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就算是魅魔也要谈恋爱!(6)上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情:点我


--------------------------------


震惊!女人听了要流泪!我院男神竟已有女朋友?!




(6)上




水月是被摇醒的。


大半夜高冷室友跟尊雕像似的面无表情杵在床前,活像闹鬼。他一个哆嗦,瞬间清醒了。“大大大哥,怎么了?”


“杯面。”


“啥?”


黑发青年平静复述:“给我一盒杯面。”


“哦。”智商暂时离家出走还没回来的水月乖乖从床底下拖出他的丰厚典藏,抬头问:“香浓叉烧麻辣牛肉香辣海鲜要哪种?”


对面立着的人闻言皱起眉,双手抱胸扬了扬下颌,“香浓叉烧。”


这边厢水月依言去拿,那边厢某只挨着他的魅魔不干了,变大后的鸣人两手撑在佐助的肩膀上,从身后伸出头来,依依不舍地盯着其他种类的杯面说:“欸——可我想吃辣哎。”虽然长了个儿,性格却没改变多少,言行举止依旧稚气未脱。


佐助冷淡拒绝:“忍着。”


“佐助助助——”大金毛双手一松,环住他的肩颈,整个人都黏糊糊地贴到佐助背上,拖长了尾音叫唤。


“笨蛋,忘记自己上次吃辣肚子痛的事情了吗?”佐助脸都黑了,碍于水月在场,不好出现过激的动作,只能小声警告。可这不痛不痒的口头训斥鸣人又哪里会听,一时间行动受限的佐助竟也拿身上这块狗皮膏药没有办法。


不再理会气势明显弱下来、正将下巴搁他肩上哼哼唧唧的鸣人,佐助拿了杯面,向水月发号施令:“你可以睡了。”


后者还以为自己又做错什么得罪了他,一脸莫名其妙加委屈的躺平蒙上被子,闭眼前还在不甘心的想果然处男心海底针,特别进入交配季的,都好任性好任性,老司机们诚不欺我。


 


另一边的佐助则终于有机会把膏药撕下来了,走进阳台拉上门,将倒了热水的杯面往鸣人身前一递,“快吃。”而后背转身,看天看地不看他。


佐助在想别的问题。根据鸣人刚刚的说法,近日来生存条件的改善让他能从食物中摄入积累能量,恢复原本形态,不过恢复这项行为本身有很消耗能量,所以才会在事后感觉到饥饿。并非只要维持成人形态,就需时时刻刻进食,虽然这样没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无法发挥出魔物的实力,但至少性命无虞。


其次是年龄,从一开始鸣人就说过他有一百多岁,只不过低魔形态是维持幼龄外表,所以看不出来。佐助有在脑内勾勒过鸣人老爷爷的模样,或者魔幻电影小说游戏里那些看上去很凶残,老当益壮的阴郁BOSS角色,然而等进一步接触后,他就否定了这些幻想。不是也有故事说,妖精魔物的年龄算法和他们人类不一样。


 


漩涡鸣人是一只麻烦的、年轻的魔物。


 


这么想着的佐助和人并排躺在床上时,再次切实感受到了这点。他沉默片刻,道:“你再进去点。”


对面人可怜巴巴地说:“我已经贴着墙了。”


佐助:……


学校宿舍,单人床,挤两个人,就算另一个是身量较小的少年体型也会显得拥挤。


“感觉好奇怪呀佐助。”正和他手贴手腿贴腿的鸣人嘟囔。


佐助:“你要不喜欢,可以去地上。”大家都轻松。


大金毛连忙摇头,毛茸茸的脑袋拱来拱去,活似在枕头上打钻。没过一会儿又停住了,抬起脑袋双眼亮晶晶地说:“我想到个好办法!只要像以前那样睡在你身上,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挤了。”言罢露出一副我好聪明好棒棒快夸我求抚摸的小表情。


佐助:“拒绝。”


鸣人:“欸——”


佐助:“笨蛋,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


大金毛的脑袋耷拉下去,气氛也随着他的低落而安静下来,然后在这份感知不到时间流逝的静谧里,被褥里传来细微的动静,紧接着,一双手臂缠了上来。


金发少年侧转身体,扣着他的后颈往里拉,“你也侧过来就好啦,快进来。”


佐助猝不及防,身体被带得不由贴上对方胸口,手更下意识地搭在了人的腰上。始作俑者却像还嫌不够,往他怀里窝了窝,脚大喇喇地架到他腿上,喜滋滋地闭上眼,和他道晚安。


肢体相缠肌肤相亲,就连鼻息都交融在一起,佐助抬了抬脑袋,有些不自然地后退些许。他并不喜欢这种紧密的身体接触,如同他时刻与人保持距离的处世之道,本质排斥一切过从甚密。


可是他手下的腰肢是如此软韧,怀抱中的人是如此温暖。倦意也在这时,如同徐徐吹过的夜风,悄然来到,沁入骨髓。


他不知不觉闭上眼,意识陷入昏沉。


 


游离在云端的朦胧间,似乎有热源接近,然后轻轻地,一触即离地碰着他的眼皮。那细微的触感逐渐将他拉回现实,佐助蹙起眉头,勉力睁开条细缝,就见少年红着脸颊,看上去毛躁又无措。


他的手仍停留在佐助的眼角,视线却开始游移不定,犹如做坏事被抓包的孩子,用一种慌张怯懦的声音说:“佐、佐助的睫毛好长。”


 


或许是被睡意侵袭,亦或许仅仅只是因为对鸣人屡屡出乎意料的行为懒再多言,佐助并没有如同往常般斥责他,而是将被少年遗忘的手从颊边摘下,攥入手心。


“快睡,不是你先嚷的晚安吗。”


他闭上眼淡淡道。


 


窗外树影婆娑,沙沙作响。


 


第二天大学公开课,一众本系外系的学生仔看到了百年难见的一幕——闻名校内外的法学院高冷男神,竟然占、座、位!


无论谁想借机近身,都会被、拒、绝!


就算他不说,但占着座还能为什么事,必然约了人呀!谁能入男神的眼,又值得他迁尊降贵约人等人帮占座?绝对是——


 


“交了女朋友吧。”


“给女朋友留的吧。”


“夭寿啦我院男神脱团啦!”


“完了完了这得疯多少小妹妹……”


“呸!究竟打哪来的小妖精!”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宁愿相信他到现在都还是处男也不愿相信他有女朋友!”


周遭吃瓜男同胞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好、好狠。


 


这阵窃窃私语直到上课都没停过,个个或低头交头接耳,或一门心思发邮件,将这则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爆炸新闻分享给赖床没来的小伙伴,享受网路对面被惊掉下巴又捶胸顿足哀叹错亿的快感。


而身处暴风中心的当事人却丝毫未受影响,高高在上如隔云端,根本没放眼里。他的全副心神都在一旁挨着他熟睡的金发少年身上。


 


教室内粉笔摩擦黑板的声音依旧刺耳,合着老教授无甚平仄起伏的音调,直催的人昏昏欲睡。从来对人类知识感到棘手又无趣的小魔物,此刻正安静乖巧地枕着他的肩头沉沉睡着。呼吸细细的,就像夏夜里总是扰人清梦的蚊虫,吵得人心烦意乱。


 


佐助忍不住瞟了眼,紧接着又扭头看向窗外。


 


……笨蛋,明明你的睫毛也很长。


 


 


——tbc——


 


 


谈谈纯纯的恋爱不好吗【正色


预告:下章将出现能看见鸣人的人,以及恋爱中的傻瓜该何去何从呢XD



评论

热度(269)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