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求助】我好像喜欢上竹马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10)

咩咩咩咩咩咩咩:

下章完结,这章过度╰(*°▽°*)╯


前文请走: (9)




(10)




直到午间吃饭时,鸣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


见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扒拉着饭粒,宁次微微皱起眉头,用眼神询问坐在对面正摆出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实际上却在暗暗窥探的鹿丸。回应他的是牙。对方捂住丁次意欲询问的嘴,然后冲宁次眨眨眼,一脸你懂的表情。


宁次:……?


这时坐在边上的佐井拉拉他胳膊,凑到跟前神色暧昧地说:“春天来了。”


宁次转头看看校园餐厅外那几株盛开的樱花树,再回头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佐井。牙见状,怒指樱花树下那只正追着另一条狗屁股跑的泰迪,恨铁不成钢道:“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啊!”


宁次:……


 


丁次趁机扯开牙的手,“喂喂就算是我也知道泰迪没有不发|情的时……哎牙、牙!”


“干嘛!”


“它追的是你家赤丸。”


 


“嘭。”


这是座椅倒地的声音。


 


“啊啊啊啊我的赤丸啊!!!”


这是牙的鬼哭神嚎。


伴随不绝于耳的余音,杂乱无章的脚步声转瞬消失于远处。


宁次:……


他下意识偏过脑袋,望向身旁的鸣人,发现对方仍旧保持着那副灵魂出窍的模样。刚刚牙所引起的鸡飞狗跳兵荒马乱,似乎并未给他带来任何影响。宁次动了动嘴唇,想要说点什么。


“考虑的怎么样了。”鹿丸突然插言道,“鸣人。”


被点名的金发青年恍惚回神,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鹿丸放下筷子,单手撑住脸颊,“虽然是件麻烦事,可你总得去面对。嘛,我也相信你不会逃避,不过还是请你尽快想通吧。”话音落下,餐桌前陷入诡异的安静。


餐厅外,牙正抱着他的狗,在驱赶那条抓着他裤腿准备退而求其次的泰迪。


 


佐助就是在这时进入众人眼帘的。


 


鸣人腾地站起身,急匆匆往外跑。鹿丸扶额念了句牙白,双手一按桌面站起来,紧随其后而去。与鹿丸不同的是,跟在他身后的佐井脸上闪过一丝兴味,注意到宁次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时,甚至有闲情用意味深长的口吻对人说:“马上你就会明白了。”


落在最后的丁次有些发懵:“咦你们怎么都走了等等我!”说着往嘴里又塞了块牛肉。


 


宇智波佐助的身边依旧围绕着许多学姐学妹,个个花枝招展含情含怯,羡煞一众路过的单身狗。他看上去没有半点被八卦传闻所困的样子,陌生的仿佛昨天那个搅得人心神不宁的不是他一样。


鸣人在距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对面围绕在佐助身边的妹子们齐齐愣了下,纷纷露出复杂的神情。鸣人眼尖的发现,其中有个姑娘是昨天下午围堵他的女子军团之一。不过他也没心力去思考旁的事了。


佐助的眼神非常冷淡。


不同于以往宇智波式的高傲冷漠,而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很微妙说不上来,可鸣人就是感受到了。


 


中午是学生用餐的高峰期,过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在少数,见到两位故事主人公狭路相逢正面交锋,不停下来吃瓜喝茶都对不起自己这围观群众的尊荣头衔。


鸣人张张嘴:“佐……”


话音未落,对方已目不斜视的迈开脚步,与他擦肩而过。


他不禁跟着转身,拉住了对方的手。


黑发青年伫足,面无表情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握住的手腕。反应过来的鸣人骑虎难下,又怕自己一松手人就跑了,只得咬牙抓着。


佐助的体温一直是偏低的,那丝凉意沿着紧紧相贴的肌肤钻入毛孔,冻得他有些发僵。就像他了解此时此刻的佐助,会在他精神松懈之际毫不留情的离去般,对方同样也很清楚他绝不会轻易放手。他们对彼此的默契程度是互相的。


年轻英俊的宇智波勾起一边嘴角,略微讽刺的笑了:“你想和我说什么。”


鸣人张了张嘴,泄气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来到他面前以后呢?


追上了以后呢?


怎么办。


 


黑发青年渐渐收了笑容,“别耗费我的耐心。”


“对不起。”他道。


佐助怔了怔,随后开始咄咄逼人的追问:“为什么要道歉?”


“为、为很多事,”鸣人前言不搭后语地慌乱解释:“你别乱想,总而言之,没有考虑你的心情,以前也是,是我的错……”


佐助眯了眯眼睛,再次打断他:“我乱想什么?你指的乱想是什么?”


鸣人答不上来了。


眼见气氛越来越糟糕,鹿丸烦躁的挠挠头,走上前边说抱歉抱歉我家傻儿子给你添麻烦了,边使劲掰鸣人那只抓着佐助的手。很好,纹丝不动。


鹿丸觉得自己为这个不省心的小伙伴叹的气,都要超过其他人总和了。刚想凑到人耳朵边劝解两句,就听佐助说:“吊车尾就是吊车尾,懂什么。”


又是这句话。


鸣人本能的想要反驳,却在看到佐助的眼睛时愣住了。乌黑深邃的平静表象下,汹涌翻滚的巨浪若隐若现,它们被压抑着,却又不甘的想要冒出头来。


宇智波佐助很痛苦。


原因似乎在他。


这么想着,手上不自觉松了力道。


 


被簇拥着离去的背影很快便被漫天飞舞的花瓣所遮掩,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鹿丸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先冷静下来,凭你现在那种半吊子的心情,他是不会听你的。”


鸣人握紧拳头:“那我要怎么做?”


“这就得问你自己了。”鹿丸耸耸肩膀,“不是说过吗,你想和他怎样就怎样,这么多年了,你们僵着不累我们看着也累。”


 


那么小樱,小樱也是这样看待他和佐助的吗?


所以才会叮嘱自己务必要看帖,实际上是想帮他们吗? 


 


提到小樱,鸣人忽然想起她在楼内提到的最后一句话。迫不及待的心情突如其来,他甚至等不及与朋友们解释告别,扔下句我去想办法就急匆匆的跑走了。


还有救嘛。鹿丸笑了笑,转身冲佐井宁次他们摊摊手:“都散了散了。宁次,你和鸣人下午同课吧,帮他点个到。”


宁次:?


佐井露出了然的笑容:“他不会来了。”


宁次:??


佐井感慨:“日向君真可爱啊。”


宁次皱眉:“抱歉,我跟宇智波他们不同,不会喜欢你的。”


佐井:……


鹿丸:……


原来你知道啊。


气喘吁吁跟上的丁次:???




——tbc——



评论

热度(200)

  1.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
  2. DERL-Ja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