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番外1(上)

咩咩咩咩咩咩咩:

佐助视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个番外还爆字数=皿=


正文请走:点我


-----------------------------



番外1 · 特别之人(上)


 


情感很奇妙。


有些人纵然经年累月陪伴在侧,到最后,亦不过只成为了一个熟悉的人,而有些人则无需做任何事,也能在最初就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宇智波佐助五岁第一次见到漩涡鸣人的时候,对方还是个小小的团子。圆滚滚的眼睛圆滚滚的脸,一点都不认生,牵着波风夫妇的手东张西望,表情是掩饰不住的好奇。他看见自己时愣了愣,接着眼睛一亮,蔚蓝的波光闪呀闪的,就像童话故事里仙女手中那个盛满了星星的许愿瓶,漂亮的不由让人心生向往。


“你好呀,我叫漩涡鸣人,以后就住在你们隔壁了哦。”小团子笑弯了圆滚滚的眼,朝他伸出手:“你叫什么名字?”


同样还是个团子的佐助默默盯着那只又小又软的手,心跳如雷。可他出神的时间似乎太久,久到对面的孩子逐渐露出困惑的神情,气氛陷入尴尬的沉默。垂在裤腿边的手下意识动了动,他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而就在他有所行动前,站在一旁的鼬率先握住了鸣人孤零零僵在半空的手,然后微笑着说:你好,我是宇智波鼬,比你大五岁,不介意的话可以把我当作哥哥。


金发小团子眨眨眼,笑嘻嘻地点头嗯了声。两人一来一往,被他构筑起的冰雪于无形间消融。


原本向前伸的手悄悄缩到背后,佐助看着已经将注意力转移至鼬身上的鸣人,心底不知怎的升起一股失落感来。


他暗暗生着闷气,偏开脸,细不可闻的嘁了声。


 


宇智波鼬是个典型的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他聪明懂事、早熟稳重,小小年纪就已学会关怀体贴,可以说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他,包括佐助在内,差不多年纪的孩子在与他接触后,都会忍不住产生依赖之情。


所以那个叫漩涡鸣人的小鬼会亲近他的哥哥,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佐助站在自家门口的走廊上,看着隔壁家的小团子扑进鼬怀里,神气活现地说鼬哥鼬哥我来找你啦今天陪我玩好不好,忍不住从后方走出来泼冷水:“吊车尾你作业写完没。”


话甫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这不像是他会做的事。小佐助想了想,决定把这种冲动的行为归咎在不愿兄长的注意力被抢走的幼稚嫉妒心上。


对面的小金毛先是心虚的瑟缩了下,而后怒气冲冲地瞪圆眼睛,说混蛋佐助你叫谁吊车尾。佐助见他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心里舒坦了些,自觉要捍卫领土的他再接再厉,开始和人你来我往的斗嘴。直到鼬分开他们,摸着两人的脑袋提议不如三人一起去玩。


说这话时的鼬笑眯眯地瞧着佐助,后者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避过他的视线。但对于鼬的提议,心底却是不怎么抵触的。


可惜再好的心情,也被一句:“不好不好我才不要和他一起。”给破坏了。


佐助循着声音望去,小金毛还在那不依不挠的抱着鼬的手臂抗议。低下脑袋拨开兄长的手,再抬头时,脸上已全然是不屑一顾的高傲:“谁要和你玩,被传染白痴病菌变吊车尾怎么办。”言罢扬起下颌,转身朝楼梯走去,迳自无视被气到跳脚的小金毛,和呼唤着他名字的鼬。


可他并没有如自己表现出来的那般气势如虹。


踩着楼梯拾阶而上,小小的身形隐匿进转角,佐助悄悄探出脑袋,回望手牵着手出门的两人,只觉胸口郁结,难过的他抿紧了嘴唇。


 


日子依旧不咸不淡的过,没什么值得人高兴的事,却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他们可以为任何事发生争执,然后在无休止的“混蛋大笨蛋”与“白痴吊车尾”中结尾。小金毛也曾质问他,为什么总找自己麻烦。说这话时,蓝汪汪的瞳仁内跃动着火光,烧得整双眼睛都在发亮。


小佐助答不上来,扭头撇嘴:“哼,无聊。”


