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1)

咩咩咩咩咩咩咩:

*架空,学pa,带你走进论坛体背后的主角们的世界♂


*佐鸣only,无火锅底


*欧欧西注意!欧欧西注意!欧欧西注意!重要的事说三遍。


 *宇智波二少爷今天也在绝赞的暗恋中❤【揍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不,一点也不急好吗!


 


漩涡鸣人盯着手机屏幕里,那个赫然飘在论坛首页的耸人听闻的标题,直觉这个世界药丸。尤其是在这个帖子是以他的固马账号发在木叶大学的校园bbs上,而那个所谓的竹马,就是他从小到大的死对头——宇智波佐助的时候。


 


事情要从三十分钟前不作不死的赌局说起。


午休间隙,鸣人依照往常那样同他的小伙伴们窝在一起吃饭嘴炮,而几个自认直男的糙汉们聚作堆,自然避免不了那几个经久不衰的话题:譬如机车、譬如游戏、譬如梦中情人的归属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很敏感,因为每每提起,都无法绕开一个人,一个犹如大山般横亘在众多妄图脱团的单身狗们面前,阻断去路的害群之马——宇智波佐助。后者有才有貌运动全能气场一米八……呀呸,他还真有一米八。


总而言之,从小到大都是个人生赢家,幼稚园有小萝莉红着脸颊主动贡献最心爱的布丁,中学时期收到的巧克力够绕市区三圈,随着时光的流逝,宇智波二少爷颜值的攀升,迷妹数量更是呈几何倍数增长,到大学后甚至拥有了只存在于漫画小说中的后援会,从本校到隔壁大学,满坑满谷的全是二少粉,丝毫不给其他汪留下解决个人问题的机会。


而更让广大单身适龄男青年感到发指的是,就在他们可望不可即的女神捧着一腔真情向人献出心脏时,这个罪魁祸首竟然看、都、不、看、一、眼!


混蛋啊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的女神!辣鸡人生赢家!一众单身狗捶胸顿足,含泪发出悲鸣。总有天使替我虐你。他们如此安慰自己。


 


大概是群众呼声太高,诉求过于强烈,这个愿望还真让他们给实现了……咳咳,事关当事人之一内心的小秘密,暂且压下不表。


 


言归正传,对于宇智波佐助祸国殃民的罪孽深重,旋涡·【强调一下是】直男·鸣人自认最有发言权,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他单身了二十载。当然,这其实不是重点,套用宇智波二少爷的话来说:那个白痴,哪有这么多脑细胞能拿来浪费,恐怕也只够管住他面前那碗拉面的。说这话时的二少爷还是个芳龄十六的中二少年,双手抱胸居高临下俯视着鸣人的模样犹如在看一个愚蠢的凡人,满脸都写着不屑。


然后这位高冷的宇智波就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一步拿起鸣人的筷子,夹走了碗内最大的那块叉烧。


他用平静无波地目光瞥了眼筷子上夹的东西,然后掉转视线,重新落到呆住的鸣人身上。“前言收回,你连眼前这碗面都管不住。”语毕,当着苦主的面,优雅而快速地将那块叉烧吃拆入腹,在经历丧肉之痛的某人跳脚前,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


 


“所以说啊,那家伙根本就是个混账啊。”鸣人握拳愤愤然道:“从小到大,我喜欢什么就抢什么,连人家学妹给的巧克力都顺,他自己有那么多,又不吃,还来抢我的干什么?是不是有毛病,是不是有毛病?!”


丁次向后一倒,靠着椅背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这是心意问题,人家送的东西当然要好好对待,不然也太没礼貌了,那家伙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鹿丸单手托着腮帮子,歪过脑袋乜斜了尚处在义愤填膺状态中的鸣人一眼,后者仍在那大倒苦水。


佐井边听边配合地点头,最后总结陈词:“所以因为前几天的情人节,他抢了人学妹给你的友情巧克力,你们就又吵架了,对吗?”


鸣人:“喂喂不用特别强调友情啦。”


牙摊手耸肩:“你们不打小就这样吗,安啦安啦,都没升级到打架的程度,淡定点。”


鸣人:“握草你们还是不是我朋友???”友谊的小狗就要死掉了快救救它啊喂!


万幸最后的大良心——宁次伸出了援助之手。这位一直坐在边上,当一名安静的美男子的小伙伴放下筷子,神情严肃地吐出两个字:“幼稚。”


鸣人简直就像是看到了救星,立即扑上前抱住宁次:“对吧对吧,特别莫名其妙有没有,为什么就没有女生识破他的真面目,明明性格这么恶劣的说。”


鹿丸忧郁而沧桑地叹了口气。


 


“咳咳。”佐井忽然咳嗽两声,“不好意思打断下。”语毕指指左手边的落地窗外,“正主来了。”


 


几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校园餐厅外的走道上,不知从何时起,竟站着个人。他拥有一副别人羡慕不来的好皮囊,周遭时常围绕着各色莺莺燕燕,今天也不例外,身旁依旧是教人艳羡的热闹,而这位适才出现在他们话题中心的人物却依旧冷着张脸,用波澜不惊地目光注视着鸣人。没过一会儿,就移开视线回转身,走了。


