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就算是魅魔也要谈恋爱!(6)下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情:点我


------------------------




——你喜欢他吗?


 


(6)下




油女志乃目前正处在一个较为尴尬的境地,他大概是整个教室里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起初他不敢相信,以为自己眼花或者没睡醒,忍不住揉揉眼定睛再看,隔着数排课桌外那个本该空空如也的座位上,依旧坐着个人——不,说是人似乎也不太贴切,对方蓬松柔软的金发间藏着不属于人类的尖角,透过桌椅的空隙,还能看见条细细长长的尾巴伸进旁边的椅子,卷住佐助的衣角不放。


两人腻腻歪歪地靠在一块,那个佐助竟也不拒绝。油女志乃虽然和这位传说中的学霸平日里没什么接触,却也知道这有多反常。


他坐在后排角落里,周遭的议论声纷纷传入耳中。


 


“咦?他女朋友怎么还没来?”


 


——不,已经来了。


 


“这都已经翘了半节课了吧。”


 


——等等我为什么就承认了他们的情侣关系?


 


“哇好大胆,没想到那个宇智波竟然喜欢这种类型!”


 


——就算只有背影,也完全无法说服自己那是个女生啊。


 


时间就在群众们专心吃瓜和志乃深思情侣、男女、男男、人外之间的关系公式时悄然游走,直到下课铃响起,女主仍未来到。这就让翘首以盼满怀期待的群众们非常难过了。


“可恶!居然敢放我男神的鸽子!”


“……难道还没追上?”


“什么居然是苦恋人设?!”


在旁人眼中,佐助揉着肩膀起身,皱眉瞥向身侧空位的样子是对恋情不顺的沮丧,而在志乃的眼中却是——


 


一只漂浮起来的金发“妖怪”跪坐在半空,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向黑发青年赔礼道歉。后者轻飘飘哼了声,拿起桌面上的书本顾自往外走。而原本还皱着张脸做忏悔状的大金毛立马恢复精神喜笑颜开,亲亲热热跟上前,围着人打转。


……


志乃低头默默收拾课桌。算了,他们开心就好。


 


然而世事总不会往如人所愿的方向发展。


接下来的几天,随着佐助雷打不动的占座行为,并拒绝所有或刻意或无意的试探后,关于他交女朋友的流言也是传得越来越沸沸扬扬,从宿舍夜谈话题到校园BBS灌水版,都在八那个勾走男神又屡屡放鸽子玩欲擒故纵的小妖精是谁。更有好事者发现,这位宇智波最近每到饭点,总会从餐厅购买明显不是一人份的菜品外带,然后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直到午休快结束时才回来。


这就很有问题了。


说明私底下天天见面。这么想着的八卦党们开始猜测两人的秘密基地究竟在哪里。


 


油女志乃在推开位于图书馆角落那扇储藏室的门时,绝没有想到让人寻寻觅觅的地方自己竟得来全不费工夫。尽管从事实上来讲,他对此毫无兴趣。


也许自己天生有吸引非人类生物的特质。


就在他认真思考的档口,对面那只“不明生物”说话了。


 


“你能看见我?”金发少年坐在窗台上,歪着脑袋发问。


 


“呃。”志乃一愣,回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佐助没和你一起?”话甫一出口就后悔了,说得好像自己总在暗处关注他们一样,万一人家介意隐私被窥探怎么办。


万幸对面的金发少年似乎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听到他提问,还会用不设防的亲近语气答:“他去买吃的了,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志乃摇摇头,他是误打误撞,碰巧教授让他来这找本书,遂开口解释:“我拿完东西,马上就走。”


“咦?”少年瞪了会儿眼睛,恍然。“原来你不是他朋友啊,我还以为是他告诉你这里的。”紧接着又对走到书架前开始翻找书籍的志乃道:“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看见我?不要告诉别人我的存在哦,虽然我是不太介意啦但佐助超龟毛限制这限制那,所以就拜托啦。”


志乃有些拘谨的报了名字,而后以一种较为迟疑的口吻说:“大概……从小比较招动物吧。”


他说的招动物,是真的招动物。大到动物园里的大象,小到路边的蚂蚁昆虫,总会往他身边凑,就连夏天晚上蚊子最爱的都是他。


志乃:“请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少年一听,就又笑得见牙不见眼,抱着曲起的单腿向他道谢。


 


“我叫漩涡鸣人,是一只魅魔。”他这样说道。


 


志乃的手一停:“魅魔?”


鸣人大喇喇地摆摆手:“就是魔物的一种啦,你不要怕,我们不杀人的,最多吃吃精液填饱肚子。”


…………?


就算是志乃也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了,吃吃吃精?!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脑内瞬间闪现出一幕幕可怕的画面,志乃捧着书心有余悸,果然他们是这种十八禁的关系啊……对着佐助的脸还真有点想象不能。


对面的魅魔还在那特意解释:“安心洗路,我不会吃你的啦。”


志乃:不、重点也不是这个。


“所以你喜欢他吗?”他问。


毕竟在一般人的传统观念里,这种事必然是对心仪之人做的。


 


鸣人却反而愣住了。他的脑内似是有惊雷炸响,震得耳畔嗡嗡作响,心脏不安分地跳动着,如一头初生不畏虎的小鹿。


他浑浑噩噩地看着志乃彬彬有礼的向他告辞离去,又浑浑噩噩地看着佐助推开门走进来,然后对自己说:“你脸怎么这么红?”


“欸?是是是吗?”鸣人磕磕巴巴道,目光左右游移,不敢看他。


佐助眯起眼睛:“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


少年下意识反驳:“没有啊。”


佐助道:“那心虚什么?”


 


这种事情就算你问了,我也不知道呀。鸣人垂着头,在心底小小声道。


一份便当递到他面前。


“有事就早点告诉我,你放在那里,它不会自动消失。”见人愣愣接过,佐助收回手,转身靠墙坐下了。


 


言外之意就是要帮着解决了。


鸣人忍不住偷偷去瞧他。挺直的鼻梁好看的眉眼,在落针可闻的氛围里显得格外沉静。


 


他那么好……


 


少年将滚烫的脸藏进手臂间。


 


我喜欢他吗?


 


——tbc——



评论

热度(240)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