他对这样的自己同样也很生气,每每都在事后告诫说绝对没有下次,那些丢人的画面不该发生在他身上,可到下一回又是固态萌发,根本不由他控制。


都是那家伙的错。


佐助忍不住想,要是鸣人从没有出现过就好了。


 


这口气一赌就赌到了国小,他发现他又有了新的麻烦。


佐助对恋爱这个词的了解源于鸣人,后者初入国小后火速对同班某个女生一见钟情,天天追在人家身后喜欢长喜欢短的表明心迹,碍眼到不行。


就像个白痴一样。佐助看在眼里,目光流露出不屑,小小年纪,懂什么叫喜欢。他如同个成熟世故的大人,打从心底对此嗤之以鼻。


可要真问他那什么是真正的喜欢时,他也说不出来,只能继续老调重弹,避重就轻的开启毒舌模式:“反正不会像你那样。吊车尾就是吊车尾,还早一百年呢。”


小鸣人一开始如同往常般被他气到拍桌,隔了会儿,似是突然想到什么,双手抱胸直起腰板,趾高气昂道:“不跟你这个连喜欢的人都没有的一般见识。”说完就跟打了胜仗一样,挺着小胸脯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


向来在两人斗争中稳占上风的佐助又怎么可能会认输。


为此他整整思考了一个下午,课堂上老师讲的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可诚如他先前吐槽的,他们才几岁,哪里懂这其中的弯弯绕。


但宇智波佐助从小就是个执着的,具有钻研精神的好孩子,等放学回家,背着书包蹬蹬蹬跑进厨房,仰头问正在做咖喱的母亲什么是喜欢。


宇智波美琴愣了愣,笑眯眯地摸着他的脑袋说我们家的佐助有喜欢的人了吗?


他本想反驳的义正严辞些,出口却是句软趴趴的才没有。身为过来人的美琴心领神会,语调温柔地答:“只要见到她就会心跳加速,忍不住希望她能对自己有所回应,若是她愿意对自己笑一笑,那么之后的一整日都能开心到天上去,这就是喜欢哦。”


佐助想到了那个咋咋呼呼的小金毛。


瞧见那个女生时骤然发亮的双眼;


那一声声坦率直白,毫不掩饰的喜欢;


只要对方态度稍有和缓,就能高兴的手舞足蹈好久,让人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


想着想着,目光渐渐暗了下去,他垂着脑袋,一声不吭地走出厨房,迈步上楼。


所以说,要是不存在就好了。


 


转折发生于十二岁那年。


直到那个被鸣人喜欢着的女生跑到他面前来,哭着说即便日后要分开,也要感谢这六年能让我遇见你时,佐助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也是有可能和某人分开的。仅管他们家的距离近在咫尺,可鸣人从未主动来找过自己。


那不是很好吗,再也不用看到他就生气,还能变回原来的自己。


心底却奇妙的松了口气,甚至在看到对方红通通的眼眶时,升起一种微妙的同理心,这种心理促使他不自觉地说了声谢谢。


好奇怪,为什么?


佐助托着腮帮顾自沉思,现实却不给他一个想通透的机会。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开始失去控制,而当两人的唇瓣紧密相贴,浑身因亲吻而变得飘飘然时,他下意识收紧了放在对方腰间的手臂。


也是这一下,让鸣人从呆愣中回过神来,挣扎着跳离自己。他难得没有再咄咄逼人,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体味心中那丝怅然若失。


那天佐助依旧没有听课,他想着将人抱在怀里的触感,与对方肉肉软软的嘴唇,直到晚上做梦时,都仍在脑海内不停回放。只不过有所不同的是,梦里的金发少年不会对他怒目而视,也不再有那些无意义的争吵,而是一遍遍的,亲昵地叫着他的名字。


佐助佐助,我来找你啦。


佐助我们去玩好不好?


佐助你要回家了吗,等等我一起走。


佐助……


翌日早晨,他从梦中醒来,坐在床上怔怔出神。


 


于是当来年他们在新校园内迎面相见,鸣人不敢置信地睁大眼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时,佐助挑挑眉毛,一脸的高深莫测。


胸腔内,心脏正雀跃的跳动着。



评论

热度(218)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