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5)下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文请走: (5)上




(5)下




那日早晨,鸣人如同往常那样打着哈欠神游在去往学校的路上。为不碰见佐助,他特意提前了半小时出门——正所谓冤家路窄,自从波风家迁到宇智波家隔壁后,就一直过着共享一条主干道的生活。从这家阳台望出去,甚至能看清楚隔壁屋邸的主人究竟在干些什么,近的每次鸣人都不得不一放学回来就把窗帘拉上,谁让他就连房间的窗户都正对着佐助的居室。


两人吵架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为这事争论过,鸣人拍着佐助的课桌,心有不甘地嚷嚷:“为什么是你住我对面啊快点搬走。”


后者双手十指交握,手肘撑在桌面上,一脸深沉的挡住自己下半张脸,“哼。”


金发少年就跟即将炸毛的小动物般,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瞪他:“哼个毛毛快点和鼬哥换房间啦。”


“不干。”黑发少年想也不想答。


“你!”


“我凭什么听你的。”小佐助高贵冷艳地昂起脑袋,“吊、车、尾。”


“你好烦呐就一定要和我对着干吗?!”


然后鸣人就看见对面的黑发少年点点头,用特别理直气壮的语气说了句对啊。


对你个大西瓜!


自认聪明绝顶机智无双的鸣人眼珠一转,想出个馊主意来。他笑嘻嘻的凑近前,拉过对面人的手,“哎嘿,佐助啊刚刚只是开玩笑别放在心上哈,其实我超想你住在我对面的说,看到你不愿意很开心的说,以后也要一直一直住在那里,千万不要搬走哦。”言罢,满眼希冀地望着他,蓝汪汪的瞳仁内仿佛收纳着夏夜的璀璨星光,闪耀的险些灼伤了人眼。


 


屁,你这个爱情骗子。


佐助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看自己被包覆住的手,再抬头看看鸣人,目光犹如在瞧一个花言巧语的负心汉,嘴上说的却是:“哦,好啊。”


这回轮到鸣人愣住了。哎?说好的唱反调对着干呢?“呃,你不拒绝下吗?”


“为什么要拒绝?”佐助脸上依旧带着宇智波式的理所当然:“既然你都为我说到这份上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回应下你的期待好了。”


你刚刚怎么就不肯回应下我的期待?鸣人在心里暗暗呸了声。


面对小动物的怒火,黑发少年临危不惧,挑起一边眉毛说:“不客气。”


很好,这下彻底炸毛了。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打那以后,心中憋着气的鸣人就想尽办法绕着佐助走。哼,就算说不过你,爸爸也照样有办法和你划清距离。


然而对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原本和床铺讨价还价只准备早离开五分钟的鸣人,在成功摆脱佐助后的隔日早晨,就看见对方施施然地与他同时推开了院门。两人视线相交,一个火光四溅,一个还有闲情同他挥手致意,说:“呦,早啊吊车尾。”眉宇间的迷之嘲讽刺激得鸣人又……忍痛早起了五分钟。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第二天鸣人信心满满地推开大门,看见正双手抱胸站在他家院门口的宇智波二少爷时,嘴里叼着的那块吐司差点没把自己给噎着。


立在不远处的佐助见状,哼笑着说了句白痴。


 


……爸爸要是输给你,爸爸就跟你姓!


金发少年气哼哼地立完flag,咬咬牙,将起床时间又往前推了五分钟。然并卵,还是被人堵了个正着。


那天晚上鸣人还做了个梦,梦里佐助还是五岁他们初见时的小小模样,神情却已能瞧出日后的端倪——臭屁不可一世,总是坏人心情。他仰起脑袋,顶着张白嫩的包子脸道:“既然是爸爸,跟我姓不是应该的。”乌溜溜的眼睛仿佛在说你是傻瓜吗。


醒来后鸣人痛定思痛,决定破釜沉舟来个狠的——提早半小时去学校!他就不信还有谁能在春寒料峭时,比自己更有勇气和毅力。


被万恶的资本主义糖衣炮弹所迷惑堕落的人们呦,你们是战胜不了清醒且强大的我的。


想想真是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然而胸口这腔豪情还没荡漾多久,就被现实无情地浇熄了。