他一动,身后的莺燕们也如亟待归巢般,跟着飞走了。


 


真是冤家路窄。


鸣人趴在宁次身上碎碎念地抱怨,后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了句起开。前者不甘不愿地坐直身体,不等开口,就听牙感叹说佐助还是一如既往受欢迎啊,像他这样肯定交过女朋友吧,想象不出他会喜欢什么类型的云云。几个汉子——其实主要也就只有丁次与牙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八卦,鸣人心中不以为然,却也有时会跟着发散思维吐槽两句,直到背后阴风阵阵,事主出现。


 


……原来宇智波家的二少爷并非高冷的挥别世间一走了之,而是高冷的堕入凡尘蹚浑水来了。


呀呸呀呸,什么破比喻。


 


那会儿几人正好说到宇智波佐助同学究竟还是不是童贞的问题……所以说为什么要讨论这种事啦,男人八卦起来真可怕。


他们都对佐助的初吻是否赠送出去持毫不怀疑的笃定态度,毕竟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当初某对老冤家当着全班同学面,“热情似火”的献吻这事大家可都还记忆犹新,剩下的也就只有全垒打了。


对此深以为耻的鸣人拍着胸脯保证佐助还是个根红苗正如假包换的童贞,理由是那货成天在自己眼前瞎晃悠,哪来的时间搞小动作背叛组织。其他人则不以为然,说你俩既然关系不好,他对你有所隐瞒也是正常的,何况就算是朋友,也不必事事都向对方汇报吧,听得鸣人一愣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为何自己会对那家伙的事情抱有一种理所当然感。


但这时收回前言就是打自己脸,金发青年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梗着脖子说:“反、反正就是没有女朋友啦,不然来打赌!”


持反对意见方的佐井机智地把锅甩给了鹿丸:“下面派我方代表——鹿丸同学发言。”


“哈?”莫名躺枪的鹿丸皱起眉毛,念叨为什么是我啊好麻烦。牙朝丁次眨眨眼,两人脑交片刻,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后者心满意足地转头,在看向鹿丸的刹那变脸,双手十指交握放在胸前,姿势少女的看上去明显就走了心。“鹿丸呀,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鹿丸:“……你不卖萌什么都好说。”


 


然后被强行拖上贼船的智商但当鹿丸君,就用一脸沉痛地表情对鸣人说:“我们赌他不是。”末了悄悄问丁次:“牙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


丁次眨眨眼:“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鹿丸:……


 


“好,那赌注——”鸣人的话还没说完,肩膀就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一只手给按住了。那只手还用上了点力,捏的他骨头疼。


紧接着从脑袋顶上传来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不等鸣人发作,鹿丸抢先道:“他有话同你讲。”


鸣人:咦?


佐井随后跟进:“他想问你还是不是童贞。”


鸣人:不是要我问吗??


佐井微笑回视:“不用谢。”


鸣人:谁特么要谢你啊!!!


 


佐助挑了挑眉毛,俯视着鸣人的目光,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那一瞬间,鸣人想了很多。


他想到佐助的目光背后必定有故事,想到这个混蛋果然背着他在外面勾搭人,想到这人既要折腾自己又要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挡约会就迷之觉得他好像有点辛苦,想到他要在有限的时间内从牵手到全垒打就突然对他某方面感到有些同情……才怪嘞!他幸灾乐祸还来不及好吗!


鸣人扒下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握住,目光充满怜悯地说:“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佐助:……


 


宇智波佐助用膝盖想都知道,对方脑子里刚刚过的绝不是什么好念头,他用他下半身的幸福打赌,这个白痴一定在黑他。


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宇智波又岂是随随便便能黑的。


他们本来就是黑的。


 


白净俊美的黑发青年回握住竹马的手,用一种包容的,沉稳坚定的语气说:“不,是那晚月亮惹的祸。”


 


…………屁嘞。


就在鸣人想让佐助把话说清楚别这么gay里gay气的时候,眼角余光不慎瞥到了小伙伴们的表情,那一张张栩栩如生,欲言又止,满腹心事的脸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着一个诉求:说出你(们)的故事。


“……………………”


 


金发青年拍案而起,甩开人的手,怒道:“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我才不要像你一样万年单身狗呢。”


 


随着话音的落下,场面一时陷入寂静。


隔了会儿,佐助忽然出声道:“你说谁单身狗?”


正呆在原地有点局促的鸣人“欸”了声。


宇智波二少爷歪了歪脑袋,唇角微微勾起个好看的弧度,“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吗?吊、车、尾。”


不知是不是错觉,语至末尾,鸣人竟听出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然而很快,他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此刻占据他内心的只有一个念头:这家伙是不是又想搞事?!


