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亮统]恋爱循环(下)

折戟沉鲨: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好像风格和上篇不太一样
貌似突然正经了起来(抱头逃窜)
逻辑不属于我
充满了ooc和身高梗x


-


Day3


  三周目,庞统决定换一种方式。
  如果通关游戏就能够告别这一天的循环,那么牺牲一些东西也是有必要的。


  午餐时间,诸葛亮和庞统各自端着托盘,照例相对而坐。
  庞统单手托腮,晃着筷子,看诸葛亮吃饭。
  在如此直白的注视下,诸葛亮抬起头,向他投以疑惑的目光:“你怎么不吃?”
  庞统不作回答,只是面带微笑地眨了眨眼睛,向诸葛亮送出几道电波。


  诸葛亮看了看自己的餐盘,又看了看庞统的。
  然后他把盘子里的肉都夹到了庞统面前。


  庞统欲哭无泪地夹起一筷子青菜,想了想,又夹起肉片,在心中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体育课上打篮球时,庞统与诸葛亮被分到两个队中。这是放学之前的最后一节课,庞统拍着篮球,有些心烦意乱。
  庞统个子不高,相对小巧的体型让他得以顺利地过掉对方的防守。但是,今天他却在诸葛亮的拦防下乱了节奏。


  视线一对上那双深邃的蓝眸,烦躁不安的情绪就齐齐涌入脑海。庞统的步伐乱了,躲闪的动作也晚了些许。一次再正常不过的肢体接触,就让庞统身体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没事吧?”诸葛亮蹲下来查看庞统的伤情。
  庞统小心翼翼地卷起裤脚,小腿上一片皮肤被粗糙的地面擦破。他屈起手肘,感觉到一阵疼痛,转头一看,肘部也破了皮。
  诸葛亮问:“腿还能活动吗?”
  “只是碰破了皮而已。”
  诸葛亮扶起庞统,对周围的同学说道:“别担心,我带他去医务室。”


  医务室的老师急着去参加一个会议,她检查了庞统的伤势之后,把药品柜的钥匙递给诸葛亮:“只是皮外伤,涂上碘酒就行,你知道怎么上药吧?”
  “交给我吧。”诸葛亮说。


  庞统斜倚在医务室的床上,看着诸葛亮翻找药品的身影,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诸葛亮拿着碘酒和棉签,在床边坐下:“把腿放上来。”
  庞统把裤腿卷至膝盖以上,露出半截匀称的大腿,抬起小腿在诸葛亮的腿上蹭了蹭:“放在哪?这里吗?”
  诸葛亮按住庞统的脚腕,单手拧开瓶盖,把棉签浸入碘酒中:“别乱动。”


  “嘶……”
  棉签触上伤口的一瞬间,庞统就因疼痛而倒吸了一口凉气。
  诸葛亮放缓了动作,语气中是少见的温柔:“忍着点,上了药就好了。”


  庞统觉得自己翻车了——对于这么明显的暗示都不为所动,诸葛亮怕不是个钢铁直男。
  然而,他很快就看到,一抹淡红从诸葛亮的脸颊蔓延开来,直到耳尖。


  “你能自己给手肘上药吗?”清理了腿部伤口之后,诸葛亮把棉签丢进了垃圾桶。
  “诶……我可是伤员啊。”庞统假装不满地说道,“你帮我呗?”
  庞统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却看到诸葛亮握住他的手腕,取出一根干净的棉签。
  沾着碘酒的棉签在伤口上轻轻滚动。顾不上手肘上的刺痛,庞统缓缓地靠近诸葛亮,在他耳边吹了口气:“怎么脸红了?”


  “别这样。”诸葛亮清理好肘部伤口,扔下棉签,眉头微蹙着,“捉弄人也要有个限度吧?你的脸也红了。”他把药品柜的钥匙扔在床上:“下课铃已经响过了,我先回家了。”
  “……”
  庞统无奈地望着他的背影:“四周目见。”
  又拿出手机用前置镜头照了照自己——真的脸红了。


  没过一会,门外响起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诸葛亮推开门,抱着臂问道:“你能自己走吗?用不用我帮你叫个担架?”


  看不透示好,曲解了强撩,还总会恰到好处地给他以“今天我能通关”的错觉。
  庞统露出了尴尬的微笑。


Day4


  庞统躺在床上,听见隔壁的房门被打开合上,那熟悉的脚步声在他的门前停留一阵又逐渐远离。
  他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头。


  腿上和肘部的伤口已经消失无踪,但是一种低落的情绪在胸口堆积。


  如果玩游戏的人是诸葛亮呢?如果诸葛亮不得不选择攻略一个人,他又会作何反应?
  脑补着诸葛亮绞尽脑汁刷好感度的场景,庞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吵醒他的,是诸葛亮的一条短信。
  “生病了吗?怎么没来上学?”


