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歆羡(6)

自然河流:

6、


佐助以全学区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T大的政治学院,放榜之时,佐助正在鸣人打工的花店里面帮忙。手机被放在店后办公区的铁皮柜里,各种祝贺短信、电话蜂拥而至,佐助却一概不知情。他专心地帮客户搭配花材,又把那些植株细细包上。不过,即使他现在站在榜前他大概也没什么感觉,近来他对“考试成绩”这个事物越发冷漠傲慢了。


先知道佐助考了第一这件事的还是鸣人,他出去送货回来,路过佐助的学校,远远就看见学校大门旁边的LED屏幕上大字滚动播放这条消息。


佐助听见响动,一抬头就看见鸣人冲自己扑过来。鸣人日渐结实的胸膛撞在佐助的胸口上,鸣人的脸埋在佐助的脖间,佐助可以感到鸣人头发上还带着汗。


这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鸣人比佐助还要激动,他紧紧地抱住佐助的身子,佐助觉得都要喘不上气来。


“你是第一名!!”鸣人说话的时候甚至都破音了。


“什么。”


“考试第一名,学区第一,我们学区第一啊!”


佐助沉默了下。他考完试之后,也并不是没有预想到自己可能拿第一名这件事,这毕竟是他曾经的目标,他为之努力了这么多年。然而当这个目标真的实现的时候,或者是,当他看到鸣人这么激动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他似乎“病”了。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他的心,在得知这件事的那一瞬间,竟然如此冷漠。


他回抱住鸣人的身体,鸣人近期经常送货,又喜欢运动,肌肉渐渐变得厚实、坚硬,连体温似乎都变得火热。周围的店员,甚至是客户听到鸣人欣喜的喊叫声都围了过来。被纷纷祝贺的佐助,站在人群中间,他抱着鸣人并没有松手,微笑着接受了大家的祝福。他一个一个感谢了所有祝福他的人,他表现的极为得体,彬彬有礼——要不是和鸣人拥抱着,他觉得自己大概会分别和这些人握手吧。


佐助去后区休息时打开手机,看到主屏密密麻麻都是通知,未接电话、短信、Line留言无数。父母和兄长也似乎都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发来了祝贺信息。佐助没有犹豫直接清空了这些信息通知,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到底大家都祝福了些什么。


反正最想要的祝福他已经得到了。


等待鸣人下班的时间不会显得漫长,佐助明白等待的真正价值在于忍耐会让结果变得更加甜美。他在后区等待鸣人的这段时间里,各种祝福信息还是不断地向他涌来,他第一次惊讶于自己居然认识这么多的人。信息发送者里还有很多是分家的亲戚,他看着屏幕上的各种冠着“宇智波”姓氏的名字思索了半天,依然根本想不起对方的脸。


 


当天晚上佐助和鸣人一块吃饭,鸣人说要帮佐助庆祝一下,被佐助相当坚决地拒绝了,最后选了离学校旁边不远的拉面店,店面很小,连坐着的地方都没有。他和鸣人挨得很近,站在靠墙的角落。汤头咸鲜,很热,佐助吃得满身是汗。现在佐助对学校附近的小店熟悉的很,他总是等着和鸣人一起吃晚饭,钱包里也总备一些碎钱。鸣人在他的监督下吃饭规律不少,身上也长了肉。他们之间没交谈什么,倒是都不约而同地听着周围的食客聊天。


食客议论的话题算是最近最热的话题,离鸣人打工花店不远连片的居民楼十分老旧,前些日子政府和居民协商拆迁改建。但凡拆迁,总是众口难调,几个业主硬是不肯搬走,又是聚众静坐,又是叫了一帮媒体记者,把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拆迁之事登上地方媒体头条没几天,那一带的房子就在一个晚上着了大火。房屋基本少了个精光,整条街已经被层层封锁。


佐助端起碗喝了一口汤,他听着人们的议论在心里暗暗发笑。


佐助每晚跟随父亲的秘书学习,已有很长一段时间,近些日子有些事情秘书便让佐助一同参与。此次拆迁之事,佐助也算是了解内幕的人之一。说是内幕,事情永远都是简单的,无非是利益纷争,要搬出去的居民不满意协商的价格。其中一人,性格激烈,算是半个媒体人,有那么一小点的话语权,便叫了一般不入流的本地媒体,前来采访。毫无疑问,那些人的房子便被一把火烧了。这事干得干净利落。烧得毫不犹豫。火烧那天晚上,佐助即便在外面吃饭喝茶也能远远瞧见冲天火光,半面夜色都被染红。不远处秘书和办事那些人谈笑风声。佐助便不声不响坐一个角落,低头喝茶吃团子。很快就能隐约听见消防车的鸣响,火却依然烧了一整夜。


