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完)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文请走: (10)




(11)




抛开师资教学等方面因素,木叶大学出名的地方除了食堂伙食有口皆碑外,还有因其风景优美隐蔽性高而被学生们戏称为“小树林”的恋爱圣地——学校后山林。那里依山傍水植被茂密,一年四季都是郁郁葱葱的,到了春天,更是草长莺飞姹紫嫣红,好看的紧。


简直就是情侣组队刷副本的高峰期。这么看来,形单影只坐在湖边凉椅上的鸣人看上去就显得有些可怜了。


然而鸣人并不在意这些,他对树丛另一侧的打情骂俏充耳不闻,捧着手机满心的近乡情怯。再次点开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帖子时,他的手指在微微发抖,此时此刻,楼内任何多愁善感的叹惋都像是对他无声的谴责和鞭挞,鸣人匆匆掠过,看到再次出现的小樱时,心神不由一松。


紧接着,又深深地吸了口气。


拜托了,告诉我该怎么办吧。


 


 


木叶大学论坛→交流区→八卦版


 


抱歉抱歉,刚刚那个迟钝到爆炸的N君找楼主求救来着。话说某些妹子冷静点啊,去围追堵截N君没用的。说句不中听的大实话,就算没有N君,也轮不到你们╮(╯_╰)╭


不过N君也是,明明跟楼主约好了,结果看到S君就跟着人跑了,都没想起来给楼主报个平安。


明明只要S君一出现,就会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这点呢?啊啊真是的,这个笨蛋。


 


继续回到上次的话题,S君所做的努力。起因是放心不下两人的楼主一次多管闲事的尾随。


自从那天闹翻之后,S君和N君就回复到了最开始的状态,迎面相见互不搭理,上学放学也不再同进同出。楼主心里难受,又想到S君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是的,他只有N君这一个朋友。他只认同他,也只容纳得下他。


楼主就没忍住,放学后壮着胆子叫住了S君。他对楼主提议的一起回家不反对也没同意,默不作声地整理好书包,便往教室外走。楼主赶忙跟上,一路上他也没开过口,气氛有些压抑。女孩子普遍对这些细枝末节的地方比较敏感,楼主也不例外,硬是从迟缓流动的空气里解读出了S君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沉郁。


于是楼主情不自禁地对S君说:要不要告诉他原因试试。


S君终于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楼主。这是S君第一次那么认真的注视着楼主,难免有些手忙脚乱结结巴巴,楼主想不起当时的糗态了,毕竟大脑一片混乱,稀里糊涂说的大致意思应该就是:N君也很重视你,如果能知道真正原因,说不定可以得到他的体谅,你们还能重修旧好。


说真的,以N君的性格在知道人家喜欢他后,无论怎样都是狠不下心说重话的,何况还是原先那么要好的朋友。而且对于迟钝的N君来讲,这一记直球也许能带来意料之外的效果。


当然,这些楼主也同他说了,然后就是紧张又煎熬的等待答复。之后的时光用度秒如年来形容亦不为过。


那天的S君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他对楼主说:谢谢。


楼主差点哭出来。


 


就在楼主以为S君不打算吐露心思的几天后,事情出现了转机。


 


那时候我们都是即将面临毕业的高三党,由于是升学班,压力只增不减,但神经总这么紧绷着迟早会断掉的,于是班里同学就会见缝插针的开些玩笑缓解气氛,聊着聊着便说到了恋爱这个问题。


有个男生嘻嘻哈哈地说果然我们也轮到这个时候了,向喜欢的人讨要衬衣的第二颗纽扣,留下作为美好的回忆。


女生们红着脸颊,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目光不时偷偷瞄向S君。男生们则在起哄互相打趣说你这样的人一定没人喜欢的啦,不知道妹子都是属于宇智波的吗。有男生则反驳不要我可以送呀,说不定就被自己的真情实意打动了呢,毕竟宇智波看得见吃不着,而他们却是实实在在的。


多年习惯养成自然,楼主又不自觉地看向了S君。与以往事不关己的漠然态度不同,这次的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然后那天放学时,S君史无前例的约了楼主。


 


