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9)

咩咩咩咩咩咩咩:

终于可以说出进入完结倒计时这句话了_(:з」∠)_


前文请走:  (8)下




(9)


隔天牙在教室碰见鸣人时,吃惊地指指他的眼圈,“你去跟着我爱罗做课题研究了?”


鸣人没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倒在桌上一脸生无可恋,“兄弟,我体育生,跟个学地质的跑什么?帮他扛器材吗?”


牙凑近前上下左右的打量,“那你大半夜不睡觉在浪什么。”


金发青年忧郁而又高贵冷艳地叹了口气,然后用充满优越感的目光扫了发小一眼:“只和狗交流感情的你是不会懂的。”


牙觉得今天自己这位小伙伴依旧没有吃药。


“那个,”鸣人犹豫了下,“我问你啊。”


牙觉得没吃药也挺好的,实诚、可亲、懂得分享。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表面上还是要意思下的。他装模作样地坐到鸣人旁边,摆出知心哥哥的态度和蔼道:“说吧,如果倾诉能让你舒服些的话。”


“牙你这样很恶心哎。”


“闭嘴。”


 


鸣人哦了声,然后道:“这事是我一个朋友的,我答应过要替他保密,所以你听完就当没这回事,明白不?”


“明白明白。”牙连连点头,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朋友等于本人嘛。


得到保证的鸣人终于来了点精神,“他有个好朋友,关系……呃,大概就像我和佐助那样。”


哇哦已经连遮掩都懒得做了吗。


“然后他们因为一个妹子开始闹矛盾。嘛,详细讲太麻烦了,简单的来说,就是他朋友插足完又渣了人家妹子,两人为这事吵起来后,又和他闹绝交,说什么从没把他当朋友……”青年垂下眼帘,密实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他想不通是为什么。”


气氛安静了片刻,教室内原本的嘈杂渐渐离他们远去。


“嫉妒呗。”牙突然开口道。


他靠着椅背,双手交握枕在脑后,盯着最前方的投影幕布,“怕他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人抢走。”


鸣人像是无法消化这个消息般愣在原地。


 


他下意识去看被自己紧紧攥着的手机。


自从读完小樱饱含叹惋的回忆后,心脏就奇妙的开始抽痛,被封存于深处的记忆如潮水般翻涌而来,连带着过往的痛苦与不解,和后知后觉、直到如今凭靠他人才看到的与他同样身陷囹吾的佐助时,内心泛起的酸涩感。


原来他也不开心。


如果当时我能成熟些,不和他赌气就好了。


如果当时我能坦率些,在事后与他搭话就好了。


宇智波佐助固然有很多令他生气的地方,但终归是替他挡过刀、背过锅,又并肩作战、共同进退了四年的人啊,所以究竟是为什么,要和他保持着不尴不尬的距离,得过且过到现在?


漩涡鸣人思前想后,就这么睁着眼睛耗到天亮。


 


眼下,牙所扔下的重磅炸弹,又带来了新的生机。


在经过耳鸣混合着身体麻痹的生理现象后,鸣人在感到翻天覆地的同时,恐惧并欣喜着。


恐惧是出自动物的本能,源于主观情感的心理体现,不是他所能消抹控制的,人的防御机制让他在潜意识里畏惧靠近,可从牙话语间透露出的某种信息,又令他不可遏制的兴奋起来。小小的火苗茁壮成长,逐渐蔓延,终于形成气候。


原来佐助也是重视他的。


原来不是他自作多情。


那么,只要——


情绪激动的鸣人不由想到昨天傍晚,两人屡次模糊距离跨越防线的行为言语,那种引人窒息的危险感又再度来袭。


有时候拨开云雾,看见的未必是曙光,也有可能藏着更深的泥潭。


 


可惜天不从人愿,匆匆而来的残酷现实并未给予他喘息之机。


 


上课铃早已打响,牙也不知跑哪去了,讲台上的老教授勤勤恳恳唾沫横飞,鸣人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睡意消散无踪,他将头埋在胳膊内,前额贴着桌沿,用以隔绝他人的目光——事件才刚刚过去一天,热度自然还保持在会有好事者对他感兴趣的水平。偷偷翻看手机,帖子里早已经炸开了锅。


略过痛哭哀嚎仿佛在看一本虐身虐心的耽美小说果然艺术源自生活的此类回复不提,鸣人的视线在某条评论前停了停。


 


——道理我都懂,所以N君你到底对朋友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他有些迷茫。误解?


之后长达三十多层的盖楼排队带节奏,更是让他对自己的固有理念产生了一丝动摇,他真的错了吗?


 


——那么那么,N君突然在论坛发帖出柜,是不是代表这段关系有了转机呢?S君要能看到该有多高兴呀。


 


——虽然有点对不起学妹,但真的,对于S君来说一定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吧。


 


然而小樱的回复却打碎了她们最后的幻想。


她用一开始从鸣人处得到的答案对大家说,那只是他和朋友们的一个赌约,一个玩笑。


 


窒息般的疼痛感突然死灰复燃,有如藤蔓,缠绕上他的心脏。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N君既然同意发帖,心底肯定也有那方面想法,不然一个直男怎么会愿意做这种事!只是他太迟钝还没有意识到罢了。


 


——不别这样……我简直不敢想,一旦S君得知真相,那不就是从天堂跌落地狱吗?动静闹那么大,我不相信S君不知道N君发帖的事……怎么办,光想想就觉得很难受啊QAQ


 


帖子里的氛围随着一个妹子的假设,而变得更为压抑沉重,小樱不知去向,无从询问却仍苦苦守在楼内的大家愁云惨雾,早失了先前的轻松心境。


只有鸣人知道,小樱的消失是因为自己。那时他正躲在草丛里,向对方发出求救。如今再回首,却不知怎的,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沧桑感。


短短一天,就像过了一年。




——tbc——





评论

热度(198)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