绝望啊!


原本我一直认为我是Alpha的


但是性别分化报告给了我一个超大的surprise!


我特么竟然是,Omega???!!!


其实吧,我对什么性别也不是那么在意的


但坏就坏在,我最好的朋友S是个Alpha,是个炒鸡厉害的Alpha哦


今天看了点生理方面的书籍,才知道Alpha和Omega之间会酱酱酿酿……


额,总之我不希望因为性别的原因影响我和朋友之间来之不易的友谊啊


毕竟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嘚吧喲


我也希望可以和他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啊嘚吧喲


所以我就想来问问,AO之间可以有纯洁的友谊吗?我俩现在都单身




2L


前排兜售番茄牌小雨伞、鱼板牌电动按摩棒




3L


自从神树的原因导致性别分化后,我见过N多情感咨询贴


比如:


『如何攻克我的Alpha巨根女友』


『Beta男能上Alpha男吗』


『相亲遇到明明是Alpha却骗我是Omaga的装B男』


『暗恋对象的信息素竟然是我坠讨厌的榴莲味,怎么破?』


……


就连最奇葩的:


『发情夜,他的东西拔不出来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今天看到楼主的帖子,不明觉厉


你真乃四战后滚滚H浪中的一股清流呀,膜拜膜拜




4L


楼主,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顺便说:


AA/AB/BB/BO/OB/OO都可以愉快地做朋友


惟独AO,绝壁不可能有纯洁的友谊


除非你们一个一直阳痿一个一直打抑制剂、科科




5L


讲真,标记后的Omega和有了家属的Alpha


我觉得还是可以有纯洁友谊的


但是未婚的O和未婚的A呆在一起 ?


楼主,你怕是要被日噢……




6L


扯犊子的纯洁友谊哦


既然关系这么好,直接标记不就解决了


又想一辈子在一起,又想做朋友???


Exo me?这什么鬼几把逻辑


 


7L


这逻辑让我莫名想到了火影候补大人




8L


只有我发现这楼主竟然有我火影候补的口癖咩?


有趣、有趣






9L


早就发现了,害我自动脑补鸣人大人的声音




10L


唉,说道这个


鸣人大人什么时候来标记我啊?


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11L


你们没机会了,昨晚鸣人宝贝已经被我标记了


你们这群成天想勾搭他的小婊砸别痴心妄想了




12L


所以我鸣到底是A还是O?


一脸懵逼.JPG




13L


妥妥的Alpha啊!


讲真,你见过战斗力这么高的Omega吗?




14L


就算我鸣是O,那也是日天日地的O


当今世界除了宇智波,谁能怼得了他?




15L


哼唧,我想得到的人


不管他是A是O还是B


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霸道总裁脸)




16L


这楼歪了吧?


话说我蠢萌蠢萌的拉面宝宝跑哪里去了




17L


呼叫拉面宝宝


呼叫拉面宝宝


呼叫拉面宝宝




18L


突然想起动画片里拉面宝宝的名言:


番茄,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笑尿。




19L


番茄宝宝也说过:白痴,谁愿意救你啊,只是身体自然就动了


……动了???


哈哈哈哈哈哈嗝




20L


毕竟是根据忍界那两位著名好朋友的事迹改编的动画片


你懂的




21L


木叶吃枣药丸!


竟然改编他俩的故事来荼毒下一代??


我怕木叶的小朋友以后真的对朋♂友这个词产生误解喲




22L


心疼我番茄宝宝


现实里收朋友卡收得手软,戏里还要被收朋友卡




23L


应该是心疼宇智波+10086




24L  拉面宝宝


刚刚出门吃了碗拉面,没想到已经这么多回复了呀




25L


拉面宝宝,我想死你啦




26L


……


楼主真的是拉面真爱粉啊




27L  拉面宝宝


嗯嗯,我真的超爱拉面!