那场火中还烧死个人,便是那名叫媒体的带头人,因为大火是深夜着的,烈焰直接席卷了他的全身,据说他就在烈焰中挣扎了一会,便被活活烧死了。


当然不会有其他什么“人”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的,包括那个被烧死家伙的孩子。他们只会知道自己的父亲在一起因煤气管道老化而导致的火灾之中丧身。然后他们悲痛欲绝、痛哭流涕,很快就会领到相关部门的慰藉紧贴,说不定还会得到秘书的接见和安抚。


不知为何佐助又突然想起前几日他和父亲对谈。似乎从上次表明自己要从政开始,父亲便对他涨了点兴趣。偶尔有空便与佐助聊聊天。前几日父亲问佐助最近的饮食,那一瞬间,佐助竟然有种直觉,他要把那些不入流的小馆子说出来。他天天陪鸣人吃饭,他们总选些性价比高,又好吃地道的店铺,对学校周边的小店信手捏来,侃侃而谈。他毫不意外看到父亲的眼眸深处流出些感情,这些感情非常收敛,又很冰冷,他甚至都有点感觉不到那些温度。父亲问他何必去那些小地方吃饭,掉了宇智波家的身份。佐助也不反驳,只是静静说一句:“总要知道选你的人要想什么。”父亲表面对这个观点嗤之以鼻,眼睛深处却有些赞许。


 


“佐助,这顿饭我请客哦。”饭快到吃完的时候,鸣人望着佐助来了一句。不等佐助问为什么,鸣人便接着说:“因为老板给我涨工资了!”鸣人开心地很眼里都带笑。大概是因为这样,佐助也忍不住轻轻笑了一下。“老板最近接了个教育厅的单子,教育厅每天都要我们送很多花,老板说如果按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很快就能开分店了!”


“所以老板给你加了工资?”


“是啊!”


佐助没接话,鸣人开心,他便也就开心了。


鸣人当然不知道店长来找佐助要过资源。佐助便帮店长引荐了教育厅的负责人。佐助并不觉得店长做错了什么,相反,他十分欣赏,会开拓的店长才能喂饱自己的店员。鸣人即使活在贫民窟,看了那么多冷暖,却有时依然看不清其中的利益联系。佐助对鸣人在这件事上的天真也十分喜欢,或者说,大概是喜欢过头了。他面色平静,自己却清楚,自己的内心因为鸣人的这种天然而战栗。这种战栗难以言喻,像是有小小电流流窜过心底,有点麻似乎还有点痒,他甚至都想把手伸进自己的胸腔里抓。


佐助喜欢这种蒙蔽,他最好鸣人什么也不知道。他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电影里面有那么多人喜欢当这个“幕后黑手”。“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一个很好地形容,佐助认为这句话是褒义的,那种隐蔽、秘而不宣的甜蜜感,让此时还很年轻的佐助目眩神迷。


他同时也切切实实的体验到了,权力那甜蜜的毒性。他再也不认为自己是个清心寡欲的人,他感到自己是如此贪婪,他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奢求更多。


 


“因为它总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不是具象的、物质的那种东西,而是更抽象的、更难以言喻的、更无法形容的、你毕生追求的事物。”


 


当天晚上佐助的父母以及兄长都回家了,他们筹备着第二天要在家里开一个小型的家族派对,邀请主家和分家的人。然后,佐助都可以料想到自己要以什么样的姿态被大家恭维。佐助想,或许是因为自己内心存在着十分黑暗的那一面吧,他不认为有人的恭维是发自内心的。


他考取的是T大的政治学院,这对宇智波家族来说,应该是自己的孩子在国内所能达到的最高学习目标了吧。又或许,他在某些人眼里已经超越了哥哥——一个政治世家的主家的长子却最后学了医。即使这样,父亲、母亲却几乎没有埋怨过兄长什么,他们对兄长的喜爱可见一斑……人都喜欢漂亮的、聪明的事物。


佐助因为家族聚会的事情拒绝了鸣人第二天出去玩的邀约,他清楚自己现在在什么位置,到底该干什么。然而内心深处还是有着小小的不甘心,对家族聚会的厌恶程度越发增加。他甚至忍不住幻想,如果自己做了家主,一定要把这个无聊的聚会好好整改一下。他想了各种实施的细则,而后突然想到,家主这个位置按家族礼来说,似乎轮不到自己。然而他又突然想到,兄长最后学了医学。宇智波家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学医的家伙当家主的道理。


佐助本身就是较难以入眠的性格,晚上躺在床上,脑子各种念头流窜,根本睡不着。躺着听心脏在胸腔里平稳律动的声音,又从床头柜上翻出手机,给鸣人发了一条信息。佐助并没有期待鸣人会回信息。


就像他也不期待鸣人真正理解自己的感情一样。



评论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