我们去的地方是神社。因为N君再过两天就要参加资格测试。


大家都知道N君是被特招进来的,所以他比走正常流程的考生要多一门专业考核,通过体育选拔后,就能在联考时得到一定的分数减免,而我们就是去替他求御守的。


站在神社前许愿时,楼主看着身边安安静静合掌闭眼的S君忽然有些感慨,也是在那时,楼主心中最后一丝对他的念想也随着那阵拂过的晚风,烟消云散了。


恐怕再也没有人,能让他做到这个地步了吧。


 


之后我们开始挑选御守,S君又做了个惊人的决定,他问看顾贩售的那位老人家,能不能现做一个。


老人家有些为难,看得出来原本是想婉拒的,她告诉S君现做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如果不想等待,面前这些也是可以的。


S君固执地摇摇头,说没关系,他可以等。


或许是他当时的眼神太过坚定,让那位心软的老人家动摇了,对方点点头,叹气说好吧,年轻人,你想要什么御守。说到这里时,还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楼主,问:爱情的吗。


S君顿了顿,轻描淡写地说:是学业方面的。


然后在老人家疑惑的目光中,摘下自己校服衬衣的第二颗纽扣,递到她面前:“麻烦把这个放进去,谢谢。”


老人家接过,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来,S君什么也没说,只是目光专注地凝视着那个御守一点一点成型。


夕阳西下,光晕流转过他的脸庞,他微微垂着眼睑,看上去格外温柔。


 


直到最后,老人家出声打破了这份静谧。


她双手捧着御守递到S君面前,微笑着对他说:祝你顺利,年轻人。


S君点点头,道了句谢。


楼主终于回过神来,内心波澜起伏。终于明白S君为什么要坚持重做一个御守,因为他要将他的心送出去,日后天涯海角山长水阔,都朝夕陪伴在喜欢的人身边。


 


回程的路上,终于平复好心情的楼主在即将分别之际,反反复复地对S君说没问题的,这次一定可以的,请一定要加油。说着说着,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想哭的欲|望又上来了。


S君嗯了声,轻轻拍了拍楼主的脑袋,转身走了。


楼主看着他的背影,终于再也忍不下去,哭出了声。


 


可好事多磨,谁能想到是这么个结局。


第二天一早,S君还没行动,已经许久没跟他说过话的N君就突然把他叫了出去,而等楼主赶到时,只看见N君怒气冲冲离去的背影。留在原地的S君低下头,从兜里拿出那个御守,紧紧攥在了手里。楼主的心沉入谷底。


后来,认为随意鼓动S君的自己实在没有脸面再去和他搭话,一直提不起勇气的楼主直到放榜那日才知道,他还是考了有N君在的大学。


 


N君,我知道你在看帖,你一定会看的。


拜托你,在看到这里后仔细想想吧,你心底真正喜欢的究竟是谁。就当是为了等候你多年的他,也为了你自己。


№372☆☆☆ 这他妈是爱情!xxxx-xx-xxxx:xx:xx留言☆☆☆


 


纳尼?!楼下快告我没看错,N君竟然在看这个贴?!


№373☆☆☆ 握草xxxx-xx-xx xx:xx:xx留言☆☆☆


 


楼上你没看错啊啊啊啊啊握草握草握草!


№374☆☆☆ 这就是爱xxxx-xx-xx xx:xx:xx留言☆☆☆


 


原本还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全被楼主最后一段给吓回去了……


№375☆☆☆ 别开枪自己人xxxx-xx-xxxx:xx:xx留言☆☆☆


 


……


 


金发青年往后一倒,呆呆的靠上凉椅,手机从他不自觉松开的指间滑落。


错了,都错了。


 


那天他去找佐助,是因为看到对方最近总和小樱在一起。想到之前的小学妹,就不由气急,拉着人跑到僻静的教学楼后方摊牌说: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小樱,你要真心实意和她在一起,我没话讲,毕竟从小到大她喜欢的也都是你。但要还像学妹那样,别怪我真的和你翻脸。


他那时是真的生气,偏偏佐助同样心高气傲,被冤枉还乖乖听训根本不符合他的人设。那时的佐助问:“你就那么喜欢她?”