尤其是一乐拉面(咦,不算打广告吧嘚吧喲)




28L


现在一乐已经是火遍全忍界的跨国知名连锁


根本不需要格外打广告就妇孺皆知撸


毕竟鸣(名)人效应嘛




29L  拉面宝宝


嘻嘻嘻,一乐拉面真的好吃哇




30L


Ball Ball you别说拉面了


还是来讲讲你和你家Alpha朋♂友的故事吧




31L


歪,楼上!别随便加哲学符号噢23333




32L


没看到我楼主宝宝的修饰词


——【纯洁的友谊】吗?


你以为谁都是忍界那对闪瞎眼的狗男♂男啊?!






33L


楼主还是个宝宝


别玷污他作为一个Omega的纯洁内心啊


让他安安静静地和他家的Alpha做一对相濡以沫的好朋♂友吧




34L 拉面宝宝


内个撒。


忍界狗男男?都谁啊。我怎么不造




35L


楼主你平时都不关注新闻的咩?


还能有谁啊


当然是未来的木叶小村长和他日天日地的小村草啊




36L  拉面宝宝






37L  拉面宝宝


他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嘚吧喲






TBC.


忙里偷闲摸个鱼


大家七夕节快乐喲

歆羡(16) END

自然河流:

16、


终曲。


 


一间毛坯房,264平米,朝阳,15层,大阳台,可以看到波光凌凌的江。晚上风景亦是美妙,大楼、平房、景点的灯火,赤橙蓝绿都浮在黑色的江面上。正对着江面的房间,可以做卧室,如果晚上侧卧在床上从落地窗看去,都会感到自己是睡在夜色中。房屋中介告诉佐助,这间房子的主人捣鼓期货爆了仓,急着出手,又说这房子位置好,结构合理,住三四个人都不会显得空间不够,而且一线看江,实属难得。


佐助点点头,不急着表态。


他最近正在物色房子,他一点也信不过宇智波宅邸,同时也觉得那里和鸣人不配。虽然宇智波宅邸雅致、幽静,虽然他和鸣人之间真正意义的第一个吻也发生在那里,他却依然排斥。那个宅子里有更多压抑的、沉闷的记忆,比如他不喜欢房子最里面的那个洗手间,虽然那个洗手间是所有房间里最敞亮的,他小时候每逢没有得到好成绩,在面对父母之前他都会躲在那个洗手间里面,很久很久。他会踩着冲水器(那时宅子里还没有更新马桶),看着水流冲向黑暗的洞穴。对佐助来说,最安心的还是自己的房间,一扇大窗面对寂静的庭院,春天嗅花香,夏天听蝉明,秋天观日本红枫,冬天赏雪。然后鸣人来了,鸣人走过的地方都像被点亮。可是无论如何,只要深处在这个地方,他还是能感觉到一种阴暗,这种阴暗是无形、无声、无味的,它像一种火焰的烧灼感。


在这样的烧灼感下,他只是一遍一遍地想和鸣人一起搬出去住的光景。


在一个有着暖融融太阳的下午,他把书搁在自己的胸口,他靠着窗子,看鸣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做题。太阳晒在鸣人日渐厚实起来的背上,金色的头发像是熔解的金矿一样闪耀。佐助只是这么看着,都还没和鸣人说任何一句话,心都觉得热。


佐助是想和鸣人说话的,鸣人没空理他,鸣人又报了个厨师考试。


 


