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调香师【下·1】

ice cream:



*关键字:ABO,香水,信息素


*HE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前章  【上】 【中】






实验室和宇智波集团的香水合作案早在一周前鹿丸就把相关细责整理好放在鸣人办公桌上了。不过时间不赶巧,那时候鸣人君正在家里欢渡他的发情期,和自藯香水不可描述,相濡以沫。


话说鸣人从来不会因为发情期而请假,尽管Omega人权保护法有诸如此类的条例。


但这次他之所以整整消失了七天,归根结底,还是那款香水太骚了??!!!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鹿丸看到的鸣人就是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模样,他有强烈的动机怀疑他这几天是不是和某位神秘Alpha共赴巫山翻云覆雨大战三百七十多个会合了。


不过鹿丸毕竟是鹿丸,即使脑洞开出了银河系,面色依旧波澜不惊。


这时候有来电提醒,鹿丸看了看按下接听键,一边用文件敲敲鸣人昏昏欲睡的脑袋,示意他赶紧看完。鸣人有点烦躁地抓过文件,粗略地浏览了一遍,什么都没记住。


他伸伸懒腰,站起来阖上合同,首页宇智波几个粗黑体字赫然醒目。




饶是鸣人这种对财经or八卦毫不关注的家伙,也知道宇智波这个姓氏意味着什么。他只是没想通,为什么宇智波那么大的公司会选择和他的实验室合作?


虽然他已经在香水界拥有了自己的品牌和追捧者,但他实验室推出的香水从来都是定位在中高档。而宇智波集团旗下控股的奢侈品公司,不管是服装包包还是化妆品,无一例外都是顶尖大牌。


他好像没听说宇智波以前和哪个调香师有合作,就算有,也不应该是他这种资历还尚浅的家伙吧。




“也许他们家才回来的那个小儿子喜欢你。”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楠木桌面,鹿丸如是说。


鸣人被咖啡呛到了,他拍着胸口惊魂未定,“毛的喜欢哦,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今天晚上你就知道他是谁了。”鹿丸扬扬手机,“刚才他的助理打电话来,约在他们家的地下酒庄。”


“这种事,你去就可以了嘛。”鸣人撇了撇嘴。


鹿丸的白眼明显上翻了几度:“……”


僵持了几秒,鸣人扛不住了,他泄气地双手举起:“好啦好啦,去就去吧。”


“不过我就负责最后签个字就好咯哦。”他狡黠地笑起来。




“说起来,你们曾经还是校友。”鹿丸临走前突然冷不丁冒出一句,鸣人抬头,蓝色的圆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不解。


“Omega?”不会吧,宇智波家不是产A大户吗。


“你高一读的那个学校。”




这样啊。


如果是那个Alpha中学的话,确实也算是校友呢。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和另一个校友一起坐下来,吃吃饭聊聊天呢。




他们的车沿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从窗外望出去,火烧云正撕裂蔚蓝色的天幕,鸣人听着车载广播里巴赫名曲G弦上的咏叹调,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那天从图书馆跑出来后,仰望天空,那时的云也是如此磅礴壮阔。




如果能重来的话,我一定不会做一个胆小鬼。


我会勇敢地走向你,问你叫什么名字。


然后从这个名字开始,开始我们的一切。


如果。




昏暗的木质楼梯而下,是一座装潢奢侈的地下酒庄。酒庄的温度常年维持在15摄氏度,年份颇久的橡木桶整齐排布着,在暖黄柔软的灯光下,静静散发出持久沉醉的香气。


和鹿丸并肩同行的鸣人忽然不走了,僵硬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像置身于皑皑白雪间,一种慑人的强大力量正朝他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鹿丸带着疑问看向他。


“你闻到了吗。”


高智商的Beta回答他:“如果你说是酒的话,Of course,我闻到了。”


“信息素。”光投射在他脸上晦暗不清,只有淡金色的睫毛在飞速眨动。鹿丸敏锐地感到鸣人的身体竟然有些微微地颤抖。


“你知道我闻不到。”鹿丸无奈地笑笑,轻轻推鸣人,“快走吧,他们……鸣人?你怎么呢。”




