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导演这跟说好的不一样!(1)

咩咩咩咩咩咩咩:

*这是一个两人穿越到同人世界被教做♂人的没羞没臊没节操,小白有毒很黄|暴的故事XD


*四战后,两人二十岁互相认为对方是好朋友设定,没有结婚没有BG,私设如山所以请务必当架空看_(:з)∠)_


*全文不走心走肾,无责任撒糖,一言不合就开车,一言不合就搞事,所以欧欧西预警!大家注意避让!以及不用给作者送药,她有病不治很久了……


----------------------------------


导演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Cp 佐鸣


By Jane


 


(1)


 


鸣人一觉醒来,发现情况有点不对。


他躺在自家床上是没毛病,有毛病的是手——那只几年前因为和佐助掐架而断掉的右手,此刻正完好无损的衔接在身上。


下意识握了握拳又松开,鸣人有种仿佛仍置身梦中的不真实感,他起身下床,又发现了个不对劲的地方。原本摆着第七班合影的位置旁多出了个相框,里面两个男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腻歪的鸣人直起鸡皮疙瘩。


握草那个从背后揽过来箍住他的腰用嘴唇怒甩他脸颊的是佐助吗?!绝对不是吧怎么可能呢你看他手也没断表情肉麻的都没脸看简直ooc到极点,所以这绝不是我认识的助嘚吧呦!


喷完照片里半垂眼帘目光温柔的黑发青年,鸣人又调转枪口开始喷“自己”,喂照片里的我你可有点出息吧,抬着脸给人亲是怎么回事还笑你还笑笑个毛毛啊知不知道自己很辣眼睛!


自从木叶迎来改革的春风而通了网路后,俨然化身为网瘾少年的漩涡鸣人君,终于今时今日一展长才,将浸淫多年所学得的网络词汇用在了刀刃上,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那么问题来了。


鸣人坐回床上,双手抱胸一脸深沉,这次又是哪位爱の宇智波想不开要搞事?


他首先想到了佐助,随即又摇头否决。人昨晚还偷偷回村找他去夜宵摊喝了啤酒撸了串,面色如常神情坦荡,胃口比他还好,衣服更是遮得严严实实半点春光不漏,看上去都不像心理受刺激的——哪有失足青年不愤世嫉俗不疼痛青春好好穿衣的。


而且自己跟他抱怨要回下次早点回别挑一乐都关门的时候,还会回他一个呵呵,多么的佐助,多么的正常,所以肯定是哪个想搞事的放了个恰巧心情不好,又恰巧拥有轮回眼的宇智波出来报社。诸位大佬可行行好吧,宇智波不是报社主义一块砖哪里缺人哪里搬,他们是想要拿爱去拥抱世界的孩子,放过他们吧。


越想越义愤填膺,鸣人一拳捶在床上,不行,不能再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他跟佐助是兄弟,佐助的亲人就是他的亲人,所以他要去拯救他的亲人!


想到就做,历来行动派的鸣人随手拉开衣橱,打算先随便找件衣服套上,就去外边探查情况。


 


然后他就看见了被整整齐齐摞在角落的……保险套。


 


就算他是个童贞,但好歹也做了这么久的网瘾少年好吗!认得出来那是保险套好吗!


 


“啪嗒。”


一样东西随着被拉开的橱门掉出来,摔落在地。


 


鸣人低头看了眼,嘴角微微抽搐。


 


那是一个小巧的,造型甚至还有些可爱的——扩肛器。


 


……佐助这个亲戚的口味还真别致。


 


鸣人屏息凝神,伸长的手越过那一盒盒保险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衣服胡乱套上,跟背后有鬼追似的跑出了家,房门被带动的发出一声巨响。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去找卡卡西,结果在前往火影楼的途中碰见了小樱,后者看上去心情不错,正笑盈盈地冲他挥手招呼。鸣人心中记挂着失足的亲戚,脸上还是副忧心忡忡的表情,见状神神秘秘地凑近前,挨着小樱的耳朵小心翼翼问:“那个那个小樱啊,你有没有觉得木叶有点不对劲?”


小樱露出你是不是没睡醒的表情,鸣人一看就急了,“我是说真的,你看我的胳膊!”说着抬起自己的右臂举到她面前,“它明明就在和佐助打架的时候断了的!”


小樱的表情瞬间变得更加难以言喻,她深吸口气,像是压抑忍耐着什么般开口说:“你们又在搞什么play?”


鸣人一脸懵逼:“play?”


对面的暴力女忍拉下脸呵呵了声:“想不到你们口味这么重,扮残疾人好玩吗,哥奉劝你们一句,年轻归年轻,别作死玩什么窒息play,到时就算要死不活的送过来,我也不会给你治。”


鸣人:啥???


“不、不是,小樱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为什么每个字分开来他听得懂,合并成句就完全一头雾水了?鸣人磕磕巴巴继续问:“还有你们是谁和谁啊?”


小樱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摆脱你不要明知故问好吗,我又不是佐助君,不用在我面前也这么敬业的。说起来这又是什么play,我的纯情小羔羊?邪魅暗部的拐妻攻略?你们戏路还真广。”


鸣人:“不是我说……”


“说什么说!你们这对狗男男可消停点吧,考虑过我们这些单身群众的感受吗,想过我们对狗粮其实是拒绝的吗?”小樱越说越气,大庭广众戳着人胸口就把人往墙角逼,“我说你们不腻味吗,打从十二岁你没羞没骚拉着准备离家出走的佐助君告白后,就一路换着花式玩play到现在,你们演着不累我看着还累。”


鸣人:“哈?!”