每每看见佐助精神饱满地踩着点走进教室时,鸣人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特别对方还老走他课桌旁的那条过道,擦肩而过时眼神意味深长的总能成功点燃他心中的怒火。呜呜呜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骄傲(ಥ_ಥ)


别低头皇冠会掉,别流泪坏人会笑!金发少年捶着胸口勉励自己,坚持就是胜利,绝不能被那小子看扁了。


 


……所以说究竟为什么要坚持啊,完全弄不明白小男生的比较心理。


 


不管怎么说,鸣人还是用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劲坚持下来了。毕竟到夏天后,早起这事儿似乎也就变得不那么难了。


再说回那天早上,鸣人走到半路,就遇见了无数漫画小说电视剧都用烂的梗——不良少年组团敲诈勒索看起来就很菜鸡的肥羊学生。那会儿子鸣人还没睡醒,站在巷口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哇塞居然起得比我还早,这年头的不良和苦主都是这么敬业的吗。然后他就想到自己估摸着是救人于水火的英雄定位,按照剧情发展来讲绝对算男主啊肿么办有点小激动!


等他神游完,小巷内那三名不良已经摩拳擦掌地朝他走过来了。


“啊嘞,”鸣人眨眨眼:“你们也这么想吗?”


“想个屁啊你是不是脑子不正常?!”其中一名不良怒道,“话说你小子胆儿不小啊,我们老大问你话呢,居然敢再三无视,你……”


话还没说完,就见金发少年一扔书包摆好姿势,满脸跃跃欲试地朝他们勾勾手:“别废话赶紧的。”


不良三人众:……头回见这么直奔主题的。


 


站在最前方的不良头头大手一挥:“去,把他收拾了。”


他能这么狂霸酷拽底气十足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毕竟眼前这不识天高地厚的小鬼看身板就知道毛还没长齐,制服也昭示着对方不过才国中一年级,而几方三人都是高他两个年级的学长,揍他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小子小归小,出手却凶的很,一看就知道是拥有丰富实战经验的。就在鸣人干脆利落的放倒两个扑上来的喽啰,准备给已经瘫坐在地,肿起半边脸的不良头目整整对称时,一直缩在角落安静如鸡的肥羊抱住了他的胳膊,“别、别打了。”


“咦?”鸣人转头看着哭丧着脸的肥羊,疑惑道:“他们刚刚可是在欺负你哎。”


孱弱的小肥羊低下头避开视线,“虽然很感谢你,但是惹怒他们的话会变得更糟糕,我、我和你不一样,所以……”


鸣人愣了下。


不良头头咧开嘴,颇为得意地笑了笑,下一秒突然暴起发难,举着拳头向鸣人砸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鸣人用空闲的那只手隔开来势汹汹的拳头,与此同时提膝转跨,一记侧踢狠狠踹中对方的腹部,后者捂着肚子跌跌撞撞往后倒退了几步,痛的直喘气。两名小弟刚从地上爬起,见状连忙跑过来搀扶住自家老大。


 


“都给我记好了。”


金发少年转身面对他们,一手叉腰,另一只手从肥羊怀中抽出,胳膊拐了个弯,用大拇指戳戳自己挺起的胸膛:“我叫漩涡鸣人。欺负弱小算什么本事,有种就都冲我来。”


 


不良头头咬牙切齿地扔下句臭小子给本大爷等着后,便高声冲两名喽啰吼了句:“走!”临走前愤恨地瞪了鸣人一眼。


小巷随着闹事者的离去而恢复了原本的冷清,肥羊慌张地向鸣人道歉:“对不起,是我太乱来了,你明明是来帮我的,我却差点害了你。”


“没事没事,他们打不到我。”鸣人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不过啊,你早晚要学会说不的。”


小肥羊抬起头。


“男子汉大丈夫,如果不甘心,就努力变得比他们更强。”


初晨的阳光洒落在少年们的身上,朝气蓬勃的孩子与人挥手作别,停驻在他发梢的金色光斑,随着少年奔跑向远方的身姿而跃动闪耀。


早已习惯固步自封的小肥羊看着看着,突然有了想要为之一搏的渴望。


 


再说到不良头头,身为管理阶层,自然要树立威信,所以言出必行和迎难而上都是很重要的,他说要给鸣人好看,就一定会去找他麻烦。


为能连本带利的讨回面子,与防患于未然的双重考量,不良头头在得知今早那个给自己不痛快的毛头小子,就是最近在附近几所学校传开名声的刺头后,当机立断,去请了自家大哥——高中不良头头过来。咱不良讲究的就是这个排场,管你服不服反正爷开心哼哼。


于是呼啦啦一帮人放学守在鸣人早上经过的那条路上守株待兔,可当事人身上还肩负着要务啊,他得跟佐助较劲呢,不等对方先走,是坚决不会踏出校门半步的!