  庞统抓起手机,回复道:“有空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空调送来阵阵冷气,庞统躺回被子中,目视着天花板。
  只有他自己明白低落的情绪源于何处。


  庞统是喜欢诸葛亮的,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喜欢了。
  从幼年到少年一直陪伴着他的身影,成为了贯穿他青春期的悸动。他试探过,猜疑过,最终还是选择藏起这份心动。
他们是同样耀眼的人,就像天边的两颗星辰,光芒互相映照,但势必不能走得太近,否则他们都会粉身碎骨。


  这个游戏的前三周目,不过是让他重新经历了一遍几年之前的回忆——用尽方法试探心意,最后落得失望的结局。


  诸葛亮打进来的电话终结了他的胡思乱想,庞统的手指悬在屏幕上空,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


  “喂,你怎么了?”诸葛亮问。
  庞统握着手机,从床上坐了起来:“阿亮,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你可能会不相信,但是这件事真实存在。”
  “嗯,你讲。”
  “我被困在一个游戏里面了,”庞统说,“今天是六月十三号对吧,这一天我经历了三遍。”
  电话那头的诸葛亮沉默了一会,说道:“就像恐怖片里那样,你被困在了今天?”
  “对。”
  “那你怎么才能进入下一天呢?”诸葛亮问道。
  “方法很离谱。”庞统用手指顺了顺自己的头发,“你说喜欢我,我就能离开这个游戏。”
  电话中的嘈杂声变大,诸葛亮问:“这是恶作剧吗?”
  “我没法让你相信,但是……”庞统调整了一下呼吸,接着说道,“我喜欢你,已经有好几年了。我小心地隐藏了很久,现在我没法再假装下去了。
  “我只需要你的一句话,就算是假的也好。拜托了,我不想再重复这一天了……”
  接下来的话被哽在喉咙中。


  在之后的几分钟里,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背景中的嘈杂声复又归于寂静,上课铃响了起来。
  “还在吗?”诸葛亮在铃声响过之后说道。
  庞统的手指蜷起:“嗯,在。”


  “虽然不太明白你所说的游戏,”诸葛亮轻声说道,“但是,我喜欢你,这是我的真心话。”
  庞统睁大了双眼,心脏处的轰鸣声几乎盖过了耳边的声音。
  “上课了,我先回教室了。”不等庞统做出反应,诸葛亮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还在耳边,庞统不可置信地捏了捏自己发烫的脸颊。他的双手颤抖着,那句“我喜欢你”还在脑内回荡。
  信息提示音突然响起,庞统手一滑,手机掉到了床上。他手忙脚乱地捡起手机,打开锁屏。


  是诸葛亮发来的短信:“好好休息。”


  “喜欢我有多久了?”
  当晚,庞统坐在诸葛亮家的沙发上这样问道。
  诸葛亮说:“很久。”
  “很久是多长时间?”
  “大概,几年吧。”诸葛亮放下手中的水杯,转向庞统,“能和我讲讲那个游戏吗?”
  “可以。这个游戏的通关条件,就是在一天内让你说出喜欢我。”庞统靠在诸葛亮肩上,笑着说,“第一次,什么都没发生;第二次,我为你做了很多事,你却觉得我没交作业;第三次,我放下节/操想撩你,你以为我开玩笑,还生气了。”
“打电话时,一开始我也以为你在开玩笑。”诸葛亮说,“听到了哭腔,我才确定了你是认真的。”


  “等等……哭腔?你听错了吧。”
  “不可能听错的。”诸葛亮肯定地说道。他神情严肃,只在唇角露出一点难以察觉的笑意。


  然而这一点点笑意被庞统收入眼中,激起了他的作恶欲。他伸出手指刮了刮诸葛亮高挺的鼻梁,起身就要逃开。
  做完坏事就跑,真刺激。


  诸葛亮伸出手臂环上他的腰,庞统这一拦的作用下失去平衡,慌乱中抓住了诸葛亮的肩膀。
  他拉着诸葛亮,缓缓地倒在沙发上。


  “想跑吗?”诸葛亮的手掌在沙发上压出一个凹陷,两个人的鼻尖之间相距不过几厘米。
  庞统注视着那双眼睛,喜悦、紧张,以及爱意,混杂在一起,藏在一汪看似冰冷的湖蓝之下。


  原来,诸葛亮也曾怀揣着与他相同的小心翼翼。


  庞统吻了他的嘴角,好像这样就能永远保存起他难得的笑容。诸葛亮俯视着他,双唇因惊讶而微微张开。
  这时庞统却感觉到一阵眩晕,他闭上眼睛,眩晕感带着他的意识一路下沉。
  诸葛亮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寂静中,系统音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攻略成功,但是因为您在游戏中作弊,警告一次。您即将进入五周目。”


Day5


  庞统站在门边,有些紧张地看了看腕表,又从猫眼中望向隔壁。
  很快,腕表上的指针指向六点四十五,那扇门被打开,诸葛亮走了出来。不等他合上房门,庞统就冲出房间,径直走到他身边。
  “早?”诸葛亮不明所以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庞统拽着诸葛亮的袖子,诸葛亮脚下一个趔趄,就被他按在了墙上。
  庞统仰着头,坚定地说道:“诸葛亮,我喜欢你。”
  诸葛亮眼底闪过一丝犹疑。庞统见状,伸手按着他的后脑,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瓣。


  双臂环在诸葛亮的脖颈上,庞统在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结束后问道:“现在你相信了吧?”


  诸葛亮轻轻抬起庞统的下巴,继续了刚才意犹未尽的吻。
  这是一个带着清晨阳光味道的深吻。


  庞统闭着眼睛,耳边被系统提示音疯狂轰炸:


  “攻略成功!恭喜通关!”
  “通关纪录:六周目”
  “祝您生活幸福!”


  过了很久,两人的唇终于分开,庞统早已涨红了脸,急促地喘/息着。
  诸葛亮用手指按了按他红/肿的双唇,转身向电梯间走去:“走吧,去上学。”
  庞统追随着他的脚步,小声问道:“可以拉着你的手吗?”


  “可以啊。”诸葛亮伸出手,在晨辉中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微弯的眼睫、翘起的嘴角,都变得无比耀眼。
  “握住了,可就不能再松开了。”


  两颗星辰逐渐靠近,最后相撞,在茫茫无际的深黑真空中爆发出灼目的光辉。
  是毁灭,是粉身碎骨。
  也是重生。


END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