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调香师【下·2】

ice cream:





*关键字:ABO,香水,信息素


*HE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前章 【上】 【中】 【下·1】






鹿丸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谢能接到相亲对象手鞠的电话,尽管她打来的目的纯粹是骂他的,不过鹿丸演技一秒上线,面不改色地和手鞠进行着八竿子打不着的对话。


“像你这种没责任心的Beta,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这里信号不太好,我出来和你说。”


“奈良鹿丸,你有病吧。”


“好的,一会儿我们约个地方见面。”


“……”


“我马上就出来,你不要急。”




鹿丸放下手机,目光在佐鸣二人间逡巡,用一种非常歉意地语气道,“客户遇到麻烦了,我得先去解决。鸣人。”他喊着,被叫到名字的笨蛋前一秒啜着杯口,抬头看他时半张着嘴,“啊?”脸红红的,明显神游太虚,心不在焉。


鹿丸叹了口气,站起身,“这里就交给你了。”


鸣人蠢兮兮地点点头,等鹿丸走到门口才反应过来,画蛇添足地来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嘚吧喲!”


鹿丸的脚猝不及防地崴了一下。


该注意安全的是你吧。


他可没错过宇智波看鸣人的眼神,就像一只急不可耐地要把小白兔拆吃入腹的饿狼的眼神。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


鸣人都觉得一直傻笑的自己像个智障。玛德,脸都笑僵了,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讲真,不能怪他。毕竟他反射弧有点长,而且刚刚还分心了。鹿丸一走,他才感觉危机四伏。


这个偌大的酒库只有他和佐助两个人,在落针可闻密不透风的封闭空间里,看不见摸不着的信息素仿佛被质化,像长了翅膀的蝴蝶,又像聒噪吵闹的蜜蜂,带着速度,带着声音,在空气里暧昧地交融碰撞。


这些气息无孔不入铺天盖地地涌入鸣人的四肢百骸,让他莫名地觉得亢奋,却又情不自禁地懊恼。


佐助作为Alpha,在这种场合不释放一些安抚性的信息素就算了,竟然还是这么色气满满的?!


他公然对一个未标记的脆弱Omaga做这样的事儿,简直称得性骚扰了




鸣人在惊慌中喜闻乐见地碰到了一只酒杯,残留的酒液弄湿了他的衣摆。他气呼呼地瞪了一眼施以援手的佐助,还是收下了他的手帕,低头擦拭酒渍。


他佯装镇定自若地商量,“我觉得今天大家可能都不太方便,不如改天再约个时间签吧。”


佐助的嘴角噙着笑,深凉的瞳孔里摇曳着微光,眼神捉摸不透。


“漩涡鸣人。”


这是这天晚上他二次正式叫他的名字,第一次的时候让他心如擂鼓,第二次叫的时候却让他如芒在背。


“你还要逃吗?”




短暂的沉默后,鸣人君以呵呵笑打破了僵持。


“我没有要逃啊,是真的不方便。”快让我回家吧,我快忍不住了。


“和我在一起,很不舒服吗?”


鸣人低头揉弄衣角,噢,也许、可能、大概是太舒服???


“看着我。”


鸣人抬起脑袋,小圆脸上的胡须一边高一边低,眼睛左右乱瞟。


佐助嘴角微勾,给了评价:“好蠢。”




鸣人君已经不想再维持一个O绅士的风度。毕竟都到了这♂种时候,他就该做一个疾风一样的男孩子,挥挥衣袖,只留下一点信息素。


“咦?我想起来我家里的衣服还没收,天气预报说今晚好像要下雨哎。”


鸣人找了拙劣得不能再拙劣的借口,也不管佐助信不信了,先跑路再说。




“白痴,我闻到了。”


“啊?”


“你身上有我信息素的味道。”


鸣人着急辩解,口不择言:“不是信息素,那只是我调的香水……水。”


佐助姿态优雅,一步一步朝鸣人走了过来。


“原来,你也一直记得。”


单臂把他锁在墙角,像桎梏一只猎物,困住他,让他无处可逃。


鸣人偏过头,眼睫低垂,耳根全红透了,“只是……作为一个调香师应该具备的职业水准罢了。”


佐助用另一只手掰正他的小方下巴,直到他蓝色的眼睛里全是他,他才靠近他,缓慢地开口,“但你那时候还不是个调香师。”


“只要我闻过的味道,就算只有一秒,我都能记住。”耳朵好痒好烫,鸣人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


他下意识地捂住脖颈处的腺体,瓮声瓮气地说道,“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佐助放开了鸣人,饶有兴味地打量他,后者毫不示弱地也看着他,只不过眼神十足软绵绵。佐助在对视中笑出了声,鸣人紧绷的背脊还是没有放松,他有些恼,“你笑什么?”


“你。”


“为什么?”


“对,调香师也许对每个人的信息素味道过鼻不忘。但绝对不会随便把一个人的信息素味道制成香水带在身上吧?”


“鸣、人、君。”他刻意一字一句,咬重了音节。


鸣人哥俩好地拍拍他的肩,“别介意嘛,只是觉得你的信息素味道挺好闻而已。”


“哦,承认好闻了?”原本的一步之遥又紧缩到一拳相隔。


鸣人君灵光一闪:“哦哦哦,因为你的信息素味道能辟邪,而且还能驱蚊,做成香水的效果非常棒!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呀!”


“……”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


“呵呵。”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嘚吧喲。




等等,他刚才说的是“原来,你也一直记得”。


这样子的话,是不是说明佐助其实也一直没有忘记他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就带来海潮般的巨大冲击力。


他有些懵地眨眨眼睛,恍惚间,不期然撞上一片子夜般的漆黑眸光。




“你……”


“我……”


同时默契地开口,又心照不宣地闭口不言。


暗潮涌动间,只有彼此信息素的气息在若有若无地交织。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鸣人的内心活动,Alpha此时此刻释放的信息素很温柔,很温柔。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带着茹毛饮血的侵略性。




只不过。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鸣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让他一下子把心里话全兜了出来。


“其实不只是这款香水哦,小尾巴还有丘比特,也是因为你而得来的灵感哦。”


说完他就后悔了。


???


不是应该霸气十足地来一句“标记我”更应景吗。


没办法,新手快上路,总归有点小紧张。




“我知道。”佐助伸手在他光洁饱满的额头弹了一下,鸣人像只炸毛的小猫哇哇乱叫,他捂住额头,故意唱起反调,“别开玩笑了,我才不信呢嘚吧喲。”


“你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


“是吗?那很抱歉,我对你的事儿可没性趣。”鸣人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小谎。


“你不用全部知道,你只用知道我想给你感受到的。比如,这个……”


佐助握住鸣人的手,从善如流地牵引着他来到自己的小腹以下。




好……好……好……好大。






Tbc、


鸣宝宝:遇到流氓要非礼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

热度(75)

  1. DERL-轻松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木页轻松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