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4)

咩咩咩咩咩咩咩:

前文请走:  (3)




该来的总会来,逃不掉的。




(4)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鸣人不由陷入沉思。


 


事情要从十五分钟前说起。


在宇智波二少爷非常霸总地将人壁咚并惨遭嫌弃后,气氛一时间尬到不行,而此时,终于get到前者似乎不对劲的鸣人也被这诡异的安静所干扰,开始变得有些手足无措。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僵持着,谁都不开口说话。


都说急中生智,鸣人一拍脑门,冷不丁道:“你还不知道论坛的事吧。”


佐助心说我能不知道么,要不是你突然发帖公开出柜,我能因为考虑到你智商上的劣势,而勉为其难跑你们系来找你商量日后对策吗?死吊车尾做事一点都不懂瞻前顾后,回头又翻脸不认账,真是越想越气。


仍被黑发青年摁在墙上的鸣人越说越觉得自己聪明机智天赋异禀,底气一足就开始犯老毛病穷嘚瑟,昂着脑袋振振有词道:“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笨蛋佐助居然连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道理都不懂,等下有你后悔的哼哼。”


而对面正制着他不放的佐助则表示呵呵。


然后两个人就无比和谐地坐在床上,肩挨着肩头差点碰到一起的看起了八卦他们倆搞gay的帖子╮(╯_╰)╭


这发展简直令人措手不及。不愧是专注制造意外性三十年的小王子漩涡鸣人君。


 


受到宇智波一族代代相传的“我不我不我就不爱我你就猜猜我”——其名为口嫌体正直的遗传疾病影响,族内人在与外界接触时,普遍存在沟通难的问题。虽也有部分个体成功摆脱基因影响走出困境,但佐助是个根红苗正,不能再宇智波的宇智波,所以在这里,我们要替他澄清一点,宇智波家的二少爷是真不知道小樱想助攻的愿望,已经到按耐不住自己麒麟臂的程度了。


事实上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小心思,他在看到鸣人那个帖子内容的下一秒,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但佐助是谁,他可是宇智波啊,会让别人看出来吗?就算满脑“再靠近一点点我就牵你手再勇敢一点点今晚别想走”的傲娇霸总式遐想,面上仍是八风不动高冷莫测。愚蠢的凡人是不会懂大宇智波在被人盖章祝福时,内心那撮暗爽的。


然而当傲娇vs天然时,总是会伴随而生各种各样的悲剧。 


毕竟傻白甜是get不到闷骚的浪漫的。


 


可佐助同时还是个不一般的宇智波。在看到八卦贴里满坑满谷觊觎他内人——没错他就是这么理直气壮不服都憋着!第一个反应不是人肉报社,也不是按着身旁人肩膀边摇边喊你这不知检点的挨千刀,而是哼笑一声,高贵冷艳地道:“痴人说梦,轮得到她们么。”说这话时特别纵横睥睨不可一世。


“就是就……欸?”


正点头附和的金发青年突然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轮不到任何人好么笨蛋佐助究竟会不会说话(╯‵□′)╯︵┻━┻”


黑发青年转过头瞥了他一眼,“那可不一定。”


喵喵喵喵?难道我还管不了自己的身体了??漩涡鸣人觉得姓宇智波名佐助的人都有毒。“看你的帖子哪来那么多废话!”


 


在水了七十多楼后,小樱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将那个被鸣人视为黑历史却让吃瓜群众望眼欲穿的初(che)吻(huo)事(xian)件(chang)发了上来。


 


 


木叶大学论坛→交流区→八卦版


 


谁没有青春过,何况S君从小走的就是男神路线,年幼无知的楼主当初自然也是憧憬过的,而N君就像大多数熊孩子那样,会故作成熟的对某个符合他审美的小萝莉告白说喜欢,实际上大家都懂的,小孩的话哪能当真,更何况那个苦逼的萝莉就是楼主=皿=


你们不会明白那种痛苦的,S君真的只是表面性|冷淡风而已,真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jpg


妹子们应该都懂,那个年纪正是少女心萌发的时候,N君从小就闹腾,上课睡觉功课又不好,一点都不符合少女漫男主人设,楼主当然也就对他不感冒,而且一天到晚当着全班同学面说喜欢喜欢的很哈子卡西的好不好!不分场合不读空气,只顾自己畅所欲言,总之楼主感觉超丢脸的,尤其是喜欢的人也在场的情况下。


然而每当那时,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S君就会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面无表情地盯着楼主看,直到发现楼主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走的N君开始炸毛找他麻烦。


讲真,除了这种时候,S君都不会再多看楼主一眼的好么!鼓起勇气主动去搭话,十次里有七次被无视,剩下三次得到的回应分别是:


“N君呢?”


“你很烦。”


“关你什么事。”


好么!好么!!!


一开始楼主还暗自难过了好久,回头再看……呵呵哒。


 


前情完毕,来说正题。


就这样从小一打打闹闹到小六,因为再过不久要升国中,心里难免有点伤感,想到以后可能会分开,就忍不住跑到S君的课桌前跟他告别,说很高兴能和他相遇虽然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再在一起上课,但真的真的,能共处六年很开心,说着说着还没出息地哭了ˊ_>ˋ


出乎意料的是,S君回应了楼主。用一种难得温和的语气对楼主说:谢谢。


楼主当场就泪崩了好吗!那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尼们要懂!