他们接吻的第三天,鸣人知道了花店的事。那天鸣人又跑去二店帮忙,等着他的却只有紧闭的门扉和坐在店门附近的店员。收银员是个各自娇俏的女孩,她就半蹲在店门口抽烟,嘴里都是脏话,说老板欠了2个月的工资。她看见鸣人,就又嚷嚷着鸣人命好,在家休息了几个月还白拿了一个月工资。鸣人没答那个女孩的话,他念着这个女孩曾经还做过不那么好吃的曲奇饼干分给大家。他又问,店员老板的家人哪去了。有人说,已经都被沉到湖底了,有人说,都被放高利贷的抓进去关冰屋,他们绘声绘色地描绘那个让人站不直、蹲不下、坐不了只能几个小时曲着腿的冰屋,像他们曾经都被关进去过似的。鸣人点点头,没说什么,他去隔壁借了扫把把店门前的灰尘扫了,而后在远一点的地方给店长和他的家人打电话,果然是没人接的。鸣人打电话后来后,就把店四周无人看管的花草植物一盆一盆弄干净。他把破摔断裂的花枝、叶子修去,又在附近弄了新土给植被都覆上。然后他去超市买了胶带和大行李袋,把植物全都在行李袋里固定好。几个花艺师靠在旁边的墙上正等警察来,瞧见鸣人吃力地搬运植被的样子,劝一句:“这几盆都是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值几个钱?”


鸣人依旧没有回答。


搬运十盆花草不是容易的事,鸣人到家的时候手掌和肩膀早就被勒红了。他还免不了受到嘲笑,这里的一些人总是喜欢嘲笑任何人、任何事,因为除此之外他们也没事可做了。椿姐原来是这里的一姐,没人敢惹她,她离世以后,嘲讽鸣人的就多了。


鸣人推开家门的一瞬间,都觉得有点陌生。他已经有一周的时间没回家了。佐助下晚课总是很迟,他给佐助做完宵夜经常都是深夜。第二天一早便要准备食材,他嫌麻烦,就常在佐助家住下。佐助家备着一堆符合鸣人尺码的衣服裤子,甚至内衣内裤。佐助的家总是那么大,床软被子也软。每天在厨房里呆着等人也不辛苦,因为宇智波家连厨房风景都很美,关了灯,就有月光像河水流入。主要是,鸣人知道,等的人终于是会来的。虽然迟,却一定回来。他常在黑暗中开着手机研究菜谱。有时等一个小时,有时等两个小时,手机上就会跳出佐助的信息,信息很简洁——“你可以开始了”,连表情也没有。鸣人知道,那便是开灯的时刻了。


然而,现在家却不一样。他在这个又小又挤的家里,等不到谁了。


那天晚上,佐助却来了。


窗外还下着细细的小雪,鸣人把那十盆的植物全都安放好,又施土、又浇水,有些蔫的厉害的,他花了很大力气找了保鲜薄膜把叶子一片片套上。他从下午干到晚上,饥肠辘辘去正准备去门口的拉面摊吃晚饭。他刚从家里出来,就看到佐助正朝这边走来。他看了好几眼,他确定了好几眼在细雪里走来的身影是佐助。那一瞬间,鸣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只是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到佐助面前去的。


佐助看着面前的鸣人,鼻尖被冻得都有点发红了,两颊也是红扑扑的。贫民窟破陋,安装地暖水暖简直是痴人说梦。“你今天怎么回来了。”他忍不住带着点责备的语气,但是也忍不住伸手用手套捂住了鸣人的脸。


鸣人的脸被手套挤着,露出了个被挤地奇怪的笑容:“不是给你发信息了吗,我把店里面的花抱回来了。也没人要。”鸣人说道这里,便又不笑了:“花店最终还是没了。听说老板借了高利贷,活没活着都还不知道。”


佐助注视着鸣人的眼睛,没有搭话。


“哎,反正我又要换工作啦。”鸣人边说着边抓着佐助的手腕,把佐助的手拿开。佐助不依不饶,又挤住鸣人的脸。鸣人的脸被用力按压的时候,又丑又可爱,脸颊边有些婴儿肥的肉都会鼓出来,嘴也是嘟着的,眼睛却依然很亮,像是埋在细雪里的宝石。


“喂喂干嘛啦!我没有在难过!”


“别看我这样,我也是经历过很多的人!”


