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就算是魅魔也要谈恋爱!(完)

咩咩咩咩咩咩咩:

啊啊啊啊啊这篇终于完结了!快夸夸我!要点推评才能起来!!!【不


前情:点我


------------------------




(11)


 


宇智波老宅依旧沉寂萧肃。佐助站在街口远远望去,还能感受到那份说不出的压抑阴郁,仿佛空气都凝滞了般。他停顿了会儿,方才迈开脚步,走过去。缀在后头的两条尾巴见状,也跟着往老宅飘。


佐助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过这里了。包括除夕在内。从他考上大学以来,就一直待在学校里,连同三贺日内的春假,都是他独自度过的——或许在成长期经历过太多繁文缛节,他对一切外在形式上的东西都兴趣寥寥,兼之本身对所谓的孤独也不排斥,是以并不觉得目下这种生活有何不妥。


他的归来让不少居住在宅子里,为这个家工作多年的帮佣感到惊讶,白发苍苍的管家更是喜上眉梢。他和鼬都是眼前这位老者看顾长大的,此刻难免真情流露。


“佐助少爷,您终于回来了。”管家本能的想要上前去替他拿包,被佐助制止。后者按住背包肩带,神情柔和下来了些:“谢谢,我自己来。”


管家领着他一路分花拂柳,沿着小径往主屋走。中庭内的枫叶已是红了,衬着长青的劲松与修剪齐整的草坪,倒显得格外打眼。那些枫叶随风飘落,被潺潺溪水裹挟着,流淌过漆了红漆的之字桥。鸟雀的鸣啼不时自树羽枝冠间传来,佐助站在桥上,一时竟有些恍如隔世感。


景还是原来的景,人却不同了。


 


一声惊叹忽然从静谧的氛围中响起。


是鸣人。


眼下他双手正按着佐助的肩膀,撑起身体向远处眺望。“佐助,你的家真好看。”


动作都是下意识的,亲近源于多日来的习惯成自然。佐助轻描淡写地嗯了声,放在扶栏上的那只手紧了紧,转头对静候一旁的管家道:“走吧。”


小金毛这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木楞楞地收回手,呆在原地看佐助头也不回走开的模样。他的父亲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他也有自己的思量,我希望你也能像他那样,冷静下来好好考虑自己的事。”


小金毛耷拉着脑袋,不吭声。


 


另一边。


管家:“您一个人在外头还好吧?”


佐助:“嗯。”


管家:“鼬少爷也不常回来。”


佐助:“嗯。”


与佐助拉开半个身位距离的管家踟蹰了会儿:“主家和夫人……其实很挂念您。”


佐助:“……嗯。”


两人都没再开口,一时间,长廊上唯有咚咚的脚步声在回荡。


 


两年未见,宇智波富岳依旧面容严肃不苟言笑,眼神望过来时,给以人极大的压迫感。他跪坐在矮几前,移动下巴冲对面的空位点了点:“坐。”


佐助依言走至近前坐下,姿势同样完美的挑不出任何毛病。“父亲。”


管家已经退下了,屋子里就他们两人相对而坐,沉默凝结在空气里。


 


“啪。”


院落里的惊鹿敲击在青岩上。


 


宇智波富岳道:“鼬说你通过了司法考试。”


佐助道:“是的,父亲。”


宇智波富岳道:“将来有什么打算?”


佐助道:“家业就要劳烦哥哥了。”


宇智波富岳皱起眉头:“你去干什么?”


佐助搁在大腿上的手不自觉收紧,握成了拳头:“我有自己想做的事。”


“自己想做的事?”威严的男人眼神漠然:“继续追在别人的身后跑吗?”


 


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不闻不问,作壁上观。


 


佐助余光扫了眼身侧,此刻,鸣人正一脸担忧地瞧着他。收回视线,道:“的确,这二十年来,我总是在追逐着哥哥,想要得到您的认可,想要得到他的认可,但现在不同了,我遇见了一个人。”


他抬起头,直视父亲的眼睛:“接下来的人生,我会选择自己想要的,哥哥也不必再为我这个弟弟做出退让。”


宇智波富岳沉默片刻,问:“这个人是谁?”


