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调香师【上】

ice cream:





*关键字:ABO,香水,信息素


*HE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漩涡鸣人是因为「岛」系列Beta香水,而在香水界展露头角的。这款香水是他的大学毕业作品,灵感来源于幼时在濑户内海一座无名岛生活的经历。


这个系列主打Beta香水经久不衰的木质调和水生调,气味饱含温带植物的芬芳,简约不简单,有一种晨曦徘徊于雨后森林的惬意感。


其中最受欢迎的一支叫「小尾巴」,前调略冲,柑橘的气味很重。中调漾着水汽,向日葵和青草的气息载沉载浮。到了尾调就渐渐过渡到了微甜的木质调,橡苔和雪松的湿润感把花香覆盖,营造出了温暖感。宛若一只冬季煨在主人怀抱里的软萌小猫,小尾巴慵懒地摇来晃去。




然而真正让他站稳脚跟的是他三年后调配的「丘比特」Omega香水,后来被业界誉为三大Omega经典香中最负盛名的一支。


「丘比特」真正把玫瑰花发扬到极致,从前调到尾调都弥漫着一股深沉浓郁的花香,持久且穿透力强,第一次见面就能像丘比特之箭直达你的心脏。




众所周知,不同于Beta香水使用的广泛性,Omega香水的人群有且仅限于Omega。


这类香水的作用可替代抑制剂,但副作用却比抑制剂轻的多,甚至几乎没有。碍于Omega独特的生理性,这类香水一般是高级定制。


因为不同的Omega散发不同的信息素,香水必须与信息素配对。而能在市面上风靡的畅销Omega香水,即使主味看似很单一,实际上内含乾坤。


就拿「丘比特」来说,玫瑰的比例最高,却不仅仅只有玫瑰。虽然香水配方是商业机密,但漩涡鸣人曾在访谈里提到这款香水里面的气味高达370多种。


得益于信息素的森罗万象,不同的Omega喷撒上这款香水的效果也是各不相同。




真正的调香师不会只局限于一类香水。已经成功研制出B、O香水的漩涡鸣人接下来的目标自然是Alpha香水。


但是这对于他来说,有点难。


漩涡鸣人,25岁,钱途似锦的大好青年,走在时尚前沿的调香师,今天仍旧是一个没有被标记的Omega。




香水界有个心照不宣的传统,Omega的调香师在初次调配Alpha香水时,都会不约而同地选择用自家Alpha的名字作为香水的名字,以及以自家Alpha信息素的味道作为香水主调。


而那些还没有被标记的Omega调香师会借这个机会调制出一款爱心香水,香水名字和味道自然来源于心仪的Alpha,表白意思不言而喻。


那些没有被标记也没有钟情对象的Omega,既然没有宣誓主权的对象和秀恩爱的资本,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专研BO香水吧。


鸣人君,就属于这一类Omega。




原本漩涡鸣人对于Alpha香水是没有多大兴趣的,这并不是说他性冷淡,对于Alpha和Alpha信息素有抗拒。


作为一名职业且有天分的调香师,他有异乎寻常的敏锐嗅觉。为了获得灵感,他闻过成千上万种信息素的味道,有Omega,自然也有Alpha的。




曾经某位前辈为了测试他更倾向于哪一类的Alpha,给他带来了十款有名的Alpha香水,与之对应的,自然是十类广受Omega喜爱的Alpha类型。


他每闻过一瓶,脑海里不自觉地就能勾勒出这类Alpha的体貌特征和性格兴趣。


站在鉴香的角度,这十款中,他有欣赏和喜欢的味道。比如植物、水果、泥土、海风等自然气息。这也是他在香水中偏爱添加的元素。


但如果是择偶的角度,这十款中,没有让他心神摇曳的。




不仅仅只是这些,他遇到过的任何一个Alpha,无一例外,都没有让他心跳加速的。




前辈困惑不已:“难道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喜欢过谁吗?”


这个问题就好比老人的长胡子,以往睡觉的时候从未纠结过是放在被子里面还是被子外面。但有人猝不及防地提了出来,就着实让鸣人止不住辗转反侧、扪心自问了。




这么多年,难道我就真的没有喜欢过谁吗?