“我换过7份工作,加上你家那份,8份!”


鸣人嘟着的嘴不停地说着话,佐助则安静地看他。雪又细又小,像是飘絮。佐助隔着这飘忽的雪幕问:“饿了吗?我请你吃饭。”


“吃什么?”鸣人问。


“神户牛肉吧。”


最后果然去吃了神户牛肉。去了佐助很喜欢去的高级料理店,佐助第一次就在这里请鸣人吃的饭,他还记得当时的鸣人忙于偿还自己的债务跑去夜晚的工地打工。鸣人从第一盘肉上来开始,眼睛就没从肉上移开过,等牛肉熟了,鸣人更是吃的腮帮子鼓胀,唇齿留油,忘乎所以。


佐助想,自己被鸣人的这种吃相、这种满足的神情刺痛了。可那也不是佐助第一次被刺痛,他从不认为自己的神经纤细,他只能默默认输,大概鸣人是个异类。


从料理店出来,细雪一直没有停止,路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鸣人骑一辆公共自行车,极力地要求佐助坐在后座。鸣人对小巷子熟悉,总是骑小巷。小巷狭窄,路边堆满了小店的灯牌,像一条开满光花的小路。他们之间唯一的对话,大概就是鸣人在佐助上车前那一句粗声粗气的“你好好抱住我的腰!”。


佐助环住鸣人的腰,把头靠在鸣人的后背,不停有细雪落在身上。路两边的小店里传来食物的香气,传来交谈声,传来电视的喧嚣。


自行车驶离小巷,驶向更偏远的贫民区,灯光渐渐变得昏暗、稀薄,雪变得更冷更厚重。


“买个房子吧。”佐助突然说。“朝阳,你可以种植物。最好在江边,晚上可以看到江景。要有一个书房。阳台要大,你那些植物都可以做光照架。厨房也要大,器具你都可以挑。咖啡机,还有烤箱。”


行到一个上坡,鸣人奋力地蹬着车轮,身子都微微站起来,因为用力而发热、冒汗。他轻喘着气,调整了下呼吸:“那很贵吧。”


佐助沉默了会,而后点点头:“很贵。”


“那糟糕了,我现在还在失业。”鸣人说,他的声音在喘,这个上坡虽然不陡却很长。鸣人已经整个人都半站在脚踏上了。


“但是没关系,我可以找工作。”鸣人又说。“花艺大师!厨艺大师!”


奋力蹬着脚踏的鸣人,连背脊都弯曲紧绷。


雪越下越大了,路上只有他们和昏黄的路灯,天地蒙蒙然一片皆白。


终于到了坡道的尽头,鸣人停在路边喘气。佐助便从后座下来了,自然而然地接过了把手:“我来载你吧。”


“哇!你好贼啊!这么长的一个上坡!!!”


佐助就看着鸣人轻轻笑,又淡又柔说一句:“你好好抱住我的腰。”


 


“宇智波少爷您看,这个房子还合适吗?”中介终于说无可说,站在一旁略带期待地看着佐助。


佐助问了中介定金的价格,中介喜出望外,忙说“50万,50万,我们公司的一期定金比市场里面的公司都便宜,只要50万。”


佐助付钱付的很爽快,他一边在刷卡单上签字,一边告诉中介自己很喜欢这个数字。


50万,他想,这是一个不起眼的数字,至少对整个宇智波家族来说都是不起眼的数字。它那么小,那么鄙陋,那么无足轻重。可在佐助眼里,它又那么庞大、那么闪亮,那么举足轻重。


佐助走近了落地窗,窗外已是近晚时分,城市似在赤红与青黑的交接融合处一般,江水在不远处流淌,晚霞和灯火都像在水里燃烧。


佐助给鸣人发了条信息“傍晚也很美。定金很贵。”


没一会儿,鸣人就回了信息,信息里写道:“没关系!我现在又是一名职业花艺师了!还是会煮饭的那种花艺师!”