这一等就等了二十多分钟,待鸣人再慢悠悠晃到不良军团眼前时,后者们肚子都饿了。既然如此,就速战速决吧。


一群人冲上前把人团团围住,国中小头头领着高中大头头,趾高气昂地拨开人走进来,“又见面了,臭、小、鬼。”


鸣人目测了下,围住他的大概有十七、八人,国中部高中部各占半壁江山,防守挺严密看来跑不了。


跑不了就打呗。


鸣人拎着书包带随手一抡,糊了身侧某个炮灰一脸,后者惨遭重物袭击,瞬间被砸晕过去。紧接着一阵助跑,垫步挥拳,狠狠揍向另一名还没从突变的形势中反应过来的炮灰。还是明显盐吃得比较多的大头头最先回过神来,“还愣着干什么,打啊!”其余人等这才跟上了发条似的活过来,如狼似虎地向鸣人扑去。


少年人小巧软韧的躯体游走在不时从各方招呼过来的拳脚间,在赋予他灵活性的同时,也让他变得单薄脆弱。一旦被捕捉到,尚未发育完全的躯体恐怕难以抵挡疾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


人力有时穷,何况鸣人再能打,也终归只是个孩子。伴随时间的流逝,双拳难敌四手的他在将第六个人按到地上摩擦时,不慎被对方抓住了脚踝。


 


不好!


 


鸣人暗暗叫糟,一脚踩在他的手腕上想要挣脱,却被从后方袭来的高年级扑了个正着。对方高出他两个脑袋,身体也要魁梧上许多,架住他两边胳膊的手臂力气大的惊人。


“小子,看你这回还怎么嚣张。”高年级在他身后嘿嘿笑道。


鸣人回头瞪了他一眼,使劲挣动手脚。


四周稀稀落落地开始响起不怀好意地笑声,早上被吊打的小头头活动着手腕走上前:“你不是挺能耐吗?怎么,再来呀,”说着指指自己尚还完好的右半边脸,嘲讽道:“往这打,你不是很想往这招呼吗,怎么不动了。”


“混蛋,有本事单挑!”


小头头像是听到什么滑稽的事情般哈哈大笑:“本大爷凭什么要听你的,再说了,本大爷能让你像条死鱼一样动弹不得,这难道就不是种本事?”他在鸣人跟前站定,拍拍眼前小鬼的脸颊,得意洋洋道:“你得认。”


鸣人撇嘴:“切,说到底还不就是个胆小鬼。”


小头头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去,一把揪住他的衬衣前襟,“你找死!”话音未落,一记右勾拳狠狠袭向鸣人的腹部。


眼见拳头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被死死箍住的鸣人闭上眼睛,已经做好了硬挨的准备。就在这电光石火间,破空声突然而至,一声惨叫后,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到他身上。鸣人忍不住睁开眼。


 


“佐助?!”


 


横空出现的黑发少年瞥了他一眼,三步并作两步地快速绕到钳制着鸣人的高年级身后,伸手挠人的腰间软肋。被偷袭得手的高年级猝不及防卸了力道,与此同时,苦无突破良机的鸣人瞬间福至心灵,立即给身后人来了个后脑杀,趁机重获自由后,一个旋身后踢大力蹬向人胸口。而就在高年级被打中的刹那,佐助侧移一步,完美避免自己被殃及池鱼。


两人抬脚踢开还躺在地上捂脸哀嚎的不良小头头,快速往包围圈外移动。


鸣人:“你你你不是已经回家了吗?”


佐助:“专心跑你的路,笨蛋。”


这时炮灰们也从突发的变故中回过味来,几次三番被低年级驳了面子的不良们恼羞成怒,纷纷拿出远超平日的劲道,再度将人给围了回来。


 


可恶,就差一点。


佐助不甘自语,同他背靠背站着的鸣人却突发奇想地说了句:“看你这戏份应该是男二。”


佐助:“??”


