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深度诱入(车,慎)

咩咩咩咩咩咩咩:

*架空现pa,一发丧心病狂的求(tiao)偶(jiao)炮,po主“再不飙车我就要萎了”的产物


*年龄差操作,三十岁老司机佐x十八岁大学生鸣


*每次都是二柱被朋友两字坑,这次就让他以朋友之名,一点点引诱羔羊进入陷阱吃干抹净吧♂


*全文不走心走肾,欧欧西注意!欧欧西注意!欧欧西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墙裂推荐搭配bgm食用,风味更佳哦→请戳我




深度诱入


 


Cp 佐鸣


By Jane


 


Onne sait jamais jusqu'où ira l'amour


没人知道爱下去会怎样


Etmoi qui croyais pouvoir t'aimer toujours


我只想能一直爱着你


 


佐助注视着身下这具光裸的肉|体,目光逐渐变得痴迷。他的血液惯常是冰冷的,如同他这个人般,而此刻,却在体内奔腾着、咆哮着、想要宣泄般蛮横冲撞。


别急,慢慢来。他对自己说,珍馐美味要细细品尝。


他用炙热的眼神,一点一点描摹过对方全身,就连极细微处亦不肯放过。


这是一具年轻的身体,四肢修长肌理分明,皮肤是被阳光眷顾过的象牙色,光泽而富有弹性。略略鼓起的肌肉看上去肉感十足,正随着主人急促的呼吸微微颤动,张歙的毛孔向外释放出饱含青春气息的雄性费洛蒙。


佐助认为这是一种具备性|诱导暗示的邀请,他安抚般细细亲吻对方的脸颊,年轻的小兽在初次直面肉|欲本能时,总归是慌乱而不自知的。他是过来人,会包容他的这些可爱之处。


“放松,鸣人,我爱你哦。”


 


对,他爱他,从见到的第一眼开始。


 


城市的夜生活都是五光十色瑰丽多姿的,孤单的灵魂、寂寞的流莺、追逐热闹的年轻人、和潜藏于暗处伺机而动的狩猎者,纷纷汇聚于此。


佐助并不留恋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他只在自己有需要时才会去光顾。他是个典型的实际主义者,对于不能带来效益的无用功从来都嗤之以鼻。


那晚他如同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坐在角落喝酒——这是个具备绝佳观赏效果的位置,视线范围广,又因其的隐蔽性而不会被肆意打扰。筹光交错,人影憧憧,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


十八九岁,青春鲜活,水当当的年纪,被周遭友人众星拱月的围在中间,那一截被黑色T恤包裹的腰肢若隐若现。他看上去就是个开朗的大男孩儿,热爱用肢体语言表达情绪,活力十足的就连那头金发都格外生机勃勃。而等到他发现自己似乎正在被窥探,并循着视线望过来时,佐助才发现他拥有一双蓝眼睛。


原来是个混血儿。


四目相接短兵相见,对方扬起嘴角,冲他一笑。眼睛微微弯起,湛蓝湛蓝的瞳仁剔透清澈,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多么的没有防备。佐助定定看着,耳边传来心脏沦陷的声音。


 


对方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身上逗留太久,很快,就像只欢快的小动物,回到了朋友们的身边。这令佐助感到有些不悦。


但他很好的克制住了。


宇智波佐助是名优秀的猎人,这在圈内有目共睹。猎物们沉迷于他的皮囊、他生人勿进的危险感和偶尔跨越界限的撩拨——无论对谁来讲,征服一座冰山都拥有无法想象的,来自于心理层面的快|感,如果他能拜倒在自己脚下的话。


佐助在看到那一道道或压抑或毫不掩饰,满怀目的性的视线时,内心不无嘲讽。任何时候都能保持置身事外的冷静使他有足够的自信,不被那些粗浅的手段蛊惑。所以他也同样很冷静的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同于他们。他是个意外,不可控的意外。


现在抽身还来得及。习惯于掌控一切的宇智波不习惯为人所掌控。


那天他挑了个还算对口味的小猫咪,顺水推舟的来到酒店,而当他在床上落坐时,忽然感到一丝无趣。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兴致缺缺,露出讨好的笑容,蹲下身,主动腻到他脚边去解皮带。就在他的手指即将触碰到之际,被突然伸出的一只手制止了。


小猫咪仰起脸目露不解,微凉的指腹搭上他薄薄的眼皮轻轻摩挲,居高临下的俊美男人神情淡漠:“没心情了。”


 


之后几日,他会在每天夜晚,从不同的店里领走一只宠物,然后又在即将产生肢体接触前戛然而止。而随着这样的循环往复,内心隐隐升起的烦躁感愈演愈烈。


那个金发的年轻人让他在感到食指大动的同时,也对其他东西失去了兴趣。


他知道这不是个好现象,但这次,不喜欢做无用功的佐助决定坦然接受。他近乎于着魔的夜夜光顾对方会到来的地方,然后坐在老位置,用低调隐晦的目光将人一点点吃拆入腹。同时又像个精明的猎人,不着痕迹地观察着他。


他会在每个周五和周六的晚上出现,身边总聚集着不少男男女女;


他喜欢热闹,就像时下的傻瓜年轻人们;


他开心时会笑得见牙不见眼,被激时会像只小动物般跳脚,心虚时会紧张地垂下眼帘,目光左右游移。


可这些全都不属于他。


暧昧难明的灯光流转过佐助的脸庞,眼底的戾气在变幻闪烁的光斑下逐渐模糊,悄然隐匿。光斑最后停驻在他微微勾起的唇角,片刻后,又随着喧嚣的金属乐离去。


男人起身,以一种优雅的、不急不缓的步调,朝那个朝思暮想的人走去。


但该是他的,终归会落进他手里。




后续点我



评论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