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就算是魅魔也要谈恋爱!(3)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情:点我


------------------------


搞事搞事【。


(3)




漩涡鸣人作为一只有理想、有道德、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魔,自然会在报恩的道路上坚持到底。眼下,他正试图理解那些在他看来毫无用处的宪法章程。


略过一众有看没有懂的刑法条款,对着婚姻法反复来回的瞄,末了坐在课桌上感慨:“哇,你们这同性恋居然不合法。”


佐助做笔记的手停了停,复又继续。


“就算是我们魔物,也有保护每一个族群魔生权利的规矩的说。”小金毛不以为意,只管说自己的——他的契约对象向来惜字如金。讲台上,老教授正精神抖擞地指着黑板说同学们记住了,这些都是期末必考,偌大的多媒体教室内都回荡着他中气十足的声音。


见黑发青年蹙起眉毛看过来,鸣人来劲了,“就拿我们魅魔说,要是没了约束,非得有一群被吸到肾亏的妖精魔物天天找上门来,这也是为他们好。不过现在总算明白大家为什么喜欢往人界跑了,明明比起精力有限的人类,其他口粮更多更大更强的说。”


佐助:……


佐助:“你大可以去找他们。”


“不不不。”鸣人连忙摇头,扑过来扒住他的手臂,讨好笑道:“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佐助也是对那些异族的愚蠢感到无法理解,明知会被索需无度,为什么还要产生纠葛?这念头闪过的同时也让他心生警惕,视线不由落到眼前这不知不觉间,已被他养了好几天的小东西身上,眼中划过一抹深思。


小金毛仍犹不自知的解释着:“因为和我们魅魔做|爱能够得到快乐,只要注意节制,还是很舒服的。可他们总会沉迷其中。”他说到这里时露出困扰的表情:“为什么就不能学会控制自己呢。”


佐助没有接话,依旧在打量着他。


 


不用再风餐露宿忍饥挨饿,如今有吃有睡有容身之处的日子,让小魅魔的脸颊显而易见的红润起来,蔚蓝的眼睛也不像初见时那样,灰蒙蒙的没有光彩。他会成天都神气活现的围着人打转,笑嘻嘻地缠过来,拉拉衣角戳戳后背,还会飞到青年肩头坐着,边晃着两条肉呼呼的小腿边转过头问:“佐助佐助,你真的没有想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被赶下去后,细细长长的尾巴一甩,缠到他小臂上倒挂着荡秋千,“真的没有吗?真的真的没有吗?什么都可以哦!”


到得夜晚,沉沉睡去的小魅魔又会展露出他难得乖巧的一面。他缩在佐助的枕头边,密实的睫毛静静伏着,在被窝里鼓起小小的一团。仿佛白天的聒噪不存在般。


 


佐助回神,压低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安静,再吵就把你丢出去。”


鸣人缩了缩脖子,独自坐到角落,无聊地揪自己尾巴玩。


 


下课后教授叫住佐助,带他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摸出个U盘递过去:“这是往年的一些统考试题,佐助君可以参考下,距离考试的时间也不远了,好好加油吧。”


黑发青年接过U盘,点点头。


教授见状,拍了拍他,笑道:“不亏是鼬君的弟弟,很沉着啊。”


佐助垂下眼帘没有作声,在教授交代完后便告辞离去。他一言不发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期间任凭鸣人怎么闹腾,都始终沉着张脸不为所动。


 


也就是在这时,他们迎面撞见了个人。


而佐助在看到他的刹那,整个人都顿住了。对方正冲他点点头,微笑致意。“佐助,近来如何?”


 


来人是宇智波鼬。


法学院声名在外的天才,年仅二十就已完成硕士学业,同年参加号称修罗场的司法考试并顺利通过,就算放在学霸云集的法学院,都是风头无两的传奇人物。而现在,这位完美的天才已经在业内混得风生水起,站稳了脚跟。


他穿着慰贴的高定西服缓缓踱步而来,眉宇间的从容不迫再次让佐助感受到了差距。那种令他挫败的,有如鸿沟天堑的差距。


“……哥哥。”他吸了口气,平静道:“你怎么来了?”


鼬走到一米开外处停下:“听说你要参加今年的司法考试?”


佐助:“嗯。”


鼬:“你才刚升研,可以不用那么急,稳扎稳打慢慢——”


佐助打断他:“我能过。”


鼬笑了笑,伸手去摸他的脑袋:“好,不过爸妈还在家等你,毕业后就回去吧。”


佐助忽然道:“你是为了劝我才过来的吧。”


对面人没有回答,而是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他。佐助却没来由的感到烦躁,他躲掉鼬的手,道:“我的人生由我自己选择,不需要他人的怜悯,更不用谁来指手画脚。”说完迈开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直待在旁边围观了全过程的鸣人看看他,又回头瞧瞧还站在原地,正转身朝这边看过来的鼬,难得安分下来。


 


他跟着佐助回到宿舍,看他打开U盘埋首题海,只留下一个沉默的背影。小金毛忍了忍,还是没能忍住,凑近前问:“你想超越他对不对?”


佐助陡的抬头,乌黑的瞳仁阴沉沉的,折射不出半点光彩。鸣人却还在为终于猜到他的心思而高兴,如同往常般黏到佐助身上连声高呼我来帮你,开心的就像个终于找到事做的孩子。


可是这一次,后者却没有默许他的动作。


 


“帮我?”佐助哼笑了声,将他从自己胸口扒下来,“就凭你?”


话音刚落,又迅速收敛神情,淡淡道:“你又知道什么。”


屡遭质疑轻视的鸣人开始不服气:“你心底明明就有这么想,想超越他,想证明自己,我们魅魔对生物磁波的变化很敏感,不会出错的。”


他顿了顿,抱怨道:“你为什么就不肯承认呢?”


此言一出,黑发青年跟头被侵犯了领地的孤狼般,终于露出他冷酷的一面。“出去。”


 


鸣人愣住,只觉对方就像突然变了个人。


 


“听不懂吗?”


他起身推开窗户,单手提起鸣人的后衣领伸出窗外,用无情的口吻说:“不准再回来。”


 


 


——tbc——



评论

热度(261)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