 


可惜他的小伙伴们并不这么想。


不知谁先说了句有对象的话果然就做不成童贞了吧,便开始有人欢呼说赢了赢了,鸣人连忙转头要他们别添乱,这边厢佐助已经高冷的离开了。这次是真的。


金发青年看着他的背影嘁了声,哼哼唧唧地念叨逃得倒是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在他脑补正欢时,佐井戳了戳他的后背:“愿赌服输哦鸣人❤”


鸣人得意洋洋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而当佐井从刚才佐助的言行中得到灵感,成功想出一开始提到的那个——让鸣人用固马在bbs发帖出柜的惩罚♂后,后者内心就只剩下屮艸芔茻了。


搞事搞事,一个个就知道搞事!


 


“不干。”漩涡鸣人想也不想地回。


佐井微笑:“怎么,想抵赖?”


“谁说要抵赖了!”前者梗着脖子道:“就让你换个要求。”


佐井哦了声,然后在鸣人期待的注视下,特别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说了句不换,临末还冲人眨了眨眼。


鸣人:“……打你信不信。”


 


佐井再次机智的将目光落到鹿丸身上,后者感受到身旁丁次的蠢蠢欲动,立即摆了个深沉的姿势。他十指交握,手肘撑着桌面,目光凝重地看着斜对面的鸣人:“你喜欢现在在当佐助后援会会长的小樱吧。”


鸣人:“欸欸???”干嘛突然提这个啦!


鹿丸继续扮深沉:“一旦佐助变成基佬,广大迷途少女美梦破灭重归现实,你不就有机会了吗。”


 


对吼!厉害了我的丸!不愧是智商但当,真的兄弟……咦?


 


“所以,为了美好的明天,你不应该更加的努力吗?”佐井抓住机会总结陈词:“为了小樱。”


 


然后鸣人就稀里糊涂地在周围热心群众的帮(jian)助(shi)下,发了那个贴子。事后他只想穿越回去把这帮人掐死再把自己给掐死。没看出来啊你们这帮心机boy!


而当他这个帖子成为那颗激起千层浪的石子,在校园bbs上掀起轩然大波,迅速调动起民众的参与热情后,鸣人沧桑的拨通了宁次的电话。


“我以为你是不一样的。”


“……”


“为什么见死不救?”


“……”


“难道我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吗?”


一直秉持沉默是金态度的宁次终于开口了:“不是。”


鸣人:“……”


安静的美男子在说完今天第二句幼稚后,利落帅气地挂了电话。


 


然而今日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宁次这边电话刚挂,牙就打进来了。


“鸣人鸣人,你看咱们论坛了吗?”


……谁特么要看啊!光是帖子快速增长的回复量就足够他以头抢地了好吗!!!


鸣人倒在教室课桌上生无可恋,那边厢牙还在生龙活虎地说:“有人给你和佐助开了个帖哎,专门讲你俩从小到大那点事儿的,现在已经扒到十二岁了。你放心,哥几个都鉴定过了,楼主绝对自己人,说的事都百分百不掺假。”


 


哈?!


Are you kidding me?!!!


 


“说!”金发青年咬牙切齿:“又是你们谁干的?”


牙痛心疾首:“兄弟你这话就扎心了啊,我们是这样的人吗?”说完不给鸣人说是你们就是的机会,嘤嘤嘤的挂机了。


 


漩涡鸣人,现年二十,木叶大学二年级在读生,此时再度陷入#我结交的可能都是假兄弟#的人性思考中。


他叹了口气,在对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社会风气进行批判后,于下午三点,重新戳开了校园bbs。


 


……果不其然,他的帖子还在首页飘着。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标题为“八一八那些年我gay里gay气的竹马们”的帖子,堂而皇之地压在他上面。


鸣人抽了抽眼角,点向链接的手指都带着那么点壮士断腕的意味。


 


标题:


八一八那些年我gay里gay气的竹马们


内容:


隔壁贴联动,今天看到某个白痴终于开窍发帖,楼主简直按捺不住自己的大宝剑,想仰天大吼三声啊!被迫前排围观尼们搞gay的单身狗表示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啊!尼们惨无人道的基了十多年,终于大发慈悲了懂得放生的道理了吗!


抱歉抱歉,楼主太激动了,接下来马上带领大家走进基佬们的内心世界(ง •̀_•́)ง


楼主:这他妈是爱情!


 


……基你个大西瓜,你全家才基!


 


前面说了,今日注定是要不平静的,还在那忙着吐槽主楼的鸣人接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


在看到来电显示后,内心隐隐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这丝预感让他在接起电话后,迷之有点心虚。“小、小樱。”


电话那头传来的女声嗯了声以作应答,然后开门见山问:“你怎么回事儿啊?”


完了完了,他就知道要遭!


“小樱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讲。”


金发青年焦头烂额,“总之我跟那家伙绝对没有任何不健康关系,论坛里那两帖子都是捏造的!话说我一定要抓到那个火上浇油的混蛋,绝对要他好——”


“闭嘴,基佬。”小樱面无表情的打断他,“那是我发的。”


鸣人:?!?!?!



——tbc——

评论

热度(435)

  1. 懶懶貓兒看萌點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