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番外1(中)

咩咩咩咩咩咩咩:

快夸我勤快【滚


前文请走:点我


-------------------------------




番外1 · 特别之人(中)




或许是年龄渐长的关系,到国中后他们就不怎么打架了,更多的是偏向于口舌层面的胜负。佐助乐意于欣赏对方为寻回场子,而观察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并煞费苦心的模样,这会让他想到可爱的小动物——总是竖起毛发,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稍有风吹草动便一惊一乍的蹦蹦跳跳,让人忍不住就想再多欺负几下。


不过也不能逗得太过。


佐助看着为赌气而伤敌一百自损八千,日日哈欠连天满脸困顿的鸣人,在心底对自己说:算了算了,也不差这一回,就当是他惨胜。


于是他不再有意无意的刺激对方,甚至到放学时,会“配合”的早早走人,然后静静守在房间内,等待对面亮起灯火。 


这天他也一如往常,漫不经心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途径某条小巷时,里头或蹲或站的十数名不良引起了他的注意,聪明如佐助自然知道他们是在蹲人,心底更隐隐升起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


佐助不动声色地用眼尾扫了下,而后状若不经意地以不急不缓的步伐继续朝前走,临到路口时脚尖一转,藏进拐角,像个傻瓜般屏息候着,只为心中那点模糊不清的不安。


可当情况真如他所预想的发展时,很快就顾及不上那点儿自我唾弃了。佐助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干劲十足的冲出去,而是静静蛰伏着伺机而动。毕竟他们只有两人,而对方无论从人数还是体型方面来讲,都具备压倒性的优势,所以必须出其不意趁其不备,才有可能达成解围的目的。


话虽如此,不自觉握紧书包带的手,仍悄悄泄露了他内心并不如表面看上去的镇定自若。


他那时需要关注的东西实在太多,以至于根本没有心力去思考,究竟为什么,他要帮一个可以说还未建立起交情的人到这个地步。明明可以视若不见,明明可以不蹚浑水,轻而易举避过这些不必要的纷争,但还是毫不迟疑的跳了进来。


有时候身体要比心灵更坦诚。


这句话在之后的打斗中更是被发挥的淋漓尽致,纵使他们身陷重围,受伤挂彩,都比不过彼此协作共患难时心灵相通的默契。这种新鲜感对于他们来讲是双向的,鸣人会因此双眼发亮,佐助同样会为它心跳加速,而对于后者来说,更多了层难以名状的心情在——这是自相识以来,他们首次在心理层面上如此贴近。


而当佐助意识到自己竟在为这点感到高兴时,他已经自动自发挡在鸣人面前,用身体替他挡下了恼羞成怒的不良那把直刺而来的水果刀。


 


湿哒哒的液体自额头蜿蜒而下,他却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曾经美琴对他说的话:若是她愿意对自己笑一笑,那么之后的一整日都能开心到天上去。


对面金发少年正摆出副要哭不哭的脸,数落着他的种种不是,而后话锋一转,露出了柔软的笑容。


如同五岁时他们第一次见面,金发的小团子主动朝他伸出手,笑着问他的名字。现在他对自己说着原谅,说着谢谢。


黄昏最后一缕微光流转过他们的脸庞,少年弯起的眼睛在朦胧的光晕中熠熠生辉。


 


——这就是喜欢哦。


 


那天晚上,佐助又做了个梦。


梦里那个人不但会缠着他的胳膊,语调亲昵地叫他的名字,还会用那双好看的蓝眼睛专注地凝视着自己。


他笑嘻嘻地一点一点靠近,轻如羽毛的呼吸扫拂过脸颊,进而彼此交融。少年晃晃脑袋,那头金发跟着光晕流转,肉肉软软的嘴唇张张合合,无声地说着什么。气氛是将明未明的暧昧,身体也如坐云端般轻盈。


而就在佐助想要凑近去听时,窗外刺目的晨光将他从睡梦中唤醒。坐起身按住胸口,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着。