鸣人的那条信息里,塞满了一大堆小小的表情、符号。佐助都能想象鸣人是以怎么样亢奋的神情在手机上打上那么多“没用的东西的”。


 


这就是鸣人,鸣人总是做那些没用的事。佐助想。


 


但在这些没用里面,却藏着佐助全部的歆羡。


 


 


 


 


                                 


 


 ——————————————————————


 


 


终于写到了结尾。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心情结尾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一个字一个字写,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的。我回头去看,无数地方我都忍不住想自我吐槽“啊,这是什么玩意啊……”。感谢大家一直对我这么温柔,给我这么多鼓励。并且,一想到这篇文将会成为第一本个志里面分量最重的一篇,我便忍不住焦虑。这一篇,我一开始只打算写5万字左右,最后写了7万字……本来连吻都不打算让他们接(……),然而写到了那里,故事里的人物像突然有了自我意识一样,向我叫嚣着“那就是接吻的气氛啊”……我便顺着这个叫嚣那么写了下去。若要展开,其实还有很多可以写的。可能以后会写吧。但是最最最首先的要务,我应该会整篇文大修一下,大修应该不排除加情节……修完我会有文本放出的。再然后要去写完另一篇我该如何命名这场暴力,还有一线跨越。


最后,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感谢大家。


 



Ray Lay Off:

# 大律师1+2 #迟迟不来的更新来了#

 

谢谢一直以来没放弃大律师的大家,谢谢!!我爱大家!

以及我在今天结束之前更新了!不用把名字倒过来写了蛤蛤蛤蛤这个Flag立的蛤蛤蛤蛤反正我现在满心是欢喜蛤蛤蛤蛤!!!

另外佐助的台词真难搞,这个男人真是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啧)。台词修了改,改了修。分镜也画废了3版,

最终出来的这份成品是个人最满意的一个版本。

最后!为佐助终于见到偶像鼓掌!!(PIAPIAPIA)

 

 

(其实得不到夸奖会很消沉quq)

KIRA:

舊手機的圖

手機已壞不能再畫這熟悉的手感了இдஇ

歆羡(15)part 2

自然河流:

补完昨天的吻:)






他们什么也没做,除了不停地接吻。仿佛全身上下只剩下口腔。舌头与口腔内壁,又柔软又温暖,潮湿、丰沛,唾液与唾液在交融着,口腔本身就是两个链接着的管道,方便彼此的灵魂随时从这个管道里进出。他们的呼吸,吹拂着彼此的脸颊,带一点点欲望的粗重,更多是温柔。鸣人的手轻轻地环抱住了佐助的腰腹,他嘴里发出细小的声音,像是呻吟又像是梦呓。佐助也一度觉得自己待在银白色的梦中。


佐助想起自己的童年。隔着回忆的幕布,童年变得似乎有那么些温情。他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一同出去游玩,走一条落了雪的道路,那是关东地区最有名的哲学小道,对于还是孩子的佐助来说,是很长很长的一条路。路边树木几乎都是赤裸的,路面的石板全是深乌色,从白雪中斑斑驳驳地透出来,雪中还会有潜栗色的、焦褐色的落叶。儿时的他不知道什么叫寂美。父母在前面走着,路上只有他们,没有人说话,也没人笑,三个人这么静静地走着。突然父亲回过头来,轻轻问一句:“佐助,累了吗?”虽然佐助说不累,父亲还是走了过来,牵起了他的手。佐助一度认为,那条是自己走过最美的道路,路上的雪是丰美的,路旁盛着雪的树枝也是丰美的,雪在太阳下闪闪发光。那天晚上佐助见到了“接吻”这件事。他们住在一个很高级的温泉民宿里面,佐助的房间正对着茂密的竹林,佐助儿时还是调皮的,他一个人偷跑去竹林玩耍,而后便看见了父亲在接吻。父亲在亲一个女人的嘴唇,像是电视里演的那样亲着,然而那个女人却不是母亲。竹子在夜风中微微摇摆,父亲和女人之间有一股佐助那个年龄所不能读懂的温情,虽佐助无法读懂温情,却也知道背叛的含义。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回了房间,母亲已经在房间里了,母亲扳起脸来,声音不大却很严厉:“你去哪里了?”佐助无法回答一个字。父亲和母亲,从不接吻,从不。他们之间的性对佐助来说,只是父母房间合上的那层雅致的拉门。拉门上有竹、有云,画风、走笔都非常低调素雅。他又想了想,觉得这样也似乎没有什么错,父亲是宇智波主家的继承人,母亲是战后遗留下来名声最盛的旧华族。