佐助答:“您以后会见到的。”


 


“胡闹!”宇智波富岳呵斥:“你要为了她,放弃承担自己应尽的责任吗。”


佐助道:“是他。”


宇智波富岳一怔。


佐助道:“父亲,诚如您,诚如哥哥,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自由的个体,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没有推脱责任的意思,只是既然选择了他,就要做好相应的觉悟。”


普世价值观下,尤其在传承久远的家族中,宗家后代都背负着传递香火的头等重任,一个优秀的后代,是他们跻身核心圈的跳板,而与之相对的,一切不利于传承发展的因素,都将不被承认。


同性恋爱者注定是要退出的。与个人喜恶无关,与集体利益有关。


“所以和他无关,是我自己的选择。”青年的语调不急不缓,像屋外流动的清泉,在既定的轨道上坚定而一往无回:“这里还是我的家,往后您仍能吩咐我做任何事,但只有这一件,请您原谅。”


 


一直陪伴在鸣人身旁的波风水门眼神复杂,望着青年的侧脸欲言又止。


 


“啪。”


承接满泉水的惊鹿再次敲打青岩。


 


难捱的氛围中,男人终于开口了:“这是你第一次向我表达自己的意愿。”


看着神态坚毅的儿子,他道:“原本让你回来,是想叫你留下。”


听出弦外之音的佐助一愣,嗓子开始发干。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他的父亲渐渐缓下神情,用一种近乎于温和的语气说:“我的儿子,你终于长大了。”


这和印象中的宇智波富岳截然不同。


 


等佐助从屋内退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波风水门再也忍不住,飞到他面前问:“宇智波先生,这就是你认真考虑几天后的答案吗?”


佐助点头,脑海内浮现出鸣人曾经趴在胸口的模样。他会亲昵地捧着自己的脸颊,用一种不自知的天真与甜腻说:“在我眼里,你最好了。”


一旁的波风水门仍在试图劝解他,忧虑之情溢于言表。


 


“那么,就把我变成魔物吧。”他淡淡道。


波风水门愣住。


鸣人瞪大眼睛:“佐助?!”


 


黑发青年定定看着波风水门,道:“既然是拥有多种特殊能力的魔物,一定有办法的吧。”


 


短暂的震惊后,波风水门摇摇头,遗憾道:“很可惜,没有办法。”


佐助皱眉:“为什么?”


“生物进化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即使是魔物,也要遵照自然规律。”波风水门解释道:“世上不存在一蹴而就的事情,何况我们不同纲。相同的东西使用在不同的个体上,也会出现很大的差异。”


进化之路被堵死,空气随即凝固。


 


就在这时,鸣人忽然道:“那就让我变成人类吧。”


面对两人投注而来的视线,小金毛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复杂:“那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不再理会他们的反应,顾自往下道:“我不太懂那些大道理,谁变都无所谓,他不行的话,就我好了。”


波风水门:“鸣人?!”


“这几天我也有在思考,”少年拘谨地挠挠脸颊,将手背到身后,“就说别小看我了。”他来到父亲身前,端端正正跪坐,郑重其事地道:“爸爸,我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这是我想做的事。”


年轻的父亲脸上流露出悲伤:“即使只能拥有短暂的生命?”


鸣人点头。


 


波风水门吸了口气,转头问佐助:“即使在接下来的漫长岁月里,必须眼睁睁看着亲人故去,也愿意接受这样的未来?”


佐助同样跪坐到他跟前,点头。


 


波风水门长叹一声:“那就签订契约吧,共生契约。”


两个低垂的脑袋陡然抬起。


 


“签订契约后,魔物会折损一半寿命,分享给契约者。由于本身属于灵魂契约范畴,彼此灵魂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日后同生共死,无法再分离。”


“这对自由自我的魔物来讲,原本是个笑话般的存在,没想到竟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波风水门对着佐助展颜笑道:“恭喜你,小伙子,你通过考核了。”


还未从峰回路转的惊喜中回过神来,一旁的鸣人便扑进了青年的怀中。“太好了!”


 


是啊,太好了。


仪式间,佐助如是想。


 


此刻,他们正坐在魔法阵中,而对面的少年则闭着双眼,任父亲在他额头一笔一划刻下法印。佐助凝视着它渐渐成型,直到波风水门对他说:“好了,到你了。”


于此同时,少年睁开眼。


他蔚蓝的瞳仁灿烂如星子,眼波里漾开了笑纹:“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呀,佐助。”


 


“嗯。”青年合上眼。


 


我喜欢你。


 


 


——End——




更多文的手动归档:点我



评论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