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3)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文请走: (2)






(3)




漩涡鸣人此时正处于一个颇为尴尬的境地。


他想安安静静地坐会儿思考人生,无奈教室内若有似无投注过来的探寻视线,让他如坐针毡——自从走进部分新世纪女性的内心世界后,可怜的小直男就被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想逃之夭夭眼不见为净,可守在教室门外蠢蠢欲动,明显来者不善的女子军团又看上去过于气势汹汹。


毕竟除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还是有真情实感苏宇智波家二少爷的少女怀春粉的。并且不在少数。


鸣人非常想说句我真是日了狗,但考虑到牙会生气,只得忍痛放弃。无处排遣胸中郁气的他心如死灰地瘫在椅子上扪心自问,自己为什么会到如今这个田地。得出的结论是佐助那家伙果然是万恶之源。


然而现实并没有留给他太多声讨谴责的机会,很快,教室外的女子军团经过短暂的商讨后,派出代表走进教室,步步紧逼而来。


青年立即垂死病中惊坐起,二话不说推开窗户就往下跳,边做自由落体边庆幸还好教室是二楼,不然……欸?不对我跑什么??又没做亏心事。


……


……


缩成一团躲在教学楼后方草丛里的鸣人抱住头,无声悲鸣:现在这样反而更奇怪了啊啊啊啊啊!


 


小樱收到求助简讯时,刚刚把自己从这位竹马处探听到的发帖始末编辑完发送出去。她自认是负责任的好楼主,当然要满足围观群众的一切八卦诉求。空闲下来的小樱大发慈悲主动回电,对面居然拒接了。


哈?这家伙在搞什么。她捏着手机暗骂:是想耍我吗,你小子看着阳光,想不到也是个会伺机报复的心机gay。


万幸再度响起的来信提示音,拯救了这只在她手里苟延残喘挣扎求存的手机。


 


From:鲜虾鱼板面


不要打电话呜呜呜会被发现的・゜・(PД`q。)・゜・小樱小樱我跟你说呀女生真的好凶好可怕和我想象里的一点都不一样ヽ(*´Д`*)ノ难道不该是白白软软特别可爱的吗(´・ω・`)


 


……颜文字用得挺溜嘛。


 


To:鲜虾鱼板面


哦,你说的是佐助小时候吗。


 


那边厢收到信息的鸣人差点没拿住手机。连忙给回了一条:


To:*★°.* 樱☆酱 *.°★*    


那家伙哪里可爱了,有我可爱吗!


 


Mdzz,一个大男人比什么可爱,重点是这个吗。小樱内心呵呵道。


To:鲜虾鱼板面


说正事。


 


From:鲜虾鱼板面


啊啊差点忘了,实际上……小樱你能来学校接我下吗?被女生们围堵了出不去o(* ̄▽ ̄*)ブ


 


了解完大致情况后,姑且觉得自己也需要负起部分责任的小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这个请求。她仔细询问了竹马的藏身地点,然后再三叮嘱他不要随意走动,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就先联络她,在得到对方拍着胸脯的保证后,才放心的起身出门。


 


另一边。


乖乖蹲等援军的鸣人正无聊的数蚂蚁玩。就在他支着脸颊昏昏欲睡之际,草丛外的过道上,忽然传来了人声。


“佐助君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我们会支持你的呦。”


 


嗯?


金发青年悄悄探出半个脑袋。


前方的不远处,有五人朝他所在的方向走来。里头唯一的男性,也是他的老冤家——宇智波佐助,正被四名可爱的女孩子围着细声细语地搭话。


嘁,为什么到我这的都是洪水猛兽,他那边就、就那样啊,超不公平的!鸣人背转身,双手抱胸坐在地上,气哼哼地鼓起脸颊。


 


“bbs上的帖子我们看了,佐助君请加油。当局者迷,鸣人君只是有点迟钝,还没察觉到自己的心意而已。”


 


……啊?


 


“对呀对呀,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佐助君呢。”


 


别擅自决定我的喜好啊喂!


 


“虽然有点难过,但佐助君和鸣人君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我会每天都向神明祈祷的,请一定要幸福。”


 


快住手啊妹子!神明和我都会很困扰的!


等等……


鸣人僵硬地转过脖子,将目光落回到几人身上。看过帖子,那也就意味着……她们也是觊觎他菊花的其中一员吗?!


真是人不可貌相。金发青年心有余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洪水猛兽啊果然女孩子都好可怕QAQ


 


就在这时,佐助开口了。“谢谢。”


 


谢……嗯?你谢个毛啊!!!


顿觉佐助脑子已经开始不正常的鸣人深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蹭”的一下从草丛里窜出来,不管不顾地一把拽过佐助就跑。直到逃回在大学附近租住的公寓才醒悟过来,自己究竟干了一件怎样的蠢事。


他居然把人带回了家啊啊啊居然把那个最讨厌的宇智波带回了自己家啊啊啊啊啊!


快让他狗带吧。


 


“原来你住在这里。”站在他身后的黑发青年扫视了圈:“好乱。”


鸣人额头暴起一个青筋,边一手扶着墙脱鞋,边气喘吁吁道:“对对超级乱,二少爷好走不送。”


佐助施施然脱鞋跟在他身后走进屋,“特地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鸣人:“谁找你了???赶紧走。”


佐助正色:“没事还浪费我时间,你更应该负责。”


鸣人:“……”


 


“负责?负什么责?居然还想占我便宜,说到底,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当初你抢我巧克力惹出来的,”鸣人越想越气,回转身将手伸到佐助面前,摊开手掌道:“快还来啦!”


“好啊。”


“咦?”显然没料到对方会如此干脆的鸣人愣了愣,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作为交换,”佐助微微抬了抬下颌,淡淡道:“你必须做一份给我。”


 


“哈?”就知道你还是原来的宇智波,果然没高估你。金发青年没好气道:“我为什么要做给你啊?”


佐助好心放宽条件:“买也可以。”


“哈哈不可能不可能……”鸣人忽然说不出话了。


 


黑发青年一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抵在墙上,另一只手则撑在他的脑袋边阻隔退路。那张白皙俊美的脸庞一点点凑近前,乌黑深邃的瞳孔内,只倒映出鸣人的身影。


“喂,吊车尾。”


他低低唤了声,声音是独属于成年男子的悦耳磁性。“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你总得付出些什么吧。”


 


不知为何,说这话时佐助的口气令人心悸。他仍同攻城略地般慢慢靠近,犹如捕食的凶兽,正对着他的猎物垂涎欲滴。


温热的鼻息扫拂过鸣人的脸颊,他下意识抖了抖,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位仅有咫尺之距的发小,已经成长为一个男人了。一个英俊的,具备侵略性的男人。


空气开始变得躁动,场面却静的落针可闻。


 


 


“走开走开离我远点,你长得太辣眼睛了!”鸣人一把推开他的脸,闭着眼嚷嚷道。


宇智波佐助:……


 


——tbc——




求:二柱子弟弟此刻的心里阴影面积


求:小樱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我鸣还是个孩子大家请多多担待(づ ̄3 ̄)づ






作为一条老咸鱼,终于赶上今年这个特(da)殊(xi)的日子了呜呜呜!遥想当初接触火影还是在小学,追着追着这么多年也就过来了,有点感慨,总而言之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佐鸣续一秒(ง•̀_•́)ง


就酱啦,哎嘿!



评论

热度(246)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
  2.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