佐助终于停了下来,不再接吻了,鸣人早就一副被吻得灵魂都要出窍了的表情。佐助就看着那表情笑。鸣人很无奈,他有点懒散地轻推着佐助的肩膀:“笑什么笑!”鸣人没有推动佐助,佐助依然紧紧地抱着他。他们的呼吸,从彼此贴的着胸腔传来,起伏律动都渐渐趋于一致。


佐助的头靠在鸣人的肩膀上,他能嗅到鸣人的衣服上带着油烟和食物的气味。这气味很世俗,佐助嗅着觉得踏实。


“你接吻技术既然这么好,你到底吻过几个女孩。”鸣人一说话,佐助就能感到鸣人胸膛的律动,喉结的起伏,呼吸的频率。佐助没回答,他只是装模作样地扳着自己的手指,就听见鸣人愤愤不平:“什么啊!背着我亲了那么多个女孩子吗!”佐助先咀嚼了一会这“背着我”的含义,感到鸣人这无自觉地,几乎要击穿别人的可爱,而后他才缓缓地抱住鸣人的背脊,手指沿着鸣人的后背游走,说:“我没亲过女孩。倒是亲过男孩。就在今天,亲了10次。”


他感到鸣人的身子在发抖,鸣人说:“你好肉麻。”


真是太奇怪了,佐助想,他们就这么拥抱着,接吻,没有任何的不自然,仿佛他们已经相恋很久了。


佐助问鸣人,“你是喜欢我的吗?”鸣人不情不愿地回答:“在今晚……在月光下……是喜欢的。主要是你今天穿的好看!”佐助又问:“那明天呢。”,鸣人红了脸颊,语气有点粗鲁:“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佐助笑起来,他感到这几年都没今天笑得这么多。


“我这辈子只会吻一个人的。”佐助说。


“什么?”


“我已经吻过那个人了。”


“什么?”鸣人轻声问。但是佐助并没有再回答了。


月色太美,风也太温柔,庭院里面的树木披着雪衣闪着清辉,远远地传来了提琴的协奏,拉的是舒曼的梦幻曲。佐助慢慢闭上眼睛,他想象琴弓在琴弦上慢慢地滑动,想象颤抖的弦的吟哦,那些音色最终都变成了月光中的细细尘埃。


而鸣人的体温也糅在悠扬的琴声中,静静地包裹住了他。




























————————————————————


感谢大家对我的祝福!


也祝大家七夕快乐,有情人终成眷属!


 



KIRA:

(有圖就更) 佐助加鳴人一起就是佐鳴! σ ゚∀ ゚) ゚∀゚)σ

As-10:

到家之后掐指一算 也许能肝一张七夕贺图出来~

大家七夕快乐!

仙女棒棒:

1p瑞金,2p雷安

半夜画得我可想吃甜品了,小睡一会儿居然梦到被拍了一脸蛋糕,神志不清

朝依暮勤:

宇智波可是从包子的时候就学会撩另一半的

【提前七夕快乐!!ヽ(〃'▽'〃)ノ☆゚'

后面一张是之前给刺儿的G图~

最近补作业完全没怎么画画【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