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L-

佐鸣不拆不逆,超级洁癖,杂食请远离我

【佐鸣】一件必须说清楚的事

惊岚:

 


#佐助生贺




#男孩子们




佐助一进门就看到鸣人他老爸站在沙发上,手里挥着红色的三角旗。电视里厄齐尔刚进了个球,正绕着草场疯跑。他想起阿森纳最近战绩不错。




   玖辛奈阿姨给他拿出拖鞋,喊了声鸣人。




   楼上没动静。




   干什么呢?佐助想。




   “鸣人在卧室窝了一上午了。”阿姨说。“你去哄他出来活动活动,一个暑假别光长肉了。”




   “佐助快来!”水门先生从沙发上下来,笑得像朵花,“你看看这比分!”




   “我出门前还是0比2呢。”佐助也有点惊讶。




   “这才几分钟,追平了!真是神反转!”水门拍大腿。




   楼上咚的一声。撞到什么的声音。




   佐助抬头看了眼楼上,又回头看鸣人老爸。后者用口型比了一个“心情不好”。




   佐助点点头。




   上楼的时候佐助心里也很忐忑。鸣人房里一阵光脚跑动的声音。眼看着佐助就要走到门口了,咔哒一声,房门从里面锁了。




   “......”




   “开门。”佐助挨着门小声说。




   里面没人回话。他仿佛能听到对面紧贴在门板上的心跳声。




“快点,”他把声音又压低了一些,“有事说。”




很不给面子的,鸣人依然不吭声。




“好吧,”佐助放开了门把,“那我就去和你爸说,说你昨晚是怎么赖在我身上,怎么——”




门开了。鸣人把佐助拽进来,光速关上门,光速跑回他的床上,抱着被子,瞪起对方来。




佐助并不走近他。他靠在门上抱起胳膊,脸上露出某种得逞的笑容,好像有那么一丢丢得意。




气氛一时间十分尴尬又剑拔弩张。鸣人显然在组织语言,他在想怎么说一通既能端住架子又能打击佐助嚣张气焰的话,由于这对他来说有难度,表现出来的就是一脸吃杂了的难受样儿。




“好了。”佐助突然说。哄小孩的语气。




“我跟你没完。”鸣人尽量用他最恶狠狠的语气,“你昨天对我做什么了?灌我酒不是只想看我出丑吧!”




“某人自己抱着酒瓶不放手。”佐助面无表情,“现在又来赖我。”




“那,那别的呢?”




“什么啊?”




“你装傻吧!”鸣人揪起枕头抡过去。佐助偏头躲开了。




吊车尾看上去有点想哭了。佐助弯腰捡起枕头,走到床跟前坐下。




“好了。”他把枕头摆回原处。鸣人不看他,眼圈微红,就差吸鼻子了。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昨天他们毕业了。晚上男生们聚在一起喝酒——就在这群男孩子中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喝酒——鸣人喝高了。他不顾佐助的阻拦,不顾鹿丸的呼唤,面对众人用他那独特的,微哑又带了点醉意的声音夸起佐助来。于是大家,除了佐助,在那时才明白,骂一百句都不会夸一句佐助的鸣人,心里原来把这个人捧得比谁都高。




按道理,结束后该打电话叫鸣人爸爸来接走鸣人,可不知怎么的大家都不约而同让佐助把鸣人送回去——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鸣人有了情况就是要他来担着。




“你又没有什么异议好么。”某次水月看他替鸣人记作业,旁边嘟囔了一句。


 


可要是他就这么把醉到说胡话的鸣人交给水门叔叔和玖辛奈阿姨,他也的确不放心。于是一路拖着鸣人在大街上走着,却半道拐弯去了自己家。碰巧家里还没人。




后来他回忆起昨晚的事,不禁感叹,原来世上很多的好事都是无数个碰巧造就的。






佐助晨跑一路上都在想怎么和鸣人说清楚——或者怎么搪塞过去。反正那家伙那时都不省人事了。




他眼神飘到鸣人那边,对方被太阳晒成麦色的脖子上有几个红印子。




“疼。”鸣人低着头小声说。




一抬头看到佐助的眼睛,又把手伸到被子里摸了摸。




“屁股疼。”他瞪着佐助,眼睛里湿湿的。




“喂!”一把打开佐助伸过来也要摸的手,鸣人往床里面蹭了蹭。“你先说清楚,不然别动。”




“你要我描述一遍你那些举止吗?”佐助看着他那些小动作,“说了你自己都不信。”




“可恶——我还能干什么了?我醉成那样,我还能把你怎么了不成?”