不过现在再看,只觉当初的自己真是甜到没药医——这明显就是摆脱情敌后的释然嘛【手动再见.jpg


然后同样在场的N君就生气了,冲过来揪住人的领口质问为什么惹楼主哭,接着转头对楼主说我帮你报仇,说完还笑了下。顿时,S君整个气场都变了,原本那么冷淡的一个人开始跟N君你一言我一语的互掐。


吵架这种事只会越闹越凶,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楼主肯定要阻止啊,就插到他们中间想把人给分开。那会儿两人正在拉拉扯扯,楼主一加入,三个人就因为多米诺骨牌效应开始变得重心不稳,兵荒马乱间楼主被N君和S君扶了下,不至于摔得太难看。


而他们因为出手帮了楼主关系,就没那么幸运了。S君只来得及抱住N君的腰调转了下体位,就贴贴实实地撞在了地板上。N君虽然有S君的人体肉垫保护,但因为身体惯性的作用,还是和S君嘴对嘴的亲上了……


教室内鸦雀无声,当事人都愣住了。


楼主一脸懵逼,全班同学群脸懵逼。


 


事后N君反应过来,猛地从S君身上弹起来就是一阵呸呸呸,指着刚刚坐起身的S君说混蛋绝对不会放过你,S君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和他斗嘴,只是沉默地坐回座位,没多久上课铃就响了。


那堂课楼主根本没听,期间忍不住偷偷回望,就看见S君仍如同往常般,单手支着脸颊看向窗外,然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看着这样的S君,楼主的心里不知为什么升起种奇妙的感觉。说不清是什么,就只是知道,他不会属于楼主。


 


最后?


最后N君知道楼主要上哪所国中后就跟过来了,他一来S君也来了,我们仨又被分在同个班【眼神死


№78☆☆☆这他妈是爱情!于xxxx-xx-xxxx:xx:xx留言☆☆☆


 


玛德好羡慕楼主


№79☆☆☆= =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玛德好羡慕楼主


№80☆☆☆yooooo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玛德好羡慕楼主


№81☆☆☆别开车营养跟不上于xxxx-xx-xxxx:xx:xx留言☆☆☆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萌啊!


№82☆☆☆ 来呀~快活呀~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萌哭+1


救命感觉就像在看一篇耽美文……的回忆杀!


№83☆☆☆ 反正有~大把时光~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这耽美套路的我猝不及防【。


№84☆☆☆ 男神你人设崩了于xxxx-xx-xxxx:xx:xx留言☆☆☆


 


自古套路得人心啊楼上,讲真不造为什么感觉有点虐,无论对谁来讲。


以及79、80、81哥你们的关注点23333


№85☆☆☆ 唉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这大三角太狗血了甚得我心嗷嗷嗷嗷


№86☆☆☆ 城会玩于xxxx-xx-xx xx:xx:xx留言☆☆☆


 


怜爱楼主10s


Ps:道理我都懂,但他们这个应该……算早恋吧【深沉


№87☆☆☆ 小小年纪不学好于xxxx-xx-xxxx:xx:xx留言☆☆☆


 


 


说真的,在短时间内历经数次大风大浪的鸣人已经有些麻木了,他只是在心里吐槽了句才没有那回事别随随便便决定人的性向,就转头有气无力地对佐助说:“看到了吧,都是你害的。”


然而佐助的反应出乎他的预料。


漩涡鸣人原本就不指望对方能有什么怒发冲冠大声斥责等明显情绪外露的行为,但至少该是有不敢苟同的,可眼前的黑发青年却让他根本猜不透,此时此刻的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他的沉默就如同小樱所描述的那样,说不清道不明,仅管迷雾重重,背后却一定隐藏着什么,那应该是不容置疑的真相;又存有细微的偏差,至少让鸣人感受到了某种奇妙却引人心生躁动的不安定感。


这种危险感令他一时间有些不敢动弹。


 


所以说为什么要拉佐助看这种东西呢。漩涡鸣人回到一开始的那个问题,回溯自己行为背后的初衷,不得不懊丧的承认,不过脑的行为的确会在某些时候致使他陷入困境。


这就有点尴尬了。金发青年挠了挠脸颊。


 


陡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划破一室寂静。


鸣人如蒙大赦,在看清来电提示后更加手忙脚乱了。“小小小樱。”


电话那头传来振聋发聩的咆哮:“漩、涡、鸣、人!你找死是吗!”


鸣人:“我错了对不起!”


“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长时间?还以为你被怎么样了。”惨遭遗忘的小樱明显气得不轻:“我不是让你呆在原地别乱跑吗,说,现在在哪儿!”


“在、在家。”


“哈?!”


“路上遇见了佐助,所以——”


“……呵呵,最近别让我看到你。”说着对面就气势汹汹地挂了电话。


 


拜小樱的一通电话所赐,屋里的气氛终于没有那么让人无所适从了,鸣人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起来。呜呜呜小樱看上去很生气啊怎么办!


原本紧绷的神经在分出心力思考生存问题时,不自觉地松懈了下来。


 


但前面说了,宇智波佐助不是一般的宇智波,又怎会轻易如人所愿。


“可以不要巧克力。”


金发青年心不在焉地嗯了声以作疑问。


他道:“你用另一样东西来换。”


鸣人回过神来,眨眨眼。佐助转过头看着他,不久前那种黏腻的感觉又回来了。


 


太诡异了。


金发青年控制不住地开始胡思乱想。想到12岁时的那个亲吻,想到就在不久前,走廊上那次鼻息交融的咫尺之距。


扑通、扑通、扑通。心跳渐渐开始失序。 


 


就在这时,佐助开口说话了。


“对我笑一下吧。”他道。


“鸣人。”


 


——tbc——


好想飙车

评论

热度(269)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