正在气头上的鸣人马上回:“当然。”


之后佐助木着张脸缄口不言,他因为得不到任何保证而怒火中烧,转身离去。可现在回想起来,却是连自己究竟在气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捡起静静躺在地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小樱……”开口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发涩。


电话那头的春野樱难得没有发火,而是平心静气地问:“怎么了?”


“对不起,误会了你们。”


“嗯哼,虽然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不过看在你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就姑且原谅你吧。”


“还有,谢谢。”


“哦。”春野樱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你想好了?”


鸣人没有回答,而是说:“鹿丸叫我自己想。”


春野樱道:“他也没说错。”


鸣人低着头不说话。


一声叹息通过线路传递而来:“鸣人,如果哪天我结婚了,你会怎样?”


金发青年愣了愣:“如果你开心的话。”


 


“那么如果,有一天佐助移情别恋,喜欢上另一个人,并要与她步入婚姻殿堂呢?”


 


沉默蔓延。


听筒内,青年的呼吸短暂停滞片刻,微微的乱了。


 


“你一定从没想过这些吧。”春野樱用肯定的语气道。


“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不等鸣人出声,她顾自往下道:“他会对其他人全心全意,围着家庭团团转,你不再是他重要的人,他也会真正的远离你。他们还将有个孩子,叫着你叔叔,也可能根本不认识你,因为你们从没和好过。漩涡鸣人,你想看到这样的场景吗?”


 


小樱的话语如同惊雷,在他耳畔炸响,鸣人张了张嘴,吐不出半个字来。


他突然发现,有些事不是他不想,而是在潜意识里拒绝去想,不想去想。他迟钝归迟钝,并不是真傻。


 


“去做些什么吧,趁现在还来得及。”


 


脚不自觉的动了起来,浑身血液连着大脑一并沸腾。漩涡鸣人奔跑在去往佐助所在教学楼的林荫小径间,每靠近一步,心跳便剧烈一分。


扑通扑通扑通,不听规束的活蹦乱跳着。


彼时刚刚打响下课铃,鸣人站在教学楼前大声道:“佐助,你出来!”


涌出教室的好事者们探头探脑,满脸压抑不住的八卦之情。金发青年却不管不顾,只管叫自己的,直到另一位当事人黑着张脸出现。


“吊车尾,你吵什么。”


鸣人仰头,看到三楼走廊上的某个身影时笑得眉眼弯弯:“你下来,我有话跟你讲。”


“哼。”


“你不下来我就在这儿讲了。”


“……等着。”


 


而当佐助真正站到眼前时,鸣人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挠挠头,在心里对自己说:佐助是替自己挨过刀、背过锅,同进同出多年的,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所以——


“你……有东西要给我吧。”他的视线左右游移,脸颊微微泛着红。


佐助蹙起眉头:“什么?”


“就是高三那年,你原本想给又没给的那个。”这下连耳朵尖都红了。


黑发青年的瞳孔一阵收缩,静默片刻,不动声色地问:“知道那是什么吗?”


“知道。”


“知道那意味这什么吗?”


“……知道。”


佐助眼底一阵波动,他垂下眼帘,轻声道:“我说过的,吊车尾。”话语间带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小心翼翼,“想要从我这得到什么,你总得付出点什么。”


鸣人快速瞟了眼,将手伸到他面前,“所以说……拿来啦。”


“……”


“回、回头我也去求个送你总行了吧。”


“……”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别不说……”话声戛然而止。


鸣人呆呆看着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目光柔和下来的佐助,心中因恼羞成怒而起的愤愤之情早不知去了哪里。


就像他第一次遇见他。宇智波家的小孩都是极好看极好看的。


 


白皙俊美的宇智波佐助道:“说话可要算数。”


 


“……对不起。”


“嗯。”


“谢谢。”


“嗯。”


“喜欢你。”


“……嗯。”


 


——End——




这篇终于完结了,呼,青春就是这么酸酸甜甜的啦><接下来有三篇番外,一篇佐助视角,两篇傻白甜,最后,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

热度(355)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