“你坐到我腿上。”佐助面无表情地说。




一句话如同惊雷,鸣人呆了。




“我换了衣服来的。昨晚的短袖短裤要是拿去鉴定,全是你的指纹。”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喜欢我啊。嗯?”佐助歪了歪头,又露出笑容。




看鸣人反应不过来,他又试探着把手往被子里伸。他是真的想给鸣人揉揉。




鸣人差点叫出来。佐助忙去捂他的嘴,两人一声不吭地搏斗了一会儿。最后鸣人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盖起来。




“你继续说,说完。我看你怎么编织谎言。”




佐助很想说你能不能认清现实我们已经圆房了。他两眼瞪着床上那个大包子简直能把它烧出两个洞——如果眼神有温度。




为什么不能?他心里想。都毕业了,也早都成年了,很多事情不是你说没有就没有的,痛痛快快承认了有你数学考及格难吗?




“你一直在......给我表白。你别不信。完了还唱情歌,还抓着我的手按在你胸口上。我记得你说了句——”




“好了停!我想起那句话了。你别说出来了。”




佐助就闭了嘴。




“是你引诱我。”但还是忍不住带着笑意宣告了这个事实。




被子里鸣人哀嚎了一声。




“很疼吗?”佐助问。他的手不知不觉放在了大包子上。




鸣人不说话。他或许点了个头。




“等等,就算这样也不能说你就无罪了,”鸣人掀了被子,馅终于肯从大包子里钻出来,“你也不反抗的吗?你不会把我推开啊?”




佐助就看着他。




“你太可爱了啊。”他勾起嘴角,“控制不住。”




惊雷二号。鸣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鸣人!我和你爸去看家具了,”妈妈推门进来,“你在家好好写作业,不会的问佐助——听妈妈的话!你往被子里钻干什么?”




不要把我一个人留下......鸣人在心里泪流满面。




“我会督促他的。”佐助站起来。




“哎,又麻烦你。怎么有佐助这么好的孩子——”鸣人妈妈一脸温柔的笑,“茶几上什么吃的都有,想吃就去拿,啊,我们走了。”




佐助出去送他们。过了一会儿大门嘭的一声响,佐助又上楼来了。鸣人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今天不打架。”佐助进来就看到鸣人的那个眼神。他在书桌旁边坐下。“起来写作业。”




鸣人才不情不愿地从床上下来,不情不愿地在佐助旁边坐下,不情不愿地翻开书。




才惊觉刚才妈妈这么一打断,竟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好像昨晚发生的都不算数了一样。




那怎么行!?他堂堂15岁男儿,虽说不能斤斤计较,但也不能对自己不负责!鸣人握着笔瞟了一眼佐助,对方竟看起手机来。




想着想着又觉得有一丝难过。他觉得佐助欠他一个说法。




“我去上厕所。”他猛地站起来,跨过佐助的时候他的胳膊蹭到了对方的头发。






鸣人:SOS




牙:咋




鸣人:佐助在我家 我爸妈出门了




牙:噢




鸣人:你敢不敢多回一个字




牙:我带雏田打王者呢 你别坏我好事




牙:佐助怎么了啊




鸣人:他在旁边盯着我写作业!




牙:这么好!




鸣人:好屁啊 尴尬死了




牙:啥尴尬的 俩大老爷们




鸣人:我说尴尬就尴尬!




牙:我怎么救你?




鸣人:要不你...约我出去




牙:...换个




牙:你以前怎么对付他的啊




牙:你俩玩这么久了




鸣人:那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这个事非常的!




鸣人坐在马桶上拿着手机,突然发愣。




他想了想觉得牙也救不了他。




牙:非常的?




鸣人:一会儿说吧






提了裤子回去。佐助在翻他作业了。




“这个题型原来不是讲过吗?”佐助皱着眉,“怎么又错。”




“忘了。”鸣人坦言。




佐助看了他一眼,继续翻。




“这个怎么回事?”




“不会。”鸣人打了个哈欠。




佐助又看了他一眼,良久,叹了口气,拿过演草本给他讲。




什么也看不进去,什么也听不进去。




鸣人眯着眼,耳边熟悉的低沉的声音梦呓一般。越是想,越是把委屈放大,到最后居然眼眶发热,觉得要用那些题目替换掉脑子里的旑旎臆想真是他妈的不可能做到。




佐助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它昨晚做了什么呢?