“哈什么哈,自个儿做的事都忘了?”小樱双手抱胸扬起下巴,俯视着背靠墙壁退无可退的发小,“你小子当时怎么肉麻的,佐助君说因为你是我朋友所以我要走,你小子可是二话不说追上去就往人脸上招呼,边揍还边说大笨蛋才不是这样因为我喜欢你啊所以你不能走。呵呵哒,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告诉你事实胜于雄辩,难不成你们这些年打的都是友情炮?”


鸣人:……#%E&%+#@^(*?!!!


 


鸣人正坐在电影院里思考人生。


此刻演播厅的大荧幕上,正放着一部名为《一吻定情》的电影,据说该故事是以全忍界最著名的一对基佬——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为原型改编。制作方非常负责非常用心,最大限度的还原了两人相识相知相爱历经种种风雨磨难终成眷属的,感人肺腑可歌可泣的情感历程。


片中十二岁的佐助在得知鸣人的真实心意后,浑身戾气顿时为之一敛,他从老祖宗的头上跳下来走到金毛竹马面前,脸上的表情近乎可算得上温柔:“我知道大蛇丸不是好人,也知道他别有企图,但他那有我想要的东西。你放心,我自己有分寸,等到手后,就回老家和你结婚。”


电影里的小金毛仍倔强地抓着他的手臂不说话,蓝眼睛泪汪汪的泛着水光。


黑发少年见状,神情动摇了阵,而后咬咬牙,将自己的护额递给他:“今后它就代表我陪伴在你身边,想我的时候就多看看它。”


 


……负责个屁啊!!!根本都是捏造,都是假的好吗!


鸣人气得神志不清,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吐槽什么了。话说你们才十二岁,这该算早恋吧……


 


然而电影的进度条才过去半小时,他注定还得再坐如针毡下去。


或许是蝴蝶效应的关系,后续剧情和鸣人的认知经由十二岁的这个点开始,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偏差,原本在解决掉大蛇丸后准备回村公布恋情的佐助,因为当时发生的种种事件不得不继续忍耐,装作与木叶恩断义绝的姿态在外见机行事,本该光明正大的恋情只能继续偷偷摸摸暗通款曲,直到打完BOSS才得以修成正果,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


可以说,除了大事件仍旧会顺着时势潮流发生这点,其它所有的动机与根由都变了味道,蝴蝶效应更是造成他们在一切落幕后,将多余的精力从打架转而发泄到终于得偿所愿后的情难自禁上。所以最后除了当事一方的屁股有点痛外,其他都挺好。


而这些改变,只是因为十二岁时鸣人说的那句我喜欢你。


 


最后还特么有船戏……


鸣人俯下身,抱住脑袋无声哀嚎。


原来只要说我喜欢你佐助就能老实了吗那他这些年的辛苦究竟是为毛话又说回来那个混蛋佐助居然喜欢自己啊握草握草握草!


 


咦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还没等鸣人用有限的脑细胞梳理清楚这个复杂而又崩坏的世界,电影最后对原著作者的一段采访又让他喷出了一口老血。


这部又煽情又狗血又套路还特么黄|暴的大作,竟然出自他们的老师——旗木卡卡西之手!


采访视频里被问及是什么促使他创作出这部作品时,银发男人挠挠脸颊,懒洋洋地说:“嘛,因为以前很喜欢自来也老师的亲热天堂,刚好身边又有素材,就想着要不要像老师看齐努力一下,事实证明木叶人都有做写手的天赋。”


 


……天赋个毛啊啊啊啊啊!


老师你还是我们的亲老师吗!话说你果然更偏心佐助不但教他耍帅绝技现在更让他压着我玩命干,凭什么我就是被上的那个,我!不!服!


鸣人被气得小心肝扑通扑通跳,怒而起身,将地板踩得咚咚作响。


 


然后他就看见了坐在上排的佐助。


对方的目光同样有些复杂。


 


两个大男人坐在影院看了场和自己好朋友搞gay的小电影。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对。


鸣人突然反应过来,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必须落实。


“你是昨晚和我撸串还对我呵呵的那个助吗?”


佐助:“……吊车尾你脑壳坏掉了?”


鸣人顿时长出口气:“还好还好是正常的佐助嘚吧呦。”


佐助:……


 


佐助的内心其实也全是波动。但他是一个骄傲的宇智波,所以并不会让鸣人看出来。仅管这个笨蛋此时在他心中的地位有些微妙。


佐助仔细琢磨了下,发现一旦接受鸣人喜欢他这个设定,很多事都变得能解释通,合理化起来。


要命真是越想越有道理。


 


面前站着的这个人喜欢我。两个面对面站立的人同时想到。


 


似乎非常喜欢我。两人又想到。


 


该怎么办呢?


 


鸣人想到佐助一言不合的离家出走,想到对方独自承担一切时随着紧连的心而传递过来的痛苦,他不能让人再陷入泥沼里。


既然咱们的关系那么要好……


 


佐助没想这么多,他只是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办事干脆点。


 


佐助道:“去我家。”


鸣人回:“噢。”


 


床比较大。




——tbc——


 


理讨,鸣人做网瘾少年的那些年,究竟浏览了些什么网站【深沉



评论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