亦或者,难道我就真的没有对某个Alpha的信息素心动过?




不。


他心底深处的某个声音破土而出,坚定地否决了。


也许是有的啊。




那是他性别分化后闻到的第一个Alpha的味道。


连带着他精致沉静的眉骨,暗黑深邃的眼眸,看书时下颌微低的流畅线条,坐在他对面后无意中抬头,浮光绿影般的浅淡笑容也记忆犹新,恍如昨日。




是高二无比平凡的一天,却也是人生中毫不平凡的一天。




因为只是临时起意来图书馆,所以漩涡鸣人坐下来之后桌子前空空如也。他偷瞥了眼穿着黑色高领毛衣认真看书的男生,突然有点羞耻把裤兜里的手机拿出来玩。


落针可闻的氛围里,只有对方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想走,却有不想走。


天人交战,坐立不安的鸣人君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去找本书来打发时间。


也是快期末了嘛,是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嘚吧喲。找到借口的鸣人君心安理得地朝书架走去。




他去的是F区,没人,只有两盆相濡以沫的红三叶。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随意抽出一本厚砖头书,手指翻飞,一目十行。书页哗哗作响的声音,借以掩盖住紊乱无章的心跳。


不知翻了多久,反正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他上半身捧着书,下半身却控制不住地平行移动,悄咪咪地探出黄毛脑袋,书桌的情况一览无遗。


没人了!


这么快就走了?


我特么还不造你的名字呢嘚吧喲嘚吧喲!


鸣人抱着书站在过道,傻不拉几地呆了会儿,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这样一来他也没心情看书了,折返回去,把书放好。


走了几步,停下来。


他想找的人,就站在他刚刚看书的地方。




“还要看吗?”黑发的男生闲适地侧倚在书架上,指指鸣人手里的书。


“啊?”


反应过来的鸣人摇着头,连忙把书递过去,“啊啊啊,不看了不看了,你看吧你看吧。”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话说的结结巴巴,而且还没挨到别人的手,书就掉了。


啊啊啊,好逊嘚吧喲。大家都是Alpha,害羞个毛线球。


鸣人暗暗咒骂自己的手,一边蹲下身捡书。巧的是。男生也在同一时刻蹲下来。


两人的手心有灵犀地抓向了书的同一角。不过有人明显快了一秒,鸣人的手伸过去,正好碰到这人的手指。




凉。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


也是热。不然为什么他像被火灼烧了一样迅速抽回手。




四目相对,咫尺之距,时间放佛被定格般停滞不前。


他闻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味道,他无法用贫乏的语言去形容的一种气息。即使很多年之后,也萦绕不绝,挥之不去。




如果可以,他想……




胸口中心仿佛被精准地射了一箭,带着无以名状的茫然无措,他还是落荒而逃了。


自然是,错过了背后那道追随他到门口的目光,和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




回到家,他拿到了性别分化的最终结果。


不是高一开学时初次体检得出的Alpha,更不是Beta,而是板上钉钉的Omega。


父母已经给他安排好了转学手续,下周一就可以去新的学校报道了。是国外一所Omega的贵族学校。意味着那里除了Omega,只有少部分的Beta。


就像他现在读的这所Alpha中学一样,除了Alpha,只有少部分的Beta。




其实不管是成为A,还是B,甚至是O。对于鸣人来说,都无足轻重的。


唯一遗憾和难过的是,在还不知道那个男生的名字之前,他就要对他说再见了。




如果是朋友或者同学,还能有一场正式的告别。


可是对于一个一面之缘的男生,大概,他们不会再见了吧。






Tbc.


一直都觉得香水和ABO里的信息素有共通之处,虽然写的不好,不过总算是把脑洞用文字表述出来了23333


港真,人的嗅觉虽然非常抽象又不好把握,但对事物的记忆远远超过视觉触觉听觉,绝壁是人们记忆中最长久的。即使很多年过后,再闻到同一种味道,过去藏匿于脑海里的静态都会倏然鲜活地跳动起来。


更何况是印象乳齿深刻的人和味呢?肯定会念念不忘


大概就是想写这样一个故事XD

评论

热度(85)

  1. DERL-轻松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