脑门被弹了一下。鸣人一个机灵。




“再想东想西,”佐助拿笔敲了敲本子,“我就收拾你了。”




鸣人当时就想跑,佐助眼疾手快,把他摁回椅子里。




“把这三道弄明白了,我就给你说清楚。”佐助把语气放缓了一点。




鸣人用对世界不再留恋的眼神瞧着佐助。




“你很后悔吧。”他说。




“我本来也不怎么爱学习,我学习就是因为不想落在你后面,要是你都这样对我——我妈要是知道他宝贝儿子被人那什么了——”




说着说着,鸣人的眼泪哗的就出来了。




佐助放下笔,把鸣人的身子摆正,伸手接住了险些从下巴滴落的泪珠,又从兜里掏出纸给他擦了擦脸。




“我没有后悔。”佐助看着他。




“你想让我给你个说法,事实是我自己也没有想清楚。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面对你我那些自制力就不起作用。我会负责的。如果你爸要打我,那我就挨打。但我绝对不后悔。反正这件事我迟早都要干的。”




“你也不要在别人面前这样哭。”




鸣人连鼻子带肩膀都是一抽一抽的。佐助又坐近了一些,看鸣人没有抗拒,又把他的头揽到怀里。


 


“我要是少喜欢你一点就好了。”




“不好。”鸣人打起了哭嗝。




“......你说怎样就怎样。”


 


鸣人的脸贴在他胸口上,很热。他除了轻轻拍着对方的后背没再干别的什么——其实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鸣人的情绪稳定了一些,才把人放开,看看那双肿着的眼睛,又拿起纸给他擦了擦。


 


“你昨晚那些告白还算数吗?”他问。


 


鸣人瞪他一眼。




“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嗯。”


 


“什么都答应?”


 


“什么都答应。”


 


“那,”鸣人突然贼兮兮地笑了一声,伸手就要摸佐助的腰,“那你得让我上一次——”


 


“没门。”佐助一把打开。


 


“为什么!你说没门就没门啊?我不管,”鸣人站起来就要去压佐助,“你也得尝尝屁股被捅的滋味——喂!”


 


可惜鸣人心比天高,劲儿比佐助小,加上佐助还学了散打,没两下子两只手就被佐助反剪到后面去了。但鸣人仍不服输,手动不了,脚还在踢腾。


 


佐助啧了一声,干脆把人架到床上去了。


 


没别的辙。反正对付吊车尾,最好的防守就是——


 


攻击回去。


 


 


 


下午夫妻俩回来的时候,鸣人已经把数学写了七八页,满脸小得意,等着被夸。佐助在旁边不说话,眼睛却是弯弯的。玖辛奈可高兴了,要留佐助吃完饭回去。


 


“不了,”佐助说,“晚上我哥回家,妈妈让我回去吃。”


 


“啊?那我也去,我好久没见鼬哥了!”鸣人喊起来。


 


“不行,晚上你自来也爷爷要来呢。他要知道你不在家,就不来了。”玖辛奈无情地拒绝了鸣人。


 


鸣人就撇起嘴来。佐助看他好笑,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明早来找你啊。”他说。


 




 


六点多,太阳要下山了。鸣人下楼去送佐助。他才发现佐助走着来的,算算路程还挺远。


 


“明早干嘛啊?”


 


“跑步。”


 


“啊,”鸣人瞬间扫兴,“那我还是——”


 


“带你去喝红豆汤。”


 


“啊?米花町那家吗?好好好!”


 


佐助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出息。”转身就要走。


 


“等下,”鸣人又拉住他,“我昨天说了那么多呢,你也得表示表示啊?”


 


“我表示的还不够?”佐助无奈。


 


“鸣人!还拉着人家干嘛,别耽误佐助时间!”玖辛奈突然从窗户口出现了。


 


“我还有件事跟他说——”


 


说时迟那时快,佐助突然凑到鸣人脸上吧唧亲了一下!


 


“阿姨再见。”说完就飞快地走了。


 


鸣人那个震惊啊,扭头去看佐助,哪还见影儿。




过了一会儿慢慢回头,努力地对上了玖辛奈的视线。




“嘿嘿,”他挠了挠后脑勺,“妈妈。”


 


 


END.


------------------------------------------------------




又到了别人面基,我写生贺的时候了(强笑




时间关系实在是不能写更多所以显得不太走心......就,明年再搞大的(?



评论

热度(411)