梦中的少年究竟说了什么,现已无人知晓,可佐助强烈的直觉告诉他,那一定是非常动听的言语。


 


他怀着遗憾的心情出门,却在看到小院外的某个身影时脚步一顿。对方察觉到他的目光,不再低着头踢脚边的石子,抬手挥了挥,有些别扭地说:“哟,早呀佐助。”


心跳又失序了起来。佐助插在裤兜里的手僵了僵,而后若无其事的推开院门,走到鸣人跟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对方先是注意到了他额头被纱布盖住的伤,磕磕巴巴地问怎么样。


“你昨天不是听医生说了吗,”佐助快速扫了他一眼,迳自往前走。“没事。”


鸣人快步跟上,哼哼唧唧说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才问你别的嘛。佐助正被鼓噪的心跳声吵得自顾不暇,闻言本能的接了句你当我是你,类似具有挑衅意义的话他以前常常讲,早已习惯成自然,脱口而出的行云流水毫无阻塞。可今时不同往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佐助抿紧嘴唇,面色沉郁下来。


预想中的激烈反驳并未到来,身旁传来一声不带硝烟味的轻哼。佐助忍不住朝人看去,鸣人双手枕在脑后,偏头避开他的视线,“佐助。”停了停,然后说:“我们和好吧。”


佐助收回视线,沉默良久,轻描淡写的吐出一个嗯字。


 


之后的日子就像那个梦境,有如生活在云端里。


鸣人不再提前半小时跑去学校,而是偶尔到宇智波家蹭早饭,等佐助一起上学,不过绝大多数时候还是会赖在床上,等提着早餐上门的佐助来赶他下床。对方会毫不留情的掀了他的被子,嘲笑他越睡越笨,同样也会在吐司上涂抹好他喜欢的果酱,将牛奶热到刚刚好的温度。


他们仍然斗嘴,却带着吵不断的亲密,彼此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损着走过商业街的每个角落。五花八门的衣饰店,和果子铺的大福、总是排着长队的可丽饼摊、中央公园内停着的冰淇淋车,还有最后的最后,鸣人最爱去的那家拉面店,恐怕也就只有看电影的那会儿功夫,能让两人消停点。


鸣人也依旧喜欢路见不平有架就打,佐助虽然嘴上嫌弃,身体却很诚实的站到了他旁边。时间一长,附近学校都知道国中有两个很能打的小鬼,总爱黏在一块同进同出,蹲点总能蹲一双的事迹。


 


这样的生活好吗?


佐助最初的回答是好的。


 


可人都是不容易被满足的,为欲望所驱使的怪物,得到了,就会想要更多。


随着时间的流逝,佐助逐渐开始不再满足那仅止于蜻蜓点水的触碰与关系。他想要和鸣人建立更深入、更紧密,谁都无法取代的联系。


他一面沉溺于现在固有的亲密无间里,一面又隐隐感到危机,年轻稚嫩的灵魂躁动着,想要寻找突破的途径。


究竟如何才能让他满足呢?


国中第三年,佐助从父亲的书桌前找到了答案。


 


那天他来到书房,帮哥哥鼬取一本参考资料,无意间发现了那本诗集。


佐助对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从来都兴趣缺缺,也没什么想要深入了解的念头,只是它恰巧被安放在书桌上,又堂而皇之的敞开着,等人来阅读。


他拿起鼬指名要的那本书,眼角余光随意扫过,然后于下一秒凝固。


 


and the sunlight clasps the earth,
阳光拥抱着大地,
and the moonbeams kiss the sea -
月光亲吻着海波:
what are all these kissings worth,
可这些亲吻又有什么意义,
if thou kiss not me?*


如果你不肯吻我?


 


他默默诵读着,心中有如明镜。原来如此,他的焦躁来源于此。


 


如果你不肯爱我,那这个世界就算再美丽,又有什么意义。




——tbc——




*注:节选自Shelley的《Love's Philosophy》。





评论

热度(190)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