关键时刻出现,与男主一起共患难。这么想着的鸣人恍然大悟:“怪不得你总和我抢妹子。”


佐助:“……”




对面的不良大头头可不管这些,对着剩余仍有战力的小弟们放狠话:往死里打,谁要不肯好好干,就让谁吃不了兜着走。


事到如今也没人敢大意轻敌了,一个个严阵以待,每挥出一拳,都用足了十成力。知道已经没有便宜可讨的鸣人终于安静下来,开始与佐助配合着打双打。


或许是在打架方面他们有天生的默契,随着逐渐流畅起来的动作,原本存于鸣人心底的芥蒂,也在抛开那份幼稚的不甘和别扭后悄然消散。那大概是种可被称为奇妙的感觉,与孤军奋战的个人英雄不同,和人并肩作战,相互信任,相互守卫对方的感觉着实不赖,热血上头的鸣人甚至产生出种就连心跳呼吸都同步了的错觉。怎么说呢,有些新鲜,有些着迷。


大抵男孩子都会这样吧,鸣人想。


 


不良大头头眼见自己这方明明人多势众,却被两个小鬼耍得团团转,不由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摸出把水果刀冲入战团,朝正好背对着他的鸣人刺去!


后者刚刚踹飞一人落地站稳,肢体根本反应不及,眼见就要被扎出个血窟窿,一道黑影突然闪进两人中间,挡在了他身前。


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鸣人瞳孔一阵收缩:“佐助!!!”


 


远方忽然响起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哨声混合斥责怒骂声、肉体撞击在水泥路面上的沉闷响动接二连三传来。直到波风水门一脸忧虑地朝他们走来,鸣人才从那种窒息感中回过神来,他拖着沉重的脚跑到佐助面前,在看到对方额角冒出的鲜红血珠时,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


黑发少年捉住他那只微微发抖的手,平静道:“别碰,会感染。”


波风水门自身后按住鸣人的肩膀安抚:“没错,鸣人,冷静点,佐助只是划破了点皮。”年轻的爸爸哄完儿子,又抬头郑重其事地对佐助说:“鸣人这傻小子承蒙你照顾了,这次真的十分感谢。”


“没事,叔叔。”黑发少年仍是那副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的淡定从容:“我挡开了他的手。而且您和阿姨都是我父母的朋友。”


只是这个回应明显不能让鸣人感到满意,他挣脱父亲的双手,倔强且执拗上前拉住对方,追问为什么要帮自己。


他们不是一直都水火不容吗?


不是一直在嘲笑自己白痴吊车尾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刚刚要是躲不开,恐怕就得躺着被送进医院了。这么显而易见的事,佐助难道看不出来吗?


所以,为什么呢?


 


佐助偏开视线,“谁知道。”


 


鸣人梗了下,要哭不哭地说:“你这家伙,还是那么招人厌啊。”


佐助:“哼。”


鸣人:“又臭屁又喜欢出风头。”


佐助:“哼。”


鸣人:“超爱乱来,总和我过不去。”


佐助:“彼此彼此。”


 


“但……算了,姑且就原谅你吧。”


金发少年的眼中再度亮起星光,只是这次,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宛如初升朝阳般明朗美好的笑意。“今天谢谢你啦,佐助。” 


如同他们初遇。


 


 


就像小樱在帖子里写的那样,漩涡鸣人其实是个一旦有人对他释放善意,反而会不知所措的傻瓜,虽然嘴上不说,但会在心里记上很久。


国中三年,他和佐助一起打过架,也为佐助打过架;一起吵吵闹闹的吃饭逛街看电影,也曾为给人准备生日礼物而偷偷摸摸在商店街独自游荡;一起补习功课,也暗暗为能与他们上同所高中而挑灯夜战,最后在又一年初春,枝头樱花绽放时,笑嘻嘻地立在新校园内对他们说:“太好了,又能在一起。”


 


小樱在打出这段文字时,内心泛起一层酸涩感。她停顿片刻,才缓过劲来得以继续。 


所有的情感都是要经历风浪的,何况那时我们还如此年轻。




——tbc——




抱歉loft上的比较少,回复总是不及时QAQ真的非常谢谢小天使们的评论,给了一个人鸡摸萌着的po主动力


以及对于自己爆字数这方面……感到很绝望



评论

热度(236)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