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就算是魅魔也要谈恋爱!(7)

咩咩咩咩咩咩咩:

感觉挺抱歉的,这几天努力更新补偿大家!


前情:点我


------------------------




——擦枪走火。


 


(7)


 


司法考试的时间转眼及至,期间鼬又来找过佐助一次,约在距离学校不远处的咖啡店,一路上引来不少人的围观,就连店里的兼职生都频频侧目,躲在柜台后兴奋的交头接耳。当事人倒不怎么在意,悠哉悠哉地坐那儿开弟弟玩笑,“看到哥哥就这么不开心吗?就算是我也会感到伤心的。”


佐助毫不留情地戳穿他:“你的表情却不是这么回事。”


鼬不以为意,双腿交叠背靠沙发,十指相交搁在小腹上,一副成功人士游刃有余的坐姿。“有些事不能光看表面。”他耸耸肩膀,道:“我希望你不是在跟我赌气,所做的选择也都是发自内心。”


佐助反驳:“你多虑了。”


“是吗?”


鼬意味不明的语气再次令佐助感到不悦:“没人能让我做不想做的事。”


鼬:“胡闹和深思熟虑存在本质上的区别。”


佐助:“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鼬:“父亲对你寄予厚望。”


佐助:“是对你。”


鼬:“会对你有要求,就是抱着期望。”


佐助:“……”


鼬:“你明明想得到他的认可,也有这个能力,为何不回去证明给他们看。”见人不答话,继续谆谆善诱:“我刚才说过,很多事并不如你看到的那样。偶尔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你会有所收获的。”


一直保持沉默的黑发青年终于开口了,“我知道。”用一种缓慢且坚定的口吻说:“你们在做你们想做的事,同样的,我也有选择的自由。不要因为没有照你们安排的道路走,就怀疑我的动机,或许你们的初衷是好的,但在那之前,请先学会尊重我。”


鼬一愣,不由笑出声来。见对面人皱起眉头,道:“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和我讲这些实在难得,我们有多久没好好说过话了。”


佐助又不吭声了,看上去还有些心不在焉。


 


他的心思确实飞走了,飞到了身旁的鸣人那里。兄长的感慨同时也触动了他心底某个隐秘的位置,而在那瞬间,他想到了鸣人。想到他吵吵嚷嚷的聒噪,想到他在寂静的夜晚,捧着自己的脸颊说:在我眼里,你最好了。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对方近日来的反常。总是呆呆愣愣,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不会再笑嘻嘻地缠上来,甚至当佐助思前想后,终于决定主动迈向前时,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往后连蹦带跳倒退三步。犹如惊弓之鸟,浑身的毛发都炸开了。


他在躲自己。


意识到这点的佐助开始不悦。而当他注视着自己孤零零停在半空的手,跟空空如也的掌心时,心底不知怎的,竟生出些许失落来。


 


就在这时,餐桌对面的鼬忽然话锋一转:“听说你恋爱了?”


佐助回过神来,本能的沉下脸。


年长于他的鼬则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有空带出来见见吧。”


佐助下意识瞟了眼身侧,此刻的大金毛正单手支着脸颊,坐在沙发里侧,望着窗外出神。刚刚才松开的眉头又蹙起。


 


“她总要见家长的,而且身为兄长——”鼬笑眯眯道:“也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人,能够改变你。”


 


心脏忽然吵得不像话。佐助发现自己正被鼬的话影响着,对方话语间所透露出的某种具备预见性的信息扰乱了他的心神。


 


鼬:“不过这个可以暂时放放,后天你就要考试了吧。”他起身,在路过佐助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今天你愿意出来,我很高兴。”


佐助回头,就见鼬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抬手挥了挥夹着账单的皮质开本,道:“请你的。”


 


两天时间不长不短,不过数十小时的距离。从考场出来时,佐助轻吁口气,感到一阵放松。鸣人难得主动飞前上来,神色紧张地问怎么样。为避免影响到他,考试期间鸣人一直待在教室外头,佐助偶尔抬头,还能看见他在窗外坐立不安、来回打转的身影。


那一刻佐助的心境忽然沉淀了下来。


 


他挑挑眉毛:“你以为我是谁?”


对面的小魅魔在听到回答后,如释重负地垮下肩膀拍拍胸脯,笑道:没错没错,因为是佐助啊,我就知道没问题的。


紧接着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神开始躲闪,双手背在身后一点点往后挪。


 


又来了。


笑意凝固在眼底,佐助缓缓收起上翘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那天夜晚,他不由分说地将准备去打地铺的鸣人捞回床上,固定在自己臂弯里。后者连耳朵都红了,可劲推他。


佐助被闹得心烦,抱得更紧了。“你跑什么?”


 


肌肤相亲四肢纠缠,小魅魔磕磕巴巴,一脸羞耻:“不是,那个,我有反应了。”






——tbc——




该来的总是会来【。


鸣人为什么躲下章会说√

评论

热度(244)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