有时候,你的潜意识极力地想达成一种夙愿。这种求而无果的夙愿在天长日久下变成根植于心的隐秘执念。到了后面,这种根植于心的执念就成了一场润物细无声的病。


可是现在,能治好你病的药就在眼前,你却迟迟不敢迈步了。


也许,爱就是某种程度上的近乡情怯,越是靠近,越是手足无措。




一直不说话的鸣人突然开口:“鹿丸,你说我们要见的人叫什么名字?”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


佐助啊。


他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像是幼时捕捉蝴蝶时的小心翼翼。他害怕他稍微呼出一口大气,这只总在他梦里翩翩起舞的蝴蝶就会飞走了。


原来校友就是你啊。他无声地笑了出来。




旁边的鹿丸看他又是哭又是笑的傻样,直觉他四不四发情期烧糊涂了?!而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纯粹是以前看过某本叫《ABO生理大全》的书,说Omega在发情期都会发烧,只有Alpha给他们打针?才会好。


他记得作者好像叫蛤蟆仙人,鹿丸觉得他可能看了本假书。




就是这种味道!就是这种味道!就是这种味道!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鸣人还是一闻便知。


这种认识突然让他想跪下唱《征服》???


天啦噜!有真人的话,我还要兜里这香水何用???




鹿丸从来没在鸣人脸上看过这么精彩纷呈的表情,就像走马灯一样,一秒换一种。虽然平时他的肢体和面部语言也是相当丰富,但远远未达到今天这种超常水准。


短短50米的距离。


时而癫狂如兔,时而羞涩如鹿,时而活泼如狗,时而安静如喵。


总之,就是不像人。




鹿丸正打算开门的时候,鸣人扯住了他的衣袖。


讲真,鸣人今天真的很奇怪?但是耽误了合作的话,鹿丸也是会打人的噢。


鸣人缩了缩脑袋,用气音神神秘秘地说:“鹿丸,我的发情期好像又来了耶……”


“??Exo me??”




为毛他会有个Omega的Boss,这并不是性别歧视,而是——


大哥,你最近发情期未免太频繁了吧。您这有点违背Omega发情基本法啊。




“我看你只是欠揍。快点进去,早点签完合同。你怎样发情我都不会管。”


“不,宝宝真的发情了,宝宝现在就要回家嘚吧喲!”


说是要回家,只是站在门口耍宝卖萌。然而鹿丸想去推门的时候,鸣人就把他挡回去。


“鸣人,你有什么话直说好吗?”


鸣人扭捏了会,终于壮士扼腕地道,“让我去一下洗手间。就,就十分钟!”




鸣人推门而进的时候,鹿丸看了眼腕表,很准时,十分钟,不多不少。


可是鸣人一来,他就发现周围的气氛不对了。


他瞟了眼坐在长桌主位的宇智波佐助,又瞟了眼坐他对面的漩涡鸣人,突然有种吃赤丸狗粮的feel。


喂,就算你们一个是A,一个O,也不能欺负我一个单身B啊。




佐助暗沉深邃的眼睛,宛若常年不化的冰层下,极寒的深海。又像是无垠的宇宙里,吸引人不断坠入的漩涡。


从鸣人一出现,他漆黑的眼底倏然浮现出灼灼的光。勾起菲薄优美的唇,他叫他的名字。


Uzumaki Naruto


低沉磁性,咬字清晰,放佛玉石之声。


鸣人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名字被他叫出来,这么悦耳动听。




“嗯。”


他轻声地应了,露出久病初愈的笑容。




鸣人君刚刚去洗手间用那瓶佐助味道的香水解决了点生理问题,做了大量的心理建树。可是现在和真人面对面时,所有的稳固防线悉数溃不成军。


而且这么近的距离,这个Alpha还不知所谓、跟不要钱地一样,勃发出那么多信息素的味道,全都正确无误地砸向他。




鸣人君还没喝酒,就已经有点头晕目眩,神魂颠倒了。


我好像,真的又发情了,嘚吧喲。






Tbc、


终于见面了_(:зゝ∠)_


离开车也不远了把_(:зゝ∠)_

评论

热度(77)

  1. DERL-轻松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