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就算是魅魔也要谈恋爱!(10)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情:点我


------------------------




(10)




呃,这个说起来就有点羞羞了。


金发少年摸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那个,爸爸,还记得我为什么离家出走吧?”


波风水门眨眨眼,成功被转移注意力,“你留的纸条上写着要去寻找真爱?”


少年点头如捣蒜:“没错爸爸,我以后不会营养不良了放心吧!”


波风水门:啥?


然后他就看见自家儿子双手抱住一旁站着默不作声的雄性人类的胳膊,往他面前一拖,笑嘻嘻道:“就是他,爸爸,我要和他结婚!”


目瞪口呆的波风水门:……


猝不及防被求婚的佐助:……


欢天喜地自认解决魔生一桩大事的鸣人:“以后有他供养我了的说~\(≧▽≦)/~”


 


不、不是,不是这么简单的问题。


波风水门机械性地转头打量了佐助一眼,又机械性地转回来,最后掏出平板十指如飞,快速拨通了旋涡玖辛奈的电话。还是视频的,带了移动WiFi。


“孩儿他妈不好了!”


视频那头的红发女人正躺在沙发上敷面膜,闻言懒洋洋道:“怎么了?”


“妈妈!”鸣人双眼一亮,挤到跟前对着平板挥手招呼,“好久不见,我好想你们呀。”


红发女人顿时垂死病中惊坐起,脸上的面膜掉了都无暇顾及,扑到近前也很激动地道:“鸣人!你小子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呃。


鸣人对着屏幕里陡然放大的脸抖了抖,紧接着又喜笑颜开:“妈妈我跟你说,我找到结婚对象了!”话落拿过波风水门手中的平板对准佐助,“你看你看,就是他!”


再次猝不及防见了家长的佐助:……


同样目瞪口呆的漩涡玖辛奈:……


企图用完成魔生一桩大事蒙混过关的鸣人:“妈妈我是不是很厉害!我跟你讲佐助很聪明人也好,当初就是他收养我的balabala……”


 


孤零零呆立一旁的波风水门:求助,几天不见儿子不但处了对象还满身男人的味道说要跟他结婚,一介老父亲该如何体面回应?


 


还是为人母的漩涡玖辛奈率先反应过来,她指挥儿子移动平板,上上下下地审视了佐助一遍,然后摸着下巴一脸严肃地问:“他一个人类能喂饱你吗?”


……


……


鸣人举手:“能!”


波风水门连忙抢过平板:“重点也不是这个啊孩儿他妈!”


佐助:“……伯父伯母好。”


 


波风水门一指佐助,向自家夫人控诉:“你看这小子从刚才开始都没表过态。”


佐助心说我也没发言的机会啊,谁能想到刚亲热完就被男朋友的父母抓包,还强行出柜呢。“我愿——”


“不行,反正这事我不同意。”金毛爸爸斩钉截铁,一锤定音。


佐助:……


 


小金毛鼓起脸颊,不高兴了:“为什么啊?”


波风水门好声好气地对玖辛奈说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后,便结束了视频通话,闻言抬手敲了他脑袋一记:“这是为你们好。”


他转头,客客气气地向黑发青年道谢,而后对鸣人说:“乖,现在跟我回去。”


“不要!”


鸣人“咻”的一声窜到佐助身后,死死黏在他背上。


波风水门缄默了下,招招手:“过来。”


鸣人:“不!”


波风水门:……


佐助陈述事实:“伯父,他不愿意。”


金毛爸爸哀怨地看了他一眼。


 


就这样,佐助领着一串尾巴回宿舍了。对现下他所经历的修罗场毫无所觉的水月正揪着重吾不放——自从后者坦荡出柜后,水月就对社会少数群体的精神生活和情感状态展现出了极大的好奇,不时用关怀的口吻尽八卦之能事。


“重吾你老实告诉我,现在有对象没?”


“……”


“你是天然弯还是被掰弯?”


“……”


“不说是不是想保护他?哎呦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心。”


“……”


“话又说回来,真没看出你是个gay。哎,快跟我讲讲,你们是不是比较喜欢肌肉男?你这样的在圈子里是不是很受欢迎?”


 


路过的佐助漫不经心地扫了正喋喋不休的水月一眼,“你对同性恋有什么意见吗?”


被吓一跳的水月:???


重吾终于说话了:“他让你不要以己度人。”


我不是我没有……嗯?等等什么意思?!水月倒抽一口凉气,他以己度了谁?大哥你自我代入什么,合着你也是个gay???


可怜的直男瞬间陷入我的室友都是gay怎么办好怕怕的深度担忧中。


这就不是佐助会关心的事了。眼下他正被低气压笼罩着,实在无暇他顾。


 


夜晚,波风水门唤醒了刚刚睡下的佐助。后者小心翼翼地挪开鸣人紧紧抱着他的手,跟着岳父来到阳台。


“您找我有什么事?”他问的彬彬有礼,态度挑不出任何毛病。


波风水门叹口气:“不是我不近人情,非要拆散你们,鸣人还小,更多时候都在由着性子来,不会去考虑现实问题,但你不同,我看得出来,所以说给你听。”


他顿了顿,继道:“你也知道他的身份,相较于起人类来,我们魔物的寿命会显得格外漫长,区区百年不过眨眼间的事,而这却是你们的一生。”


佐助怔住。


“恕我直言,宇智波先生,你是否有考虑过当你百年后,身为伴侣的鸣人该何去何从?往后的漫长岁月,他只能守着回忆独自排遣,我们为人父母的,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


“所以,这不是你优不优秀的问题,是时间。”


年轻的父亲语调温和,眼神悲悯。


佐助一时竟无言以对。


 


“我说的话,请你好好考虑下吧,就当做是一位父亲的请求。”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翌日早晨,佐助接到了来自老家的电话。


他的父亲要求他在这周的连休日时,回老宅一趟。


 




——tbc